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短篇 > 女人无罪

更新时间:2019-07-31 10:53:48

女人无罪

女人无罪 云萍 著

已完结 赵强,李娟 精品短篇婚姻生活

赵强李娟是主角的小说故事内容写的精彩绝伦,女人无罪由网络大神云萍所著作,内容讲述了在这样的夏天里,北京是最热闹的。十六万平方米的地方,有多少乱七八糟的人又发生了多少胡说八道的事儿。听说现在小三儿成了流行,以前是哪个女人没生过孩子成了稀奇,如今是哪个男人没有小三儿成了奇闻。这叫什么世道呢?可就是这样的世道,一样能活车它的人生百态。只要是人生,就有它的酸甜苦辣咸,只要是活着,就有它的百般不容易,这就是投胎成人必须要面对的东西。也有例外的,比如咱们后文要说的李娟,她结了三次婚,复了一次婚,一直到结尾也没再和别的

精彩章节试读:

这回李娟千万个小心才把季书文约了出来,她站在门口信誓旦旦的保证绝对没有问题了,还指了指正坐在靠窗户位置上喝果汁的蓝衣服女孩,挑起了大拇指。

“绝对的柔情似水,我跟她说话心里都发痒,你把握住了,另外别脑子一热犯错误,等以后大家觉得合适了再赶紧定下来了。”

“那么好?”季书文听李娟说得邪乎,反倒不敢信了。

“放心吧,这次的错不了,就有一点,她不是本地人,也年轻,还不到三十呢,就像找个老实的男人嫁了,混个帝都户口,家里也没别人了,身后没有牵挂。”

“这么说,我连丈母娘也没有?”

这一条就把季书文美得不行了,没有丈母娘可是全中国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好事,这念头想娶老婆的男人谁不发愁丈母娘这一个大难关啊,简直比催债的人还难应付,处处不对百般刁难,就跟上辈子有多大的冤屈似的,季书文宁愿娶个傻子也不愿意找家里有一个比爱因斯坦还聪明的亲妈的老婆。

“你怎么笑得这么缺德啊?”

李娟看着尤书明歪鼻子眯眼的一张脸就觉得恶心,她抖了抖起满了麻疙瘩的手,把季书文推了进去。

季书文站在门口整理了一下衣服,还抹了一把脸,忘了哪个大夫说过,在即将迎来激动一刻之前要用手使劲抹一把脸,可以瞬间提亮肤色,还能隐藏起皱纹,季书文这个时候更觉得掌握一些生理知识是多么的重要了。

李娟趴在门缝儿那看着,人没进去,她看着季书文拐了两个弯儿坐到女孩对面,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倒是女孩的神情变化大得惊人,先是捂着嘴巴眼睛瞪得奇大,紧接着又“腾”地站起来,拿起面前的水杯毫不手软的泼到季书文脸上,动作飒利干脆,让李娟猝不及防的愣住了。

“哎哎,怎么回事啊?说得好好的你干吗泼他一脸水啊?”

李娟拦住疾步跑出来的女孩,急得汗都流下来了。

“你。你们是不是之前就认识啊?”

女孩狠狠剜了李娟一眼,红口白牙的说:”我还以为做警察的干什么事都靠谱我才来的,你就给我介绍他?冤家路窄不聚头,你回来问他吧。”

李娟还想再问点儿什么,可是还没抬起来手拉住她,女孩已经跑了。

李娟此时的心情就跟捡了个钱包又让自己不小心弄丢了一样,她赶紧推开门往里面冲,正好迎面撞上季书文,他垂头丧气的往外闯,俩人谁也没抬眼皮朝前看,硬生生的碰了一个踉跄。

“你怎么回事呀,你瞅瞅自己都多大岁数了,二十多岁的女孩你知不知道珍惜啊?过这村可就没这店了,你总把自己看那么高,那你别让女模特跟别人跑了啊。我容易吗我,求爷爷告奶奶东奔西走的给你找相亲对象,我考虑你的喜好我替你一轮又一轮的筛选,你就这么回报我是吧?说了几句话啊就把人气跑了,脸上的水没把你泼醒啊?”

李娟叽哩咕噜的说了这一大长串,季书文听得是头晕目炫,眼睛金星一把一把的冒,他也没辩驳,自己接着往前面走,李娟更来气了,他走她索性就在后面跟,一步不落的紧走着,最后季书文受不了了,回头一嗓子就把李娟嚷懵了。

“你跟着我干嘛啊?我相亲没成功碍着你什么了?”

季书文还真是急了,眼睛通红,眉毛也拧在一块儿了。

李娟虽然没见过他这样,但是也不甘落后,撑着两只手挺起胸就和他吵起来了。

“季书文,我对你可不算恩断义绝吧?当初咱俩离婚因为什么你也不是不明白,咱俩心里一清二楚也就完了,没必要红齿白牙的说一遍让各自都难堪,谁没有不堪回首的过去啊,我和你记仇了吗?我没有,你就算再混,我辛辛苦苦的给你找了仨女的,第一个你嫌人家太猛了,长得也不怎么漂亮,死活不乐意,第二个呢,你又嫌人家什么呀?太年轻了?还是泼你一脸水让你在庭广众之下大失绅士风度?季书文,我说你还是个男人吗?”

“你知道什么呀?”

季书文靠着墙嚷起来,整个人都跟要疯了似的,本来就像鱼泡一样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何美娜,你刚才给我介绍的那女的,泼我一脸水你以为因为什么啊?我俩有仇!血海深仇!”

李娟听这话可傻了,她就算想破脑子也想不到季书文好好的一次相亲会这么巧的遇上劲敌,她哪知道帝都城这么大竟然也能有人从千里之外闯进来而且还正好的撞进最不想见的人的怀里,李娟真觉得自己这几天犯小人,简直做什么错什么。

“那你和她什么仇啊?杀父之仇?灭门之恨?”

李娟嘴上仍旧不饶人,季书文此时此刻复杂的心情也懒得和她计较什么了,何美娜何许人也?想当初季书文还没和李娟离婚的时候,何美娜便是他众多情人中的一员,只不过隐藏较深始终没被发现而已,这个女人绝非善类,至少在季书文眼里她再怎么大摆一副清纯不谙世事的小女人姿态也绝对骗不过比她更老江湖的自己,当然了,季书文是谁啊,这一辈子阅人无数,首当其冲的就是女人,他还真没见过自己玩不转的女人,即使那个女模特,如果不是他生意赔了,整天酗酒生事,恐怕她也不见得提起包就跟别人跑了。

再说何美娜,几年前她被发现在外面还有情人的时候季书文曾经和她大吵过一架,甚至严重到了清算互赠礼物以及折扣现金还债的地步。

季书文很少和情人闹成这个样子,毕竟情人终究是闹着玩儿的,见不起人,也受不起生活的考验,否则为什么那么多的男人出轨之后仍然选择毫不犹豫的回到婚姻之中、妻子身边呢?大概就是这样的道理。但是何美娜对于季书文来说又和那些小三儿不一样,她有她的可爱之处,偶尔撒个小脾气也让季书文觉得喜欢不已,所以假如事情败露之后何美娜能向季书文低个头撒个娇,他还是愿意继续养着她,可惜她没有,不仅没有,而且卷带走了季书文给她的所有东西,还在后来的日子里以各种理由敲诈了他将近十万块钱,这笔帐单季书文一直忍气吞声没跟任何人说,一来是面子不好看,二来也是自觉有错,可今天竟然在李娟的引见下又见面了,很明显的何美娜也不知道要见的人是季书文,不然她也不敢来,泼水的举动不过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这点季书文还是了解她的,可是季书文更知道,李娟再怎么误会自己,这段不堪回首的过去也是万万不能告诉她的,否则真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瞬间被她苦练了十几年的跆拳道和摔跤打成终身残废。

就像季书文炒股的时候说的,没有把握的事情绝对不可以做,尽管凭着这句话他依法赔得血本无归,但至少真理性仍旧在大多数人身上淋漓尽致的体现过。

李娟气鼓鼓的回了家,赵强和成成正坐在沙发上玩儿扑克,听见李娟“砰”的一声毫无前兆的关门响,都吓得松了手,新发好的扑克牌也掉得满地都是,赵强痛心疾首的看了李娟一眼,“我和他玩儿了十一把,我压根儿连赢的滋味都没尝到过,好不容易这把我要翻身了,你进来倒是提前支会一声啊,后面有催债的追你是吧?”

成成一只手捂着嘴笑,另外一只手挑起了大拇指冲李娟来回晃悠,他以为这是老妈回来帮自己的招数呢,李娟没理成成,直接把火儿全撒赵强身上了,嘴皮子跟机关枪似的那么利索,给现场的父子俩听得是一愣一愣的,尤其是赵强,又惊讶又委屈,满肚子的五味陈杂,那才叫一个折磨。

他瞪着一双尽是黑桃方片的眼睛,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我招你惹你了?”

“招我惹我?你还打算怎么招我惹我啊?成成才多大呀,六岁,六岁的孩子你陪他玩儿牌,扑克也是赌博的一种,亏你以前还是警察呢你不知道啊?都二年级了天天不好好学习一门儿心思的钻研扑克牌,你打算让涛涛长大了以后和摆地摊拿五十四张硬夹板纸算命啊?你老大不小的人了,能给子孙后代起个榜样作用吗?你瞧你树立的都是什么不正之风!把牌扔了,回屋学习去!你们俩一块儿,不是不懂事吗?一起上屋里探讨怎么懂事去,快点儿!”

李娟说完咽了口唾沫就回厨房了,赵强一看就知道她在外面准是受了气才这么一反常态的,要说起不理智的女人往往都是在气头上的时候连自己做什么说什么在什么地方都不清楚,类似于羊癫风发作,甚至更恐怖,但是李娟竟然能在愤怒之余还想起好做饭给家里的一大一小吃,可见警察这个职业除了将女人的天性几乎泯灭以外,更给她们增添了一些在生活中处理感情问题的理智,而且又不像刑警动不动的就要拿出证据,又未免太不近人情,所以赵强真是越来越觉得自己把李娟安排当警察是慧眼如炬了。

晚上吃饭李娟又沉着一张脸进了卧室,赵强正好从厕所里出来,迎面撞上了,李娟冷着声音问:“冲了吗?”

“冲了,不敢忘了您上次为了惩罚我大便以后不冲,让我连邻居的厕所都洗了一遍,我绝对冲了,要不您进去验看一下?”

李娟瞥了赵强一眼,又往chuang头柜走过去,“你下午回来了?”

赵强愣了,“这个你都知道?”李娟弯腰从枕头上捏起一根头发,“你总不洗头是预备把头发掉光了吗?出家当和尚还是想跟隔壁李辉一样啊?人家是纯天然的秃顶,你后天人工制造的效果能一样吗?”

赵强可真是受不了了,刚才吃饭的时候她左不是右不对的挑刺儿找茬也就算了,现在都要睡觉了还不放他一马,鸡蛋里挑骨头这样的活儿男人打死也比不过女人。

“你这就躺下了?我还没指示完呢。”

李娟见赵强已经钻被窝了,又走过去掀他被子,她掀开他就再盖上,如此反复了好几次赵强终于要疯了,“腾”地就骨碌起来把被子全拢在**底下攒成一个球。

“你要干吗啊祖宗,我也刚上班回来,你今天好歹公休吧?我上午进货,下午三点才回来睡一觉,又赶紧马不停蹄的去接成成放学,你让我歇会儿行不行?”

“你想睡也行,我问你件事,答好了再睡。”

李娟一边往脸上拍着爽肤水,一边斜眼看赵强。

“行,只要你肯大发慈悲让我睡觉,问什么都行,问多少都行。”

李娟听完也不忙活手上的事了,转过身子冲着赵强,俩人就大眼瞪小眼。

“你们男人是都混吗?区分男人和女人的主要标志就是我们女人往往都因为太善良太热心了反而被你们男人犯混和无理取闹伤害了,反过来你们怨我们女人不可理喻,我说你们能设身处地为我们想想吗?谁活得容易啊,我都不敢去想中国有多少可怜的家庭主妇整天受你们男人的欺压,哪一天才是我们女人的翻身日呢?西部也有和平解放的日子,你们还打算压制我们多少年啊?”

赵强让李娟这番话说得头昏脑涨,即使这样他也没听明白,唯一能清楚的就是李娟这番慷慨陈词是围绕着男人和女人这两个再平凡不过的物种进行的,赵强彻底懵了,他突然在幡然悔悟中自己就把自己刚刚建立不久的错误言论推翻了,什么女人有一个好职业就能变感性为理性,变无理取闹为善解人意,全都是她们精于伪装和隐藏而流露在外的一种假象,大部分女人永远是感性的、不理智的,她们最大的擅长就是不讲理,变无理为有理,善解人意永远是她们在高兴的时候赐予男人的礼物,一年也有不了多少次,如果说女人肝肠寸断才能等来变了心的男人回心转意,那么男人望穿秋水也盼不老女人的善解人意。

“李大警官,李所长,咱商量个事行吗?您问我人类能答得上来的题行吗?您用不着揪这些翻遍了人类教科书也找不出相关解析的题来难为我吧?我今儿晚上不睡了,还不成吗?我就坐边儿上等你睡,再等你醒了发发慈悲放了我,行不行?”

赵强说着话还真直直的坐起来了,手脚麻利的叠好了被子,整整齐齐的摆在脚底下,又把枕头摆正了,坐chuang沿儿上运气。

他什么也不说,连找茬的机会也没给李娟,她这下子倒不知道怎么发心里的这股子邪火儿了,夫妻俩正僵持着,李娟的手机就响了,她拿起来一看,是季书文的信息,再看内容,她就彻底的被气乐了。

“明儿能出来帮个忙吗?十万火急。”

女人无罪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精品短篇
  2. 婚姻生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