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阴阳驿·邮差

更新时间:2019-12-13 16:43:01

阴阳驿·邮差

阴阳驿·邮差 雪落残鸣 著

已完结 秦记,小蝶 灵异探险恐怖悬疑热血爽文

阴阳驿·邮差主角是秦记小蝶的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灵异类佳作。鸡叫四更头,阳气入冥府,野鬼孤魂把钱收。公鸡再叫五更天,秦记送货行辕,诸灵莫犯。三声鸡叫天下白……我叫陈川,潞州大学的学生。不过,我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邮差!新民东巷48号的传说、白皮子坡的妙影、闹市街头的更夫……我送的快递你花不了……

精彩章节试读:

张爱玲的经典名言:征服男人要通过他的胃,征服女人要通过她的身体。

可惜,我没有征服女人的本事,所以苦鳖的去打点她们的胃——有了再回楼的前车之鉴,又加上说了一下午的“鬼话”,林沛然和宋萌萌晚饭都不同意出去吃,美其名曰:检验一下我是否堪当未来好男人,勒令我做饭。

棒槌啊,小爷又没有将元气注入饭菜里变美味的金手指,况且是不是好男人跟她们有半毛钱的关系么?

不过,我一贯奉行“好男不跟女斗”宗旨,既然没得反抗,就乐得享受呗,咳咳,这话耳熟…

简单的炒了三个家常菜,又打了个鸡蛋汤,没来由的一阵反胃!

“哇,陈川怀上了?”我干呕的一幕,被厨房门口的宋萌萌**到,高声尖叫着。棒槌,小爷是被鸡蛋味儿刺激到了好不?

“萌萌!胡扯什么啊”林沛然在客厅呵斥道。

“唔,开个玩笑嘛”宋萌萌嘟着嘴。别说,这个小魔女还就得林沛然降服她。

“准备开饭!”闻了闻味道,还不错。原本我不会做饭,可是为了省钱,一年多倒是练得有模有样。

“哎,我去拿碗筷”

史努比的茶几被清了出来,三菜一汤白米饭,林沛然和宋萌萌坐在沙发上,我这个大厨却被赶到了对面的小凳子上,用宋萌萌的话说:主仆的差别化待遇!

“咦?陈川,你的厨艺不错嘛”林沛然很优雅的吃了一口,颇为意外的说道:“呵呵,男生会做饭的可不多。”

“一般吧,为了省钱”

“喔?**这行的,还缺钱?”宋萌萌的话意有所指,我都习惯了。对于这个小魔女,最好的办法是少搭理。

“对了,刚刚我爷爷打电话说,你的铜钱市场售价四万,行么?”

“那么多啊?呵呵,谢谢你了!”意外之喜吧,我还以为就值个一万多呢。

“各取所需吧,不客气”林沛然说完表**言又止。

“怎么?”

“那个,你别介意。我爷爷让问一下,来路”林沛然有点不好意思,“是不是合法?你别多想,就是问一下”

“哈,谁花四万块钱买来的东西也得问下来路的”我倒是无所谓,然后极其郑重的说道:“绝对合法,我愿意负责”

“呼”林沛然长舒了口气,“那就好,吃饭吧”

气氛很宁静,我觉得很享受。一年多以来,每天忙忙碌碌的,很少与人接触,更别提温馨的吃顿饭了。

“嗨,坏笑啥呢?”宋萌萌探寻的问道。

“呃!”

“哎呀萌萌,你别总欺负陈川好不?”林沛然倒是蛮善良的。

“沛然姐,你怎么总是胳膊肘往外拐呢?”宋萌萌嘴里塞满了饭菜,像个小耗子一样的含混道:“唔,你们,有…”

“闭嘴!”林沛然知道她没好话,急忙喝止。

“嘿嘿,宋萌萌”我眼神不怀好意,慢条斯理的说道:“你,吃糖不?”

短短时间的相处,我发现貌似天不怕地不怕宋萌萌,其实就是个胆小鬼,尤其是再回楼的事儿,绝对是她的软肋。

“噗!去死~”

棒槌啊,一口鸡蛋汤都喷到了我的脸上。虽说她是个美女,可也没这么欺负人的吧?尤其是鸡蛋,也是我的软肋…

“你!”我抹了抹汤汁,气急败坏却又拿她没辙,只得赶紧去卫生间清理。殊不知,看着我的方向,林沛然面色焦急,想要阻止却已来不及。关上卫生间的门,我才想到不对——之前可是答应了她们,卫生间我是不能进的。

“管他的,事急从权吧”

我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却发现头发里也有鸡蛋卤。挤了点洗发水,就着水槽,把头发也洗了。

洗完冲净之后,我闭着眼睛,探手到架子上摸来了毛巾,胡乱的擦着头发。擦着擦着我就感觉有点怪,小小的布片,还有点不规则的边角。狐疑的拿到眼前一看,吓得我是一阵冷汗——居然是,**!?白色的、绵绵的,以至于我之前没看清,侧面绣了个卡通芭比,原本很俏皮可爱的小内内,此刻被我揉搓的发皱还湿漉漉的。

“怎么办?怎么办?”我可没有怪癖恶趣味,现在惟一的念头就是如何善后。不管是她俩谁的,被发现的下场绝对很凄惨,这点我从未怀疑。

“有了!”无声的跳了半天脚,还真被我想到个权宜之计。我抄起热水器边上电吹风,假装吹头发,其实是将**吹干、拉平……搭在架子上一看,呼呼,貌似还不错,起码不仔细看应该不会发现端倪。

草草的吹干了头发,我深吸了口气,假装什么事儿都没发生的走了出去。林沛然和宋萌萌都像个呆头鹅似的盯着我,嗔怪、恼火、羞怯兼而有之。

“怎么,没见过帅哥啊?”我语气平淡的说道,“不好意思,误闯卫生间。放心,下不为例。”

宋萌萌“嗖”的一下窜进卫生间,半天才出来,问道:“你,没看到啥不该看的?”坏菜,莫非被她发现了什么?

“不该看的?你把鸡蛋都喷到我眼睛里,差点瞎了,还能看啥?”——老祖宗孔子说过:没抓住现行就打死不认!

“真的?”

“比24K金还真”

“唉,原来你还是看见了”她这话,不光我一头露水,连林沛然都没明白。

“什么意思?”我俩异口同声的问道。

宋萌萌坏笑道:“万足金都不真,何况24K了?所以啊,陈川,你老实交代,否则老虎凳滴伺候”

棒槌啊!有她这么胡搅蛮缠的么?

“你这是栽赃啊?难道有啥我不该看的?嘿嘿,反正也背了黑锅,我再进去仔细看看……”

“啊!!不行!”尖叫的是林沛然,难道…

“快吃饭吧,都凉了”她微红着脸,让我有点看呆了。宋萌萌也不再纠缠,坐下吃饭。三人各怀心思,气氛有点尴尬。

“对了,林沛然,你还记得那天的小女孩么?”为了缓和沉默,我出言问道。

“嗯,很可爱的,就是可怜,这么小就失去了妈妈”林沛然有点伤感。

“有时间一起去看看她?”

“哦?你知道她住哪?”

“那天,她爸爸给我留了电话号码”

对于李月儿的交代,我是比较上心的。邀请林沛然一起,并非是为了与她亲近,主要是有个女孩一起,不至于引起别人的怀疑。

“好啊好啊,一起去”宋萌萌知道小女孩的存在我并不意外。

“嗯!明天下午你有课么?”

我想了想道:“没有”

“那行,我们下午就一节素描,三点半就下课。到时候咱们一起去,可以吧?”

林沛然和宋萌萌都是艺术系的。我算了算时间,不会耽误上班,就点头同意了。

“喂,要不你跟我们一起上素描吧?”宋萌萌在边上怂恿道,“反正一节课的时间,回来也费劲,怎么样?嘿嘿,而且我们系新来的模特,绝对是女神级别的。错过了是你没眼福,别怪我没告诉你哦~”

“没兴趣”我拒绝得很干脆,让两女都比较诧异。

大学的课程基本都是公开课,只要有座位谁也不会管你是干嘛的。不过我对宋萌萌所谓的“女神”持怀疑态度,艺术系的人体模特基本都是上了年纪的,稍有姿色的女孩,哪可能为了几十块钱让人画?有那功夫,还不如拍点人体艺术呢。

“真不去?”林沛然也有点意外,“萌萌这次还真没夸张”

“哼,萌萌哪次都说实话。而且你不知道,自从那个模特来了之后,我们的素描课堂都快被挤爆了。一帮子没眼光的家伙,有本美女,和沛然姐在,居然看个模特。真是没品啊……”

宋萌萌在那儿磨磨叨叨的,也不知道在抱怨啥,跟个模特去比追求度,也亏她想的出来。

“咦?要真那么轰动,我该有点耳闻的,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过呢?”

“呵呵,她上星期才来的。见过的人,都给她个封号…”林沛然皱着眉头想了半天,然后泄气的问宋萌萌:“叫什么仙来着?”

“白莲仙女,哼,我看白莲教妖女还差不多…”宋萌萌忿忿不平的说道。

“哦,就是这个封号。”林沛然没搭理她,继续说道:“确实有点出尘的意思,我们都画不出那种气质”

“或许吧,不过我没啥兴趣。你们下了课打电话给我好了”

不是我要装13,而是见鬼见多了,我彻底明白“红粉骷髅”的真谛。即便是李月儿这样的风韵少!*,死后也是青眼灰面的惨样子,再好看又有什么用呢?

“嘿嘿,还是大川仔有品位”宋萌萌又给我送了个外号,“坐拥沛然姐和我这两个大美女,那个白小蝶又算个什么,是吧?”

“胡扯什么啊你?”林沛然对她所谓的“坐拥”很是不满,却又有点耳根发烧,不自觉的瞟了我一眼。

殊不知,此刻我对她的眉目传情毫无所觉,因为宋萌萌提到了——白小蝶!

难道是同名同姓?不过,再综合林沛然之前所说的“出尘味道”,让我心中猜测,会不会是同一个人呢?

“呃!你们素描在哪个教室?”

“你要干嘛?”宋萌萌还没在自恋中恢复过来,下意识的问道。

“我跟你们一起去上课!”

“色鬼!”林沛然跟宋萌萌发出了双高混合音,震得我耳*生疼。

看着两女气急败坏的各自回房,我不禁呢喃自语:白小蝶?你到底是个什么存在?混入校园,又是要干嘛?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2. 恐怖悬疑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