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短篇 > 笼中劫,半生难逃

更新时间:2020-02-13 00:55:39

笼中劫,半生难逃

笼中劫,半生难逃 蜜饯银杏 著

连载中 陆尘骁,慕瑾言 优质言情精品短篇都市爱情现代言情

陆尘骁慕瑾言是主角的小说故事内容写的精彩绝伦,笼中劫,半生难逃由网络大神蜜饯银杏所著作,内容讲述了爱是天堂,亦是地狱。天堂诱惑,地狱便是惩罚。一场意外,她被自己的仇人收养…他给她地狱般的惩罚煎熬。一次就医,她遇上妖孽的另一个他…那个人带给她从未有过的温暖和依靠。从此,天堂和地狱交替,温存和恶梦并存,她知道,命运再也躲不开了。

精彩章节试读:

“慕小姐,知道地越多越容易将自己立在危险的境地,其他的事情还不需要你考虑。你倒不如想想,该怎么偿还我这件定制衬衣,还有刺伤我的医药费。”

“伤口的费用我给你算便宜些,就从你的学生卡里扣除,衬衣十三万,法国本土设计师本季度新作,不知道慕小姐打算什么时候给我偿还呢?”

他果然成功的转移了话题。

慕瑾言呆呆看着他的衬衫,袖口边的纽扣和陆尘骁的衣服扣子一摸一样!

这样的品牌她自然知道价格不菲!

霍廷昀看见身下的小人忽然惊慌失措,苍白的小脸更加没有血色,他纯唇边的玩味倒是渐渐涌现。

“怎么?慕小姐还不起吗?”

他的目光落在慕瑾言的*前,那抹笑也变得意味不明。

“如果慕小姐肯陪我睡一晚,我就勉强免了这笔费用。你说的阴谋我着实听不懂,倒是慕小姐这具身子,我真的很喜欢。”

慕瑾言下意识抱紧自己,哆嗦地双唇泛着白,无力的挣扎一句,“我还得起,这样的小事我不会麻烦叔叔,每个月我会用自己的钱还给你。”

霍廷昀转身,没有再为难。

“好,如果慕小姐一个月内分文不给,我定会上陆家讨个说法,顺便拜访拜访我的老朋友。”

“我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在我还清你的赔偿之后,请你不要再纠缠我!”

慕瑾言狼狈翻下chuang,以最快的速度出了治疗室的门。

待她离开,霍廷昀的助理悄悄从门外进来。

霍廷昀背对着助理,他脱了被血弄脏的白衬衫,坚实的后背暴露在窗边晨光里。

“温雅没死,文彬,这事你怎么解释?”

冷傲的声音传入助理的耳朵里,助理疑惑,眉头拧成了川字。

“当年是我亲眼看着温雅被火化的,这事假不了,我这就去查查陆家的那个温雅。”

霍廷昀凝眸,看着窗外不远**孩跑远的身影,渐渐有了头绪。

慕瑾言怕极了,家里住着一个魔鬼,学校里还有一个缠人的魔鬼。

她必须尽快筹钱还给霍廷昀,再也不要和他有任何瓜葛!

一放学,她就来到了上次面试的地方。

小洋楼外依旧是情侣拍写真的地方,花草依然郁郁葱葱,可她再没心思看了。

“慕小姐,老板果然猜的没错,您还是来了。决定好要试拍了吗?”

还是同一个人,慕瑾言攥着长长的袖子,难为情的点了点头。

“这边请,慕小姐。”

婚纱是这个世界上所有女人的梦想。

那年,十八岁的她,也会做梦。

可她的梦已经被陆尘骁撕碎了,再也不能完整。

陆尘骁说,她是这个世界上最脏的女人,别人都可以穿着婚纱嫁给所爱,可她不配,她的身体是对纯白色的侮**。

一面是市场聘请价格的十倍,一面是难以偿还的高额赔偿。求助陆尘骁的下场就是死得更惨,慕瑾言狠狠的咽下口水,郑重的走进了大厅。

她的试拍惊艳了在场的所有人。

挑剔的摄影师连连夸她生的完美,身材凹凸有致,高挑的个子分明就是个行走的衣架,略施粉黛之后,精致的五官和小脸便是再也藏不住了,简单的动作也足以尽显风姿。

她签了合同,每个月十万。

这样奢侈薪资仅仅是每天不到两小时的报酬。

“慕小姐这样完美的身材怎能浪费,过几天有个大活,保准你一晚上比你一个月挣得还多。”

摄影师笑得诡异,不怀好意的打量。

慕瑾言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幸好已经是下午,那些昨夜激**过的吻痕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

她越发想知道这家五星级婚纱摄影店的老板是谁了,为她铺就如此的道路,却躲在幕后,到底意欲何为?

事情恐怕真的没有那么简单。

拍摄进行的很快,转眼便到了回家的时间。

慕瑾言卸了妆,匆匆赶上最快的一班车回到了陆家。

她闻了闻自己身上,除了卸妆留下的香味之余在没有其他味道,这才大胆的进了家门。

客厅的门意外关着,慕瑾言正要敲,门缝突然自己变大了。

她看过去,沙发上的两具身体正在交合。

羞耻的声音溢满整间屋子,放荡的女人哪里有一点点昨晚神志不清的样子,她骑在陆尘骁的上方,恬不知耻的尽力索取。

慕瑾言的头皮好似突然炸开,鼻头渐渐酸涩,呛得眼泪就要流出来。

她的包掉在地上,砰,的一声。

沙发上的女人惊恐转身,尖锐的叫声再次响起,他们肌肤贴着肌肤,最紧密的地方贴着最亲密的地方,已经是身体的负距离。

慕瑾言强忍住内心里翻涌的复杂感受,淡定的捡起包,对二人视而不见。

温雅低声呜咽,陆尘骁手快,拿起手边的衣服披在了两人的身上。

“叔叔也知道羞耻了?下次还麻烦你们把门关好,被外人看见了,又说陆家家风不正。”

陆尘骁哄着怀里的人,脸色突然阴沉下来。

“你现在找到了靠山,就连叔叔和未来婶婶都敢羞辱了吗?慕瑾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做的烂事,桌子上的扣子是你的吧?”

扣子?

慕瑾言转头,目光落在了桌子上一个精心包装的盒子里。

盒子里装着一颗半个指甲大小的珍珠扣子,这枚扣子是她最爱的那件粉色连衣裙上的。

她猛地想起,霍廷昀强制带她上车去墓地那天,她*前的扣子,就在挣扎中崩开,掉在了他的车上。

慕瑾言的心脏砰砰跳个不停。

该怎么解释?

怕是怎样的解释,只要扯上霍庭昀都是罪恶的。

“宝贝儿,你先上楼,我有事跟瑾言单独说说,放心,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陆尘骁温柔在温雅耳边低语,宠溺的吻下一口,女人没说话,呆呆的目光里似乎有了一丝光亮。

她点点头,上了楼。

空气越发的紧张了,空荡的客厅此刻只剩下陆尘骁和慕瑾言两个人。

她感到男人冰冷的气息越来越近,一双坚实的臂膀从她的身后探过来,不安分的滑向*前。

慕瑾言浑身一颤,耳后便有了一阵冰冷的气息。

“跟他做过了吧?嗯?我们俩谁活好?”

她的脸唰的一下红了。

陆尘骁灵巧的手指勾开了衣领,抓上两团柔软玩!于指尖。

**了几下,慕瑾言终于按耐不住了。

“叔叔~别,别再这样了。”

微红的侧脸不自觉靠在了男人的肩膀,嘴里勾人的易碎声,声声轻而**。

男人的嘴角轻勾起,一只手向下滑去…

笼中劫,半生难逃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优质言情
  2. 精品短篇
  3. 都市爱情
  4. 现代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