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悬疑恐怖 > 全境通缉:猎鹰行动

更新时间:2019-08-06 05:57:43

全境通缉:猎鹰行动

全境通缉:猎鹰行动 公子十三 著

连载中 沈天,陈默 灵异探险恐怖悬疑

主角沈天,陈默小说全境通缉:猎鹰行动主要讲述了:从犹他州到索马里,从格林亚德再到瓦罕走廊。化名猎鹰的神秘小队为了荣誉与自我救赎,对自称七宗罪的犯罪组织展开了全球通缉。这将是一次只分立场,而无对错的交锋。国境之外,硝烟已起。

精彩章节试读:

“太奇怪了。”

沈天摸着下巴在屋内踱步,他闹钟满是疑问而没有答案,虽然很想立刻动手去调查这件事,但是在这个地方显然不能让他施展身手。

无奈之下,他想起了已经断线很久的陈默,看了一眼表也过了约定的时间,立刻对着内嵌的耳机发问道。“陈默呢,这都什么时候了,我要的资料呢?怎么现在还没有消息?就这么难查吗?”

“难。”

“……”

陈默,换频过后,再度默默上线。

“所以说,陈默,这个‘谜’到底是谁?”苏沐阳强行忽略了自己被常年窃听的不适,一边决定下次碰见先给他一拳,一边开口问道。“他很危险,我需要知道他为什么让我感觉这么危险。”

“他的确是个谜。”耳机中,传来了陈默十分淡定的回答。

苏沐阳听后,就差没顺着网线爬过去给陈默一巴掌了,她只觉得自己毕生的耐心都用来听陈默说话了:“这个我已经知道了,还有别的么?”

“十三年前来到了索马里,和索马里地区人体器官走私部门崛起的时间相对吻合。”陈默继续波澜不惊。

“然后呢?”苏沐阳持续怒气值上升。

“男性,目测二十多岁,可能快三十了?”

“还有呢?”

“长得看起来挺菜的。”

“……”

苏沐阳抬手就是一个通话静默,Pass掉了这个没啥干货的后方情报人员。

骇客陈默,强制闭嘴。

“所以,这人就是个谜。”苏沐阳这边关了通话,这边对着沈天说道。这种突然出现的‘谜’让她有些心烦意乱,尤其还是在他们已经顺利完成了任务的时刻,这种不祥的第六感简直糟糕透顶。

“这个谜有问题,有大问题。”

“我倒是很在意他强调的那句话。”沈天在一旁也在思索着,他把所有的事情都窜连在了一起,省略掉他自己说的‘童年时期’,很快就发现了一些端倪:“那个男孩显然不是他的孩子,而且一些描述的特征也和尼尔的有些温和,虽然不能一口咬定,但他为什么‘谜’爸爸?还有,他为什么要单独跟你签合同?如果你说的他不曾出现的消息没有错的话,那么这意味着只有我们是特例。”

特例。

沈天不喜欢在这个情况下出现的特例,这意味着被针对,而他们还不确定到底是被什么针对了?

整个组织?如果是这样的话,没道理他们能安安稳稳地在这里分析情况,那么是被那个‘谜’单方针对了,可又是为了什么?

沈天无法理解对方的逻辑性,他只是在记忆的殿堂中来回查找,试图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这个之后,苏沐阳看见了一旁买下俩的心脏条款,一边喃喃自语到:“他说……心脏等不了那么久……”

“心脏?”仿佛醍醐灌顶一样,这句话让沈天开始思索起整件事情,疑点、问题、尚未知晓的灰色地带……

而其中,作为引线存在的,就是最令他在意的、就是这个年轻人所说的‘心脏。’

仔细想想,这个年轻人说的话没有一句是废话。如果反复咀嚼的话,他每一句所言都是有很清晰的指向性的。

而就在所有的对白之中,看似最有、却又最没有指向性的,只有那个贯穿始终的问题:心脏。

‘我身体不健朗。’‘我也想啊,找不到合适的。’‘心脏的事,的确等不了太久。’

这些话语贯穿成了一条线,突兀地,沈天就想明白了。“问题就是这个十五岁的心脏。”

“怎么说?”

“其实很简单,我们去思考一下疾病的类型就不难得出结论,这个谜既然体虚成这样,却还能够出来跟你签合同,那么说明它并非是什么急性的组织病变,而是器官衰竭,从他行动里的一些细节来看,他这个器官衰竭的毛病,很可能是想先天的。”沈天一边回忆着自己与他见过的几次照面,一边对着苏沐阳分析着说道。“于是这就引出了另一个问题,既然他本身就在这个器官走私的体制里,他身上的病为什么没有被解决?这里每天都在运营着这么多通过不良途径得来的良性器官,难道他是因为没有钱么?还是因为其他关系,让他在生死面前如此从容?他为什么不自救?”

“答案很简单,就是他自己说的,心脏等不了那么久。”沈天站了起来,他坚定地看着苏沐阳,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我有百分之九十五的把握,他心脏有问题,而且刻不容缓了,我们现在拍到的这个心脏就是他的救命稻草,如果这么看的话,再让我们把整件事都联系起来的话,一切就豁然开朗了。”

“劫持约中商船的目的是船上未登记在案的三名偷渡者,而劫持事件的操作者又把这三个器官借由Saligia的体系来进行中转,暗箱操作,争取能用最低廉的价格买到手,这样如果出了问题,只是Saligia这个组织在进行不法行为?”苏沐阳奇怪地反问道。“但这么一来,事情就又断了。”

“不对,不是这样的。”

“那是……?”

“你这么想是没问题,但是你为了让整体的逻辑通顺,强行忽略了一件事:如果这个幕后主使,就是Saligia在索马里地区的头目呢?”

“这不可能。”苏沐阳否定。“如果他是头目,他何必这么做?这岂不是加大了风险?”

“不,不是加大风险。”在此刻,沈天的脑海里则想起了那个绿眼睛的男孩与他脖子上的003号标志,他思索着反问道:“如果他做的这件事,本身就是违反Saligia体内的制度呢?”

“什么?!”苏沐阳一惊,这句话所代表的东西令她有些讶异。

沈天从苏沐阳的讶异中听出了她已经明白了情况,进而说道:“是的,你的分析固然有理,但是整件事情仍然让人摸不清头绪,还是疑点太多,所以我认为是不成立的。”

“可如果按照你的逻辑,那么这个Saligia根本已经不能用‘犯罪组织’来形容,我从没见过这种纪律严明到这种地步的组织。”

“对,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能发展迅速的原因。”沈天叹息了一声。“你知道我在犹他州在找什么么?我和天才在找一种苏美冷战期间研发出的生化武器,而现在,Saligia这个组织想要得到它,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

“……控制战争。”

“对,控制战争。”沈天揉了揉额角。“Saligia不是国家,只是一个诞生时间不长的组织。它的隐蔽性,覆盖性和最重要的机动性都无法和国家这种单位相媲美,但如果他拿到了这种技术,那么作为一个售卖方来为战争国提供资源,那么他得到的不仅仅是金钱,还有一定的保护、如果运作的好,他甚至可以做到控制战争。”

“……”

“现在你还觉得,Saligia这个组织内不存在自己的法律、或者不存在这种堪称冷血的纪律条款么?”沈天摇了摇头,叹息道。“地下世界有他自己的规则,我们虽然并不能做到完全了解它,但这不意味着我们就可以当它不存在。有些事情是很难接受,站在我们的立场上来思考,有些事情我们更是无法理解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但是Saligia这么个鲜明的案例就摆在眼前,它做到了,苏沐阳,我们必须端正态度。”

“所以,整件事情实际上是……”

“整件事情实际上是这个‘谜’的私人行为,他在灰色人群中找到了一个匹配的心脏,而这个匹配的心脏就是约中商船上偷渡的三人之一,他利用截船的方式暗中得到了目标心脏,但因为一些我们不知道的法律的约束,他必须对Saligia组织隐瞒这个,但他这种人如果想要动手术无法去医疗设备相对齐全的国立或大型医院,而换心手术的技术要求又高,他只能借助组织内的医疗体系来完成这场救命的手术。”

沈天分析道。

“所以他开了一次竞拍会,把其中这三份报告混进去,又利用职权告诉所有人这份心脏必须流拍,流拍后他就完成了整个行为的洗白,到时候他只需要表示这个心脏‘恰巧’与他吻合,就可以完全安全地行换心手术了。”

话说到这里,沈天却又产生了困惑,他抬头看向了正听得入神的苏沐阳,反问道:“但就算如此,我仍然没有想明白,他身旁的那个男孩——他为什么一定要带着他,既然有了匹配的心脏,为什么他还不让那个男孩自由,或者是予以他死亡。”

苏沐阳听后也是赞同地点了点头,同时她也想起了另一个问题:“不仅如此,还有一个问题很奇怪,沈天。”

“什么?”

“这个谜既然藏的这么好,为什么要让你——一个陌生人提前注意到他?如果他明确了你的身份,那么这种‘提前’的暴露不是将自己陷于危险之中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苏沐阳偏头看着沈天。“如果他真的是头目,那么在这艘船上他理应拥有绝对的控制权,那么他又为什么要同我走一个签署协议的形式?这太奇怪了。”

“……”

“不好。”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2. 恐怖悬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