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官场职场 > 官途风流

更新时间:2019-10-17 10:05:53

官途风流

官途风流 别有洞天 著

已完结 张明, 李梦 官场职场废材逆袭热血爽文

官途风流主角是张明,李梦,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官场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张明,情场上八面来风,阅尽人间春色;官场上八面玲珑,修炼成了九尾灵狐!他是官场阴谋与智慧的集大成者!褒贬任由他人评说.男人的心,是一枚硬币.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张明给扬书记汇报了了解的情况,杨书记也很振奋,觉得这是一个可以大做文章的问题。仅次就足以给莫成功兄弟以重创。

  张明建议,第一站不必急着到下江来了。可以到别的地方虚晃一枪后再来这里,等材料掌握充足之后再来查,将会一查一个准。

  当张明和扬书记通电话的时候,莫成功正在家里大发雷霆。他的弟弟、下江钢丝绳厂总经理莫成名哭丧着脸坐在一边。这个不成器的弟弟,连未成年少女都敢搞,真是色令智昏!

  虽然通过威逼利诱,黄跛子已经被基本摆平,但老奸巨滑的他知道,这其中仍然存在着变数。嘴和腿都长在他身上,还有着翻盘的可能。

  莫成名也是懊悔万分。他不是为自己的行为懊悔,而是为花了这么多钱而心疼。已经给了五万了,还得五万。玩得虽然特别爽,但是成本太高了!

  想到这,他对莫成功说:“给五万就够了吧?黄跛子可能一辈子都没见过这多钱呢!这两天怕是天天在数钞票呢!我看剩下五万不必给他了!”

  莫成功勃然大怒,他冲上去很很地扇了莫成名一个耳光,大骂到:“你现在心疼钱了,玩女人时想到了吗?你还舍不得钱,你的命都要丢了,是钱重要,还是命重要?”

  莫成名一向很怕他这个哥哥,但毕竟是四十岁的人了,心里还是很不高兴。他打着哭腔说:“大哥!我赌十岁了,你还打我!你自己不也是玩了那么多女人吗?用的钱比我少吗?”

  莫成功被他说的哭笑不得。他玩的女人的确不少,少!*、少女,下级、下级的老婆,就差没玩电影明星了。但是他玩女人是有原则的,所谓亦有道!讲的是你情我愿,做的是权色交易与钱色买卖。他不会触红线,也不会去踩地雷。

  但是现在讲这些都为时已晚,现在迫切需要的是解决问题,搽干净。

  他强忍住怒火,尽量和缓地对莫成名说:“哥哥也是为你急的!县委调查组就要来了,搞什么党风廉政建设镇镇行,马县长提醒我说,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叫我注意一点,别让扬书记抓住把柄,借题发挥。我正为此忧心忡忡,你又为我添这么大一乱子,你说我能不急能不气吗?爸妈死得早,我们兄弟两奋斗多年,才有今天的局面,要是为了女人丢了江山,可是不划算的啊!”

  莫成名有点感动,他说:“哥,我听你的!我照你说的去做!我今后一定吸取教训。”

  莫成功说:“这五万元钱,不但要给,还要尽快的给。你马上去把钱给他,说上几句好话。我叫村干部到他家去做做工作,同时让黑子派人去吓吓他,三管齐下,堵住他的嘴。”

  莫成名出去后,副镇长曹刚明进来了,他和莫成功耳语了几句后,莫成功脸上又添了几分忧虑。曹刚明反应的情况是,新来的镇长刘欢昨晚和今天上午,表现怪异,他串门频繁,并且约见了好几个人。这几个人都是这几年被莫成功整过、排挤过、冷落过的人。另外,镇计生办主任贺兰兰也和他关在房里谈了好半天,有人还听到了她的哭泣声。

  曹刚明说:“莫书记,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莫成功安慰他也安慰自己说:“不要慌!船歪人不动!量他们几个小角色,也翻不起大浪!”

  曹刚明说:“他这是在拉拢人,为自己积累政治资本啊!”

  莫成功忧虑的说:“如果仅仅是这样就好了!”

  “为什么?”

  “我担心的不是他玩权术啊,我担心他的所作所为还有另外的意图!说不定他就是扬书记安排在我们这里的一个钉子。其心叵测啊!”

  “那您说,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们也去找他谈过话的人谈谈话,摸清他的意图,然后再做防范!刚明啊!我已经在县委推荐你了!刘欢在这里呆不了多久的,你好好干!”用人之际,莫成功不放过一次笼络下级的机会,只有这样,他们才会为自己卖命。

  曹刚明感激地说:“感谢您的栽培!我会努力的!”

  这时,电话响了!曹刚明连忙告辞。

  电话是在肖家口村蹲点的张副书记打来的:“张书记,我发现一个重要情况,我自以为很重要啊!汇报给您听,供您参考!”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莫书记催道。

  “我发现县委扬书记的秘书张明在肖家口村,不知道在干什么?”

  莫成功心里一紧,看来杨书记想下自己的手了!他说:“你去把情况搞清楚,摸清楚后向我汇报!”

  张明在干什么呢?他和胡灵在一条小河边听几个老农诉苦。

  这里曾经是水清鱼肥,但是现在却是黄水满河,它已经完全被污染了!

  污染源是下江钢丝绳厂,本来黄水应该流往莫成功的老家莫家湾的,硬是让莫成功改道流到了肖家口村。肖家口村的人告了几年了,都被莫成功压下来了!

  张明对几个老农说:“县委一把手扬书记就要到下江镇来了!到时候你们可以去反应情况!”

  其中一个老农说:“有什么用?还不是官官相卫!”

  另一个说:“这也说不定!也许扬书记是一个清官!如果是个清官,我就去!如果是个贪官,就算了!”

  张明感觉到悲哀,几千年来,当官的形象在老百姓心中就与腐化、堕落、贪婪等联系在一起。以至于那寥若晨星的清官成了老百姓的救命稻草。现如今,干部的形象再度被有些人损害了。官民关系虽然不是势同水火,但在许多地方许多时候都是疏远冷漠的。老百姓对官员的信任度已经大大下降了!

  他说:“扬书记是清官,他会为你们作主的!他这次来,就是为了查莫成功的问题的!你们可以放一百个心!”

  几个老农半信半疑的看着他。

  他想,要说服这几个老农在扬书记来下江那天去告莫成功并非易事,老百姓希望有清官,但不相信真有清官,更不相信自己能碰到清官。说告状,大多停留在口头上而已。

  怎么办呢?

  他突然想到了问题的另一面,老百姓除了相信官官相护之外,还相信官官相斗。

  他决定不再和他们玩虚的,直接将实际情况告诉他们,让他们知道莫书记得罪了扬书记,扬书记要报复,扬书记官大一级可以压死莫书记,他们就敢去告莫成功了!

  但自己和他们不熟,没取得他们的信任,由自己说效果不好。不如让胡灵的姑妈胡早秀来完成这个使命。

  午饭时分,到田弯村探情况的胡早秀回来了。中年妇女在探听隐私方面是有天赋的,她虽然没打听到那条**的情况,但却知道黄跛子和莫成名又搞翻了。

  莫成名本来是准备按照他哥哥的吩咐,将五万圆给黄跛子的,但是走到半路上会到了黑子,黑子是街上的无赖,莫家有不便出面办的事时就让他去干,花两个小钱就行了。

  黑子说:“黄总,我已经去过黄家了,摔了黄家两个碗,把黄跛子吓得滚尿流。量他把不敢再告你了!”莫成名信以为真,连声感谢,拿出三千块钱塞给黑子。

  黑子说:“这点小事,就算了!帮莫总办事,是应该的!兄弟以后还要您多照顾呢!”

  莫成名是个惜钱如命的人,见他如此说,就把钱收回来了。

  黑子暗笑:你他妈的干这样的缺德事,还指望我去趟这混水啊!老子的脑子里也没进水,平时打打擦边球混混饭吃,有大麻烦的事我才不会干呢!骗你罢了!

  他这一骗害死了莫成名,莫成名又开始以为大哥是多虑了,决定留下这笔钱。他叫人带了三千块钱给黄跛子,打算就此了事。

  再窝囊的人也会有生气的时候,而且他不生气则已,一生气就生大气。他在家里当着女儿大骂莫成明,赌咒发誓要去抱案。这一切当然都被密切注释着他家动态的马春莲听到了。

  张明对胡早秀说了想鼓动肖家口人上告的打算。胡早秀走东家,串西家,不到两个小时就把扬书记要查办莫成功,已派秘书也就是她的侄女婿做前期调查的事传遍了整个肖家口村。并告诉大家,街上贴欢迎标语的那一天就是扬书记来的那一天,大家可以拦轿车告状。

  她按照张明的吩咐还给大家打了一剂强心针:一起去,出了问题也不要紧的,罚不责众的!

  一时间,群情振奋。纷纷相约,到时候一起上街。

  胡早秀为什么这么卖力呢?

  原来昨天晚上,张明溜到胡灵房间不久,胡早秀出来上厕所,发现张明的房没关,房里没人。到胡灵的房门口一听,隐隐约约听到里面胡灵在啊啊的叫,胡灵虽然努力地压低了声音,仔细听还是听得到!她知道两人已是那么回事。侄女婿的事,她当然要热心。

  回来时,发现胡灵不在,张明正和新来的刘镇长交谈。

  打过招呼后,她就回避了。领导们肯定有要事相商,不便打扰。

  刘欢说:“小兄弟,你真是神!你出的招挺灵的。那几个人果然对他有怨气,说他独断专行,排除异己,任人唯亲,经济上也应当存在大问题,只不过没被他们抓住把柄。计生办副主任贺兰兰反映,镇委包括莫成功在內的几个主要领导都诱过她,但许诺让她转正为主任的事却一直没办。现在老公听到了风声,要和她离婚,职位又没有晋升,她感觉到是做了一笔亏损买卖,所以刘欢和她谈了一会,就触动了伤心事,竟哭了起来。

  “腐败!绝对的腐败!这样的干部,要革他的命!”两人异口同声。

  张明说:“胡灵我让她去找黄跛子去了,估计可以促使他快速行动。你呢,赶快抓紧进行策反工作,不要在扬书记面前交白卷哪!”

  刘欢说:“争取吧!”

  张明说:“如果不出意外,扬书记来那一天,一定有大戏看!”

猜你喜欢

  1. 官场职场
  2. 废材逆袭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