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穿越 > 睥睨天下尽妃颜

更新时间:2019-10-09 15:26:18

睥睨天下尽妃颜

睥睨天下尽妃颜 锦鲤 著

已完结 君临天,安木槿 宫闱宅斗虐恋情深

主角是君临天安木槿的小说睥睨天下尽妃颜由网络大神锦鲤所著作,文章内容描述的很是细腻生动。她是现代王牌特工,制丹药修念力,虐渣男,骑庶妹,斗妖神成为天下帝姬;他是紫雄大陆最尊贵的王,睥睨天下无人能敌,说好的不近女色呢?说好的平等交易呢?怎么就全被他吃抹干净了?“诶诶诶,别咬我!”“诶诶诶,别钻我被窝啊!”某王眸色如水:“上来,自己动!”

精彩章节试读:

入夜,水月再将今日最后一晚药端来,准备给安木槿服下,谁知道刚一进门就见安木槿神情委屈的耷拉着脑袋,而在安木槿身旁站着一位身材伟岸高挑的男子。

没错,君临天来了。

水月见到君临天,二话没说直接跪在地上磕头认罪:“奴婢知错,奴婢知错,奴婢不该将姑娘带到外面去,奴婢你知错。”

水月此话一出,安木槿本就无奈的脸上,此刻已经充满了绝望,这丫头到底是多怕她家主子啊,君临天还一句话没说她便开始磕头认罪。

这下可好,明明可以好好瞒过去的事情也不得不暴露出来。

安木槿做在桌前,用手撑着脑袋不敢抬头,如果可以,她真想找一个地缝自己钻进去得了。

君临天站在她的身旁,脸上似笑非笑,深邃的眼眸中带着尖锐的锋芒,他微微扬起精雕细琢的脸庞,语气除了冷淡还是冷淡:“说说吧,怎么回事。”

安木槿真的不愿意回答,宸王殿下问起她又不得不回答。

经过安木槿一番无比挣扎的心里活动以后,安木槿叹了口气,一副死就死痛快的表情道:“就只是出去吃了些东西,买了些东西而已。”

安木槿这幅模样,君临天不仅无奈的冷笑:“你可知道你还有伤在身。”

“我当然知道,但是我出去玩也是为了身心的健康,只有吃高兴,玩高兴了,伤口恢复得才快嘛。”

安木槿对着君临天憨憨的笑着,不停得对着她打哈哈。

“你别生气,我知道瑞京城中四处都有你的暗卫,而且有水月在身旁,不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的。若是你不愿意我出去,笑一次我不出去便是。”

说完,安木槿用自己拿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君临天,撅着嘴无辜的样子甚是可爱。

“水月,你先起来吧。”

既然安木槿主动认错,他就不再追究,不过这安木槿真是古灵精怪,就连懂事谨慎的水月都能够被她怂恿,的确不一般。

君临天竟然出奇的不怪罪她们,这让水月出奇难料,果然这天下就只有安木槿这一人,能够让君临天改变自己的思维。

君临天不追究,安木槿笑靥如花很是得意。

君临天却还是面无波澜的开口:“刚才本王给你说的可明白了?”

“明白了。”

关于修炼念力的事情就算安木槿不明白也得明白,这是现阶段安木槿最最重要的东西。

经过君临天这几日的调查研究表明,安木槿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灵力反噬的原因,是因为安木槿的身体中受到封印,目的只是想让安木槿无法修炼念力。

至于怎么解除封印,君临天并没有告诉他在,还是说方法还在寻找,但是建议她等到伤势好了以后,可以修炼一下她穿越之前的古武术内力,这或许对她有帮助。

这样的消息虽然并不是什么好消息,但是这至少说明了她还不是完全没有救的废物,她相信奇迹,凭着她的聪明才华一定可以修炼念力的。

安木槿答应完,君临天便走出了房门消失在了院落中。

见君临天走了,水月这才坐下给自己倒茶压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主子是在问罪的,还好主子今日看在你的面子上没有处置我们。”

安木槿看着水月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是在无语的翻了她一个白眼:“还好意思说,你主子又不是鬼,难不成还能把你不吃了不成?你倒是像一只小白兔一样,他什么都没有说,你自己就心虚承认了。”

水月经过这一番折腾,心中本就不好受,再加上安木槿的责怪更是觉得委屈:“主子也就对姑娘你温柔,对我们就是要吃我们的样子。我们是主子一手培育出来的人,主子严厉的时候你没见过,这是我第一次做自己不该做的事情。”

水月这一番话安木槿听在耳里也很理解,古平国没有人不怕君临天的,而且再加上刚才的那副神色她难免想歪,也是正常。

“对不起啊。”

安木槿道歉她一个做奴婢的自然不敢再生气,不过有安木槿的这一句话她委屈也少了一大半。

“没事,奴婢算是明白了,只要跟着姑娘就算做什么出格的事情都不会被主子重处的。”

水月这话让安木槿听了忍不住笑了起来:“感情你把我当成你的挡箭牌了。”

“水月不敢,只是说出了实话而已。”

水月也同样笑着,屋内原本凝重的气氛瞬间又变得活跃起来,在安侯府中只有水月是安木槿唯一能够信任的人,她们自然是要对彼此好相依为命才是——

“姑娘,相府飞飞小姐来了。”

水月用着惊讶的语气进屋,对着在屋内安坐着的安木槿传话道。

李飞飞?她前日才回来,怎么今日就想来找她了,安木槿也觉得有些疑惑。

不过在原主的记忆里,李飞飞貌似还是一个不错的女子,从小和安木槿的关系要好,就算程氏母女欺负她,李飞飞见了都会用尽全力保护她,并且还总是出一些鬼点子帮她报仇,两人从小一起长大。

自然李飞飞进了檀宗二人再也没有见过面,算来也有六七年了。

“让她进来。”

安木槿觉得多年没见的两人,应该就是最简单的叙旧聊天罢了。

李飞飞身着一件水红色的莲花珍珠襦裙款款而入,她任然同那日子在街上见到的模样,轻纱蒙面,体态轻盈,一举一动有班姬续史之姿,谢庭咏雪之态。

这样的体态和气质的确是人间少有,她蒙面见人就更给人一种神秘之美的感觉,犹抱琵琶半遮面这才是最有韵味的。

见李飞飞走进来,安木槿温婉的笑着,上前相迎道:“多年不见表姐真是成了瑞京城中所有男子的女神了。”

“什么女神不女神的,我还不是当初那个样子嘛,倒是你出落得越发水灵了。”李飞飞握着安木槿的手语气更是亲昵,“对了,我这次回来还专门给那你带了礼物回来。”

说到礼物,跟在李飞飞身后的婢子将手中捧着的一个精致封锦缎盒子,小心翼翼的放在桌子上。

将盒子打开,一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在里面散发着光芒,因为是白天所以光芒显得很是微弱。

看着这颗夜明珠的圆润程度和大小,就它应该是经过了上千年的生长才能达到这般模样,其稀罕程度若是拿到市场上去卖,一定值千两黄金。

安木槿看着两眼直发光,这是她得到除了君临天给她的东西之外最值钱的一个,若果她将夜明珠卖了,就再也不怕换不起君临天的那五十两黄金,安木槿仿佛得到了一条大退路一般得意。

她难以掩盖心中的喜悦,心想着相府千金果然不一般,出手如此大方。

经过李飞飞和安木槿一番闲聊以后离开,安木槿疑惑的询问水月道:“为何她走到哪里都要带着面纱,她是到底长得有多美怕人投掷满盈将她砸死,还是有多丑怕人看见毁了瑞京第一美人的名号。”

安木槿这话带着玩味,不过她的确不明白李飞飞为何走到哪里都有带着面纱。

听安木槿的话,水月忍不住一笑替她解释道:“这是檀宗的规矩,所有檀宗弟子下山都必须戴着面纱示人,直到婚后才能摘取。”

檀宗这样奇怪的规矩让安木槿有些无法接受,若说有女弟子都必须得戴着面纱示人,若是相亲也是戴着面纱,当成亲洞房的时候揭开盖头的那一刻才知道新娘到底长什么模样,若是美女还好说,万一是个丑八怪这跟骗婚有何两样。

“这规矩也太奇怪了吧。”

被说是安木槿了,就连水月同样也无法理解:“而且檀宗里全是女弟子,若是有男子敢闯入,出来定没有一个全尸。”

经过水月这样说,安木槿也算是明白了一二,檀宗是紫雄大陆数一无二的门派,其掌门人是大名鼎鼎的天忧师太,传说天忧师太生平最恨男子,若是弟子下山嫁人便会被逐出师门。

经过安木槿两世的生活经验她很肯定在,这位师太一定也受过情伤,被负心汉抛弃过。

“嘟嘟,嘟嘟。”

安木槿和水月正在屋里坐着,便见彩色灵鹊从窗外飞进来,不停的在屋内转圈,脚上还绑着什么纸条。

水月一看便是君临天送消息来了,她便掏出哨子一吹,灵鹊听见水月的哨声立刻飞到了水月的手臂上,嘴里发着不同节奏的嘟嘟声。等到她把灵鹊脚上的纸条,灵鹊才有翩翩飞出屋去。

安木槿用着询问的眼神望着水月,水月不慌不忙的撇嘴,将纸条递给安木槿,然后这才开口道。

“主子说,会以安侯爷携女的名义带你去参加秋猎,明日一早主子就会让马车来接你。”

听水月这样说,安木槿还觉得君临天还算是够意思,只要君临天不在外人面前仍然做出一副‘你是我女人’的姿态,君临天怎么安排,安木槿都愿意。

猜你喜欢

  1. 宫闱宅斗
  2. 虐恋情深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