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梦官之战倭寇

更新时间:2019-11-05 21:31:27

梦官之战倭寇

梦官之战倭寇 大可 著

已完结 李士林,李夫人 优质言情古言小说

梦官之战倭寇李士林李夫人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历史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梦中天宽地远,官场沉浮艰险,之乎者也之士,战意从此弥漫,倭人远远近近,寇仇不共戴天。杀伐决断,还我河山。一腔胸中碧血,且看沧海浩瀚,只因中华有我,贼寇谁敢向前?凭英雄血,秉赤城热,有壮士歌,红尘往复,当立新国。一介穷书生,他行走在明帝国的一个小县城,然后,在血与火的考验中,他激扬其吞天沃日的巨浪……

精彩章节试读:

又喝了几杯,两人都微醉了,倭寇头子借口登东,出去了。他一出门,还把门锁了。毕元听到锁门的生音,这房子是他毕元的,怎么锁这个门他是知道的,却也不言语。此时屋内,只有这倭人的一条猛犬和眼前这位少!*,而这少!*却是媚眼如丝了……

酒是色媒人,门锁已落,眼前佳人如此,毕元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光中他猛然抱住倭妇道:“美人,你长得真好看。”

“好看,好看吗?”少!*且应答且又问,这一边说着话,一边两人可就往chuang边移动了。来到chuang前,也分不清是倭女主动倒的,还是毕元使劲推的,两个人可就都倒在了chuang上。这毕元此时是上下其手,这少!*生硬的喊着“不要~~~不要~~~”,听来让毕元是兴奋无比,半推半就,恍惚之间,毕元猛地就扯开了倭女的和服,上面的馒头山可就入了毕元的大手,倭女也没闲着,毕元的腰带可就被扯去了。平日里的风月场所也好,还是毕元老婆也罢,毕元这衣裤可都是自己脱的,这一次,毕元先就享受了一个女人替自己宽衣解带的刺激。当倭女**毕裎相见了,这毕元本就身体强壮,又惯走风月场所,把个倭女干得是乌里哇啦。而这chuang第之间,毕元此番是尽享齐人艳福。说来这个倭族,还是真真有些优良传统,这倭女服侍起男人来,水平还真是不一般。毕元那话可还是第一次有美女侍候,强烈的刺激,让这位毕庄主,是梅开二度。这倭女大约还是怕这位毕爷不尽兴,竟然又让毕爷体会了进入**蕾后的梦里滋味。

这个异国女子的悉心服侍,让毕元体会到帝王的乐趣,佳人在怀,毕元心情是格外地好。完事后,少!*光着身子跪在毕元身边说:“毕君,你满意吗?小女不会侍候,请原谅,我的夫君要你帮帮忙,你就帮帮他吧。”

毕元这才清醒过来,这是倭人给我使的美人计呀,我说吗,这么漂亮的小娘们,怎么白白送给我?咳,其实,我也在想办法呀,只是找不到青花瓷瓶的碎片呀。但人家舍身来求,自己不能没有表示呀,就说:“不必着急,我会有办法的。”

“那就谢谢你了,也谢谢毕君的力气。”少!*用手使劲按了按毕元的命根,轻轻的笑起来,然后她说:“我的夫君这样的事他不行,真想毕君就做了我的男人。”

毕元一听,心里可怜起少!*来,看着她白白的光身子,又一把把她搂在怀里,想再来一次。可这时,有敲门声,少!*使劲抓了一下毕元的命根,然后下chuang穿上衣服,毕元也急急穿上衣服下chuang。

门开了,倭寇头子进来了,见了毕元就问:“毕庄主,喝的满意吗,一定要想出好办法来呀,有机会,我还请你喝酒。”少!*躬身站在一旁,倭寇头子看也不看他一眼。

毕元听了他的话,就答道:“你放心吧,会有好办法的。”

“那就好,那就好,你慢走。”倭人送走了毕元。

毕元回到家,觉得疲劳了,脱了衣服上*就睡。老婆进得被窝来怎么推也不醒,伸手摸摸命根,觉得又湿又软。她暗说:“怎么像刚干完事似的,他也没处干这事呀。”她怎么也想不到,丈夫是与倭女干的呀。她想:丈夫这些日子竟干些伤天害理的事,现在是累了,就怕将来更麻烦,更累了。咳,这日子可怎么过呀,这个家还能保得住吗?她心头涌过一丝不祥的预感。

天快亮时,毕元酒劲过了,人也醒了,回味作业的滋味,竟然再次兴起,与老婆也来个搏杀,可往来之间,怎么也找不到与倭女办事时的感觉,就觉得兴味索然,没多大工夫,就泄了劲,草草了事。夫人气得是背过身去,整个早晨两人竟然无话可谈。

吃罢早饭,毕元又把几个贴身的人找来,商量怎么寻找证据。

这事是毕元大意了,他以为,该有的孝敬自己也不曾少,平时常知县对自己礼敬有加,二人见面是称兄道弟,再有知州大人的面子,这个状一告就准。但不知官府办案也有一个底线,无证无据就无法立案。特别是杀人强抢这类大案,没有必须的要件是立不了案的。因而,毕元吃了毕门羹。毕元对他们说:“死人好找,杀了那几个外乡人就可以了。但青花瓷瓶可不好找,特别是给皇上进贡的上品,民间根本没有。”毕元这次着实急了。

元代这类能给皇上进贡的瓷器多产自官窑,但成品很少,多半是废品或有瑕疵。废品一般是砸了,偶尔有一点瑕疵的被偷出来,也属凤毛麟角,也不敢公开买卖。这可怎么办呢?当时写诉状时,就找了这么个理由,现在想改是改不了了,真有点骑虎难下的味道。不告了?用武力?除非倾全庄之力,或者联合倭人,此时倭人有求于我,毕元也想漂漂亮亮的拿下李海平,来个扬眉吐气。商量来,商量去,别无良策,大家还都觉得就是栽赃告状比较好,还是得找证据。

众人都默默无语,毕元在客厅里来回转圈子,不住的咳声叹气。

看着庄主这么着急上火,手下一个亲兵忽然开口:“不就是青花瓷瓶碎片吗?有!”

“什么?”毕元好一声大叫,客厅里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他,不敢相信。

只见那个亲兵不慌不忙地说:“我家过去有一只青花大碗,我爷爷像个宝似的藏着,本来你我也不想出此下策,但是庄主如此着急,我索性把它偷出来砸了,就说是青花瓷瓶碎片,谁能辨别出来是什么?老爷也就不用着急上火了。”庄主显敬意,老爷显亲切,小伙子还挺会说话。

“啊?真的吗?可救了驾了,你若真能办到,我奖给你一百两银子。”毕元觉得还真是喜从天降。

“能行,庄主等好消息吧。”那个亲兵说完,对众人一抱拳,就告辞走了。毕元看着人走了,就盼上了,“千万可别出差呀,神佛保佑,保佑。”他双手合十,两眼紧闭,口中念念有词。众人看着,都觉得好笑。

第二天,那个亲兵真回来了,大碗真偷出来了,砸成了碎片。毕元打开口袋,摸出几片细看,真是,真是青花!喜不自胜。“好!”毕元高叫,马上吩咐杀了四个外乡人。他带着青花大碗碎片与三千两银票赶到县衙。县太爷一见有了银票,眉开眼笑,又见有了证据,马上立案。传李班头带上衙役、仵作去毕家庄验尸,勘查现场。

仵作验尸,要填尸格单子,姓名一栏,毕元不假思索随便报了四个名字。所以事后问起他,都是谁?叫什么名字,是本庄谁家的,他自己也说不上来。特别是死亡时间,毕元没说,仵作也没问他,只是根据尸体的现状,推测出真实的死亡时间,据实填到单子上了。

立案了,诉状还是那原来的诉状,日期也未改动。

这毕元,虽有些霸道,未勾结倭匪之前,在整个京海县也还算颇有威望,尤其是对待手下,那是有口皆碑,不然也不会有亲兵如此舍得。真如当时人洪应明在他的《菜根谭》中所写:“教弟子最是要防出入,谨交游,否则一接近匪人,便是清净田中种一颗不净的种子,终生再难植一佳苗。”——草菅人命,做成铁案,以为万事大吉,其实是百密必有一疏,害人就是害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前因如此,李士林是很难确知了,背景复杂,想翻案的确不易。

县衙大堂,“这案子上报了吗?”李士林问师爷。

“州衙门已经知道了此案,来函过问,我只得上报了。只因你病了,才耽误下来,州衙门等着结果呢!”师爷汇报说。

“你是怎么上报的?”李士林问。

“我报说此案李海平嫌疑较大,已经抓捕到案,但还没有确切证据表明是李海平做案,待审明再报。”师爷又说。

李士林听了,他说:“说李海平作案得有证据,没有证据就不能说是他干的,那么,依照大明律,拘押了这许多日子,是不是我们得把人放了才行啊?”

师爷听了一愣,忙说:“现在还不能放,虽然没有他们作案的证据,但毕元告他,就说是他们干的,你怎么放?要想放,就得证明案子确实不是李家庄人做得才行。”

“嗯,我知道了。”李士林说,他想:如果此案不上报,自己可以专断。上报了,要翻案,得证据齐全。否则,上司会说自己受贿而乱判,这个案子不但不能平反,反而会牵连包括自己在内的更多的人,形成更大的冤案,那就得不偿失了,毕元也不会答应。

惊天大案,惊世奇冤,可偏偏要*这个假常喜来来平反此案,到底从哪里下手呢?李士林眉头紧皱,脸上浸出细细的汗珠,望着案卷发愣。

猜你喜欢

  1. 优质言情
  2.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