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短篇 > 爱是世间最烈的酒

更新时间:2020-01-12 09:22:51

爱是世间最烈的酒

爱是世间最烈的酒 苏贞 著

已完结 沈寰九,扶三岁 优质言情虐恋情深都市爱情现代言情

《爱是世间最烈的酒》主角沈寰九扶三岁小说,是苏贞著作的一本优质作品,文章主要讲述了:哪个女人不想要个长情的男人,我却在他的长情中水深火热。刚见到沈寰九那会,我还不知道他富到什么地步。他宠我护我骂我,是最烈性的人。我姐叫他九哥,而我,喊他姐夫。偷偷爱了他很久,后来我说想嫁给别人。沈寰九猛烈地吸着烟:“怎么这么突然?”我盯着他:“不好吗?”沈寰九赤着脚,眉头皱着很深:“那小子要敢欺负你,随时给我打电话。不管我在哪,都会赶来接你。”我咬牙说:“行。”可沈寰九,你知道吗?你才是我这辈子唯一的热忱。

精彩章节试读:

沈寰九的话让我没有任何防备,他只用寥寥几个字抽走些我的不安和困惑。

这一生都不会忘记,当睁开眼发现身处完全陌生的地方时,有个男人强势对我说,这里就是我的家!

心里想问太多又无从问起,最后只是傻愣愣地看着他说:“我,我姐呢?”

沈寰九睫毛很长,半遮着瞳仁,他挺直脊梁骨回道:“扶稻在楼下做饭,我先下去,一会把饭菜给你端上来。”

语声渐远,他已经走到门口,正伸手去拉门把。

“姐夫,我可以自己过去吃。”

沈寰九的脸微侧,沉默两三秒才说:“柜子里有衣服,喜欢哪件穿哪件。”

门开,门关。

房间里似是仍旧留有他的气息。

我环视着这间屋子,哪儿哪儿都和电视里演的那么好看。

柜子里满是崭新花哨的衣服,商标没有剪掉,我翻了一遍最后只敢套了件垫在柜子底的灰色长毛衣,还是高领的,我还真没怎么穿过高领毛衣,知足的不得了。

走到楼梯最底处一个台阶时,葱花在油里煸炒时的香气放肆涌出来。

我如是恍惚地向前走。

一楼,比我想象中要宽敞华丽,这种房子别说是睡一觉,就是在门口瞧一眼于当时的我而言也是种奢侈。

沈寰九站在扶稻身后,两人身高的差距让我觉得油烟味十足的画面仍然好看的像副画儿。

我傻傻笑出声,于是他俩齐刷刷看向我。

扶稻指了指我,吃惊地问:“柜子里都是新衣服你不穿,这毛衣是九哥的旧衣服,拿来垫衣柜的,你穿它干嘛呀?”

我一听,脸唰得憋红了,明白自己干了件蠢事。

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人还能怎样?

很多人无法体会,常常只要一句看似无谓的话就能把人的自尊打击得支离破碎。

扶稻把铲子交给沈寰九,解下围兜把我拉到一边说:“三岁,真不是我说你。九哥早让你跟我们一起来北京你不来,结果出了那档子事,九哥把你弄回来的时候……你衣服……你说你往后名声得多难听!”

我看着扶稻,心里哽了一下,毕竟那晚发生的一切我自己都不忍心提。

“没什么难听的。”关键时刻替我说话的人仍是姐夫,他站在灶前不急不忙地挥动锅铲,连他周身的空气也似乎令人向往。

扶稻可能是注意到我的眼神,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轻声说:“我丑话先跟你说前面,你可别存旁的心思,姐妹俩跟一个男人的事在大城市里可不兴。”

“姐!”我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扶稻严肃的神色瞬而转柔,她拍着我的手说:“我就是给你敲一警钟。你是我妹,既然来了北京,我这个做姐姐的一定会把你照顾好。”

我看着她,小心点头。

然而,寄人篱下的时候谁是真的对你好,谁压根没把你放心上,往往一目了然。

姐夫出差谈生意的一个礼拜我吃的多是些剩菜,姐把肉挑走了,菜留给我。她买了很多零食也都放到贴着天花板的那排柜子。我小时候没吃好,个子不太高,所以饿起来的时候站在椅子上踮起脚才能勉强够到。

我不明白姐姐前后为什么变化那么大,但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小事。

姐夫出差回来那天临时有个饭局,对方和姐夫好像一直有生意来往,因为是姐夫买单,所以扶稻拖着我也要过去。

扶稻给我换了身特别好看的衣服,我差点认不出镜子里的自己,有种飞上枝头当凤凰的错觉。

我们打车往酒店赶,在车上我问她和沈寰九是怎么认识又怎么好上的,她挑动了下眉梢说:“和你认识他差不多。”

我皱起眉头:“和我认识他差不多?”

“刚到北京总被人欺负,九哥碰上就替我出头,我们就认识了,再后来我死皮赖脸缠着他非让他和我试试,他被我逼得没办法就这样开始了呗,没听过女追男隔层纱呀?”扶稻说着说着自己都忍不住笑出声。

我忽然理解扶稻为什么会那么介意沈寰九关心我,兴许怕我会变成第二个让他心疼的人。可姐夫自己也说过,我对他来说只是个没长开的孩子。

扶稻照着镜子,一边擦口红一边说:“哎,就是九哥从来没和我提过结婚,可能也是觉得我年纪小。反正再过两个月我满岁数就逼他领证,九哥在北京混得不错,才二十四岁就已经是个外企老板。姐和你一样的出身,要是真能嫁给他就彻底翻身了。”

“嗯,翻身了。”我傻笑。

扶稻说:“你也聪明点,要是不给自己找条好路,你以后嫁给谁也只能由着奶奶说了算。”

我没再吱声。

下车后一种窒息的味道扑面而来。一路都有人带路,开口闭口都是“这边请,那边请。”

我像是看西洋镜似的一路愣到包间门口,要不是扶稻在身边,真想抽自个儿一巴掌看看是不是做梦。

服务生给我们拉开包间的门,沈寰九的身影一眼就入了我的视线,他身边坐了个五六十岁眼睛笑眯眯的大叔。

明明姐夫和那人同样穿着白衬衫,那衣裳穿在姐夫身上魅力十足,穿那人身上却像个颠勺厨子。

扶稻让我坐大叔身边,还在我耳边说一会哄大叔认我做干女儿。我当时没多想,谁知姐夫放下茶杯,忽然低喝说了句:“三岁,你坐我身边。”

我永远都会记得扶稻那个吃惊又失落的表情。

一共就四把椅子,俩男人是挨着坐的,姐夫让我坐身边,等同把扶稻推到大叔那。

“九哥!”扶稻瞪大眼睛。

我顿觉气氛尴尬到极点,忙说:“姐夫,我去坐大叔身边。”

沈寰九很有威慑力地横了扶稻一眼,伸手就把我拉到椅子上,有些动怒地说:“你就坐这!”

“沈总,不就一个位置,谁坐我身边都不打紧,不打紧。”大叔笑得爽朗,随后冲我姐笑,拍拍自个儿身边的那把空椅子。

我心抖得厉害,悄悄握住桌布,手底下全是汗。

“沈总啊,你就是会享受,身边的丫头还嫩得很啊。真行!”

也不知道大叔是没眼力见还是在故意打趣,总之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以为姐夫会第一时间解释,可他什么都没说。

好几次沈寰九都在给我夹菜,姐姐瞪着我,然后说要上厕所,出门就再没回到桌上。她什么都没带,包和手机后来还是我提回来的,姐夫不知道在气什么,硬是没出去找。

那时,我们都以为姐姐很快就会回来,可她却永远回不来了。

陪姐夫去警察局认领尸体是隔天的晚上。

警察给我们看监控。画面里清晰记录她出事的全过程。货车冲过来没刹住,肇事司机撞了人就逃,扶稻被抛起十几米又重重摔下。因为没有及时证明她身份的东西,出事地点也没人认得她,所以到这会儿才联系上家属。

我们脚步沉重地走进停尸房,一时间谁也没勇气去靠近那张chuang,扶稻的死留给我们的并不仅仅只是悲伤。

办完葬礼那天奶奶边哭边拍**说扶家没指望了。她向来小心思多,一个劲把我往姐夫怀里推,扯着喉咙叫唤道:“姓沈的,扶稻会走和你脱不了干系,我们扶家你总不能就这么撒手不管了!”

猜你喜欢

  1. 优质言情
  2. 虐恋情深
  3. 都市爱情
  4. 现代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