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悬疑恐怖 > 朱砂如血

更新时间:2019-09-02 19:10:07

朱砂如血

朱砂如血 张语熙 著

已完结 刘鹏,刘芸芸 灵异探险恐怖悬疑

《朱砂如血》是张语熙著作的最新完本的悬疑小说,主角刘鹏,刘芸芸小说故事内容精彩绝伦主要讲述了:舍友是个同性恋,想要我做她女朋友。我拒绝之后,被传言说是个坐台女,我想要找她理论,可是深夜却被侵犯。最后我发现侵犯我的,不是人……

精彩章节试读:

  

  难道偷溜进我房间的是个变态?他会不会再来?

  我开始害怕,觉得这件事可能真的不是旅店保洁做的。

  为了自己的安全,我下楼找到前台,要求查看这半天的监控记录。

  前台小姐非常不情愿,想要拒绝我。但是也许是被我刚刚威胁要报警的事吓到了,她最后还是打开了监控让我看。

  奇怪的是,监控上没有显示任何人偷偷进了我的房间,还偷走了我的睡衣。

  难道他是从窗户翻进来的?我在心里想。

  “看到了吧,根本就没有人进过你的房间!”前台小姐语气很不好地说。

  我没心情理她,转身上楼回了房间,头朝下扑在枕头里,只觉得身心俱疲。

  今天半天发生的事已经超出了我的承受限度,为什么我要摊上这种事?被害的退学不说,连身子都……

  我拼命摇了摇头,想把那件事从我的脑袋里剔除,绝对不要再次想起来了。

  这时候是下午五点,阳光已经开始退去温度,可还是明晃晃挂在天上。我把窗帘拉开,整个房间都亮堂得不得了,这让我的心情也稍微好了点。

  透过窗户,我看到对街有家炸酱面馆,门外的笼屉里蒸着热气腾腾的包子,这幅场景让我的肚子不由自主咕噜叫唤起来。

  我这才想起来,从早上开始我就没吃过一点东西,难怪现在头晕脑胀的,原来是低血压犯了。

  傍晚太阳落山的速度就像被人按了快进键,等我从面馆里出来,街道两旁的路灯已经全部亮了。这条街是当初城市规划时被落下的部分,不管是楼房还是小餐馆,都显得十分老旧。

  我从面馆往旅馆的方向走,这条不算太长的路段上有六个路灯,其中三个已经坏掉了,还有一个闪烁着不定的昏黄色灯光,还发出“刺啦”“刺啦”的电流声,让我觉得它下一秒就要彻底灭掉。

  低着头快速走过两个路灯之后,我不经意间看到右前方的路灯杆底下站着一个男人。

  他靠着路灯杆,一副放松的姿态,影子被路灯投下来的光拉得老长,延伸到了我的脚底下。

  灯罩因为无人清洗,被厚厚的污垢和各种死掉的小虫子黏满了,这让我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五官全部隐没在黑夜里。

  但是我就是能感觉到,他一直在盯着我看。

  我不想多管闲事,这么晚了我一个女生单独在外面,还是不要跟陌生人交谈的好。

  我走过那根路灯杆,眼角的余光看到那个男人也站直了身子,慢悠悠地跟我朝同一个方向前进,这让我很介意,可是路不是我家的,我总不能不让他走吧。

  没办法,我脚下步子动的飞快,大步朝前走,直到听不到那个男人的脚步声,旅馆也到了。

  前台小姐大概已经对我有意见了,耷拉着眼皮不肯跟我打招呼,片刻之后又抬头看着我身后,眼神就是不肯跟我对上。

  我就这么招人嫌?

  我在心里嘲讽着自己,听到前台小姐用那种故意装出来的甜腻的声音说着“晚上好,先生”,走上了楼梯。

  今天折腾了一天,我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好好洗个澡。因为我总觉得教导主任死时那些溅到我脸上的鲜血还在,血腥气在我鼻头萦绕不去,让我浑身别扭。

  我住的这间旅馆房间不大,进门有一个小小的玄关,右手边是一整面镶在墙上的全身镜,镜子前面是衣架,左手边就是洗手间。

  脱掉衣服挂在衣架上,我走进洗手间关上门,打开了花洒。温热的水安抚着我的身体和神经,让我全身都放松了下来。

  就在我准备洗头之前,突然觉得眼前有一道黑影晃了过去,吓得我一激灵。等我抬起头来,那倒黑影还投在洗手间的磨砂玻璃门上。

  我心脏“砰砰”跳着,抓住角落里的扫把,藏在门后面,猛地把门打开,可门外却空无一物。

  我愣了愣,难不成是见鬼了?

  不过下一秒我就笑出了声,原来那道黑影是我挂在衣架上的大衣。这可真是自己吓自己。

  我摇了摇头,抱着自己光溜溜的身子打了个冷战,又忙不迭地跑回洗手间锁上门,开始洗头。

  等我冲干净头发,整个洗手间已经都是白茫茫的雾气,混着洗发水的香味,在这密不透风的小屋子里,让我生出几丝睡意来。

  我扯下挂在一旁的**围在*前,准备出浴,洗手间的门后面却又出现了一道黑影。

  原本我还以为仍旧是我的大衣,不过我仔细看了看,这道影子似乎更细一些?

  “有谁在外面吗?”

  我大声问了一句,之后没有人回答我。

  我咽了咽口水,重新操起扫把,一把把门拉开,却看到我丢掉的那件内衣正挂在门上,因为我的大力而晃晃悠悠的。

  “谁!”我顾不上自己还围着**,连忙把房间门打开往外看,可是狭长的走廊上却空无一人。

  是那个小偷又来了?他为什么要把我的内衣挂在门上,难道是为了恐吓我?他想要做什么?

  愤怒和不安的感觉在我心中交织,最后我还是换上睡衣跑下了楼,敲了敲前台的桌子,对前台小姐说:“我需要找你们经理!”

  “又找经理?”她冲我翻了个白眼,还是打电话把经理叫过来了。

  我愤怒地向经理说明了情况,要求他明天必须解决这件事情。也许是我的语气太尖锐,表情太吓人了,经理一直擦着脑门上的汗,冲我连连点头。

  结果等我准备回房的时候,听到前台小姐在跟旅馆的另一个服务生小声聊天,说:“居然还冤枉小偷把她的内衣偷走了,我看啊,她就是个不检点的女人!要不然怎么会带男人来旅店开房!”

  “你说什么呢!”

  她是不是从网上也看到了那些照片?认出了我,所以才对别人说我的坏话?

  我生气地走过去,瞪着她。

  前台小姐看到我了,有点心虚,眼神闪烁了几下,不过很快又冲我冷哼一声,把我推开,说她要下班了,下班时间不负责为我提供服务。

  我还想跟她争论,可她已经背上包昂首挺%地离开旅馆走掉了,我也只能作罢,不过还想着明天再见到她的时候要好好训斥她一顿,让她不要再在背后说我的坏话。

  这次合上房间门之后,我把沉重的衣架和电脑桌都搬了过去,把门死死顶住,这样就没有人能偷偷溜进我的房间了。

  时间已经不早了,可我躺在chuang上却怎么也睡不着。chuang边的窗帘被风吹了起来,拂到我的脚上,微痒的感觉让我忍不住缩了缩脚趾。

  我下chuang去把窗户关上,又躺回来,忍不住琢磨,下午出门之前我不是把窗户锁上了吗?难道说我当时饿过头了,忘记锁了?

  想着想着,我觉得有点困了,就去把房间的灯关掉,只留下了玄关的三盏小灯,微微发着光。

  这光芒让我安心,我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半夜,我迷迷糊糊地爬起来上了一趟厕所,再躺回chuang上很快就又意识不清了。即将彻底睡过去的时候,我觉得好像有水滴到了我的脸上。

  我还以为是刚刚洗手之后没擦干净,随意地用手背抹了两下又要接着睡,可是过了没一会儿,脸上又觉得湿乎乎的。

  我被这感觉弄得没办法安睡,只能皱着眉头伸手去够chuang头柜的纸抽,抽出两片来胡乱地抹了两把,扔到了一边。

  这下终于没有东西扰我清梦了,我觉得两秒钟之内自己就睡着了。

  然后我做了个梦,梦到我还在今天中午站的那个天台上,一只脚跨在栏杆外面,内心满是绝望,想要自杀。

  可是这个梦里没有来拉我一把的叫周恒的男生,而我自己不知道哪里想通了,突然觉得这么做不对,要把脚缩回来。

  可是从身后传来的一股大力拉扯着我的头发,让我不能往后退。我拼命地跟那股力量搏斗,不让他把我推下去。

  后来我觉得自己突然有了很大的力气,猛地从栏杆外侧翻回来,那个推搡着我的人就像电影里播放的那种慢放画面一样,像一包沙袋,从天台摔了下去。

  我扭头就想跑下楼梯,但是楼梯口却突然消失不见了,我的脚下是一片水泥地,身边出现了一群同学围着我,脸上带着惊恐和厌恶的表情,对着我指指点点,说我是个杀人犯。

  我大喊我不是杀人犯,他们下一刻都抬起胳膊,指着我的身后对我说:“看,他就是你杀的!”

  我转过头去,教导主任正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他的脖子已经摔断了,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支撑着摇摇欲坠的头颅。

  他的**骨折,惨白的骨头从小腿肉和西装**里斜插出来,还带着嫩红的肉丝。

  我想辩解,教导主任不是我推下楼的,可是我却突然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

  教导主任的尸体很快就被从他身下汩汩冒出的鲜血染红了,那些血液慢慢流淌着,方向却都朝着我!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2. 恐怖悬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