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娇妻在下:国民老公好闷骚

更新时间:2019-10-09 11:36:49

娇妻在下:国民老公好闷骚

娇妻在下:国民老公好闷骚 锦书 著

已完结 纪彦庭,钟情 优质言情虐恋情深都市爱情

娇妻在下:国民老公好闷骚主角纪彦庭钟情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故事内容写的很是精彩,人物描述的细腻到位。三年前,他们即将订婚的时候,她在前一晚来退婚了。她说:“对不起,我跟别人睡了。”三年后,他回来,第一个碰上的就是喝醉酒的她,纪彦庭冷笑,这真是上天给的好机会。钟情醒来的时候,纪彦庭赤裸着上身拿着自己的白衬衫打转,一派戏谑:“钟情,你告诉我,为什么三年前失身的人还会有处子血?”钟情脸色涨红:“我来大姨妈了好吗?”

精彩章节试读:

纪彦庭的话,轻轻的在钟情的耳边想起。只是明明很柔和,却让钟情平白升起无尽的冷意。

猛然感觉到*前一阵凉意,钟情垂眸,一眼便看见纪彦庭的视线死死的盯着自己%.口的位置,因为刚刚拉扯的缘故,那里,已经血迹斑斑。

钟情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抬头,一眼便看见面前的男人,此时错愕的目光中,似乎还夹杂着丝丝心痛。

是错觉吧。钟情晃了晃自己的脑袋,他真的知道心疼的话,哪里还会有刚刚的事情发生。

“是不是如果我没有看见,你就打算这么一直忍着?”纪彦庭此时的口气,就像当初自己对他说,她和别人睡了时,他的反应差不多。

很冷淡,没有任何的感情,好像自己是个陌生人。不,或许依着纪彦庭杀伐果断的性格,那个时候或者现在这个时候的自己,对于纪彦庭而言,就是一个陌生人也说不定。

微微偏头,钟情不想再理会这个男人。

可是没有成功,下巴,被一直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轻轻的固定住了,随意,那手指微微用力,她便再也无法自已,迫不得已的转向纪彦庭这边。

“怎么,如今连话都不和我说了,钟情?”纪彦庭此时的声音,就像是来自地狱一般,竟然不怒反笑,“既然这样,我又何必再怜香惜玉呢?”

说完,纪彦庭竟然伸手轻轻的扯着钟情的右手臂,顿时拉扯着伤口又是一阵刺痛。

“纪彦庭,你变态。”钟情咬牙切齿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她知道他是故意的,他就是希望自己疼,他从来都不想要她好过。

“我变态?”纪彦庭重复了一遍钟情的话,随后,嘴角轻轻扯出一抹讽刺的笑容,“如果我是变态,那么,钟情,你就是变态的女人。”

说完这句霸道的话,纪彦庭猛然俯身,唇重重的印在钟情的伤口上,继而慢慢的**着,像一只不知餍足的野兽。

钟情心中顿时一阵惶恐,她看着身上的男人,猛然意识到自己现在或许是真的逃不掉了。

“纪彦庭,我不是你的女人,从来都不是,以前到现在,都不是。”

钟情知道,自己现在不应该再惹怒纪彦庭的,可是心中就是一阵不爽,他让她痛苦,她也不想让他好过。

“不,情情,你是我的女人。”纪彦庭的呼吸慢慢的加速。

“我不是。”依旧是固执的否认。

果然,像纪彦庭这样的天之骄子,怎么可能忍受一个人一直的拒绝?

他猛的从钟情*前抬头,双眼赤红,怒火几乎要燃烧了这里的一切:“那么,钟情,你告诉我,你是谁的女人?裴承远吗?不要忘了,你们已经离婚了,离婚证,甚至都是我亲自帮你们办的。”

钟情这一次,没有再逃避纪彦庭进盯着自己的眼神,只是嘴角一抹讽刺的笑容,看着面前的男人:“纪彦庭,我和裴承远,最起码还是有过一纸婚约,你呢?你不过是拿我当做你泄欲的工具而已?”

“你真是这么以为的?”不知道纪彦庭想到了什么,此时他听见钟情的话,眼神甚至都平静了下来,如冰一般,看着钟情。

钟情没有说话。

“既然钟小姐都这么说了,不应了钟小姐的请求岂不是白白耽误了现在的大好时光?”

说着,双手再钟情的身上游移,不断的点火。

只是钟情却定住了,脑海中一直回荡着刚刚纪彦庭叫自己的称呼,钟小姐…即便是三年前,甚至重逢后,他再生气都不过是暴怒的称呼自己一个女人而已。

如今,钟小姐,真是一个疏远的称呼,他真的只是把她当做泄欲的工具而已了。

……

如果说,上一次可以解释自己是在醉酒的情况下,和纪彦庭发生了关系,那么这一次,钟情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样的借口。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这一场男女之间的战争,终于落下帷幕。

纪彦庭去洗澡了,留下钟情一个人,静静的躺在chuang上,看着富丽堂皇的天花板,心中猛然涌上来一阵无力感。她知道,自己是不可以推脱的,因为在看见纪彦庭死死抓着下面的chuang单,也要照顾自己伤口的时候,她便已经再也装不了冷漠了。

几好像堤坝被打开了一个小窗口,紧接着,所有的洪水,倾泻而出,覆水难收。

她这样的身份,他那样的家世,他们之间经历的那么多的事情,横亘在二人中间。这样的感情,足以让自己毁灭。她这样想着。

她明明才想要远离他的,只是有的时候,心,不听话。

静静的躺在那里,钟情听见浴室门打开的声音,紧接着,是一阵沉稳的脚步声,身体竟然不自觉的微微一颤,紧接着,竟觉得心中一阵尴尬,她还没有想好用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这样的情景。

匆忙闭上眼睛,钟情做出一副熟睡的样子,只是耳朵却竖了起来,紧紧的听着那边的动静。可是,除了浴室门被关上的声音,便再也没有了其他的动静,紧接着,钟情听见一声烦躁的低咒声,门被大力的关上了。

钟情顿时便睁开了眼睛,目光复杂而愤愤的看着门口的方向。

这算什么?一言不发便转身离开,他真的把自己当做那种人?很想冲下去质问那个男人,可是猛然想到,那个男人说过的话。泄欲的工具……说不定自己下去,只不过是在自取其辱而已。

静静的闭上眼睛,钟情不断的勒令自己不要再想了,可是,依旧颓然。

“砰”的一声,门再一次被人大力的推开,紧接着,便是一个看起来异常暴躁的身影。

“霹雳吧啦”一阵盒子碰撞的声音,紧接着是脚步声的接近。

“女人,我知道你在装睡。”纪彦庭的声音传来。

钟情心中微微顿了顿,只是,却没有理会。

“喂,你睡姿可没有这么好看。”这一次,纪彦庭不只是说说了,而是上前,将钟情盖在身上的空调被狠狠的掀开。

钟情感受到纪彦庭的力道,一早在心中积郁的烦躁与疼痛顿时爆发出来:“纪彦庭,你有完没完?怎么,还嫌刚刚要的不够,让我这个泄欲工具接着帮您泄火吗?!”

声音凄厉,字字泣血。

说完,钟情便狠狠的从纪彦庭的手中将被子夺过来,而后,不由分说的覆盖在自己身上,甚至连脑袋都没有幸免,整个人蜷缩成小小的一团。

显然,纪彦庭也被这样的钟情吓到了,眉头紧皱的看着面前的女人:“你就是这样看我的?”

“不然呢?”

“女人,牙尖嘴利可一点也不讨好,你要是再说一句让我不开心的话,我一定会让你知道,我刚刚是有多么收敛。”

这句话说完,纪彦庭的手便以极快的速度,将覆盖在钟情身上的被子拿开一部分,顿时,*光乍泄。

纪彦庭的眸光顿时微微一沉,他没有想到,自己方才的“杰作”,这么**,以及……令人血液喷张。

钟情**露出来的一大片肌肤,此时上面布满了青紫色的痕迹,以及,暗红色的吻痕。很是醒目,却也异常的吸引人的眼睛,让人忍不住将她抱在怀中好好的疼爱。

注意到此时纪彦庭的目光,钟情偏眼看了看自己的身上,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她没有想到,刚刚的那场事情,竟然这样残暴。

猜你喜欢

  1. 优质言情
  2. 虐恋情深
  3. 都市爱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