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锁魂咒

更新时间:2019-11-28 17:49:15

锁魂咒

锁魂咒 知晓 著

已完结 张锦枝,张云 灵异探险精品短篇恐怖悬疑

《锁魂咒》主角是张锦枝,张云的小说,是由大神知晓著作的一本文笔极佳的优质作品,内容讲述了天地万物,纯阳为仙,纯阴为鬼。根据天干地支的规律和冲合,人的生成八字在一个天干甲子和一个地支十二伦序里,四柱根据时序定阴阳。一人八字里阳字越多,命便越大,但人的生辰八字四柱里出现一个阳最多,出现两个阳的很少,而出现三个阳的,一个甲子六十年也难得遇见一次,世人称此半仙半人之人为纯阳人。

精彩章节试读:

“好了,你先起来吧,我们去帮你把他弄走就是。”张老头叹了口气,拉着锦枝回了酒店。

只是张老头还是不明白,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情况。基本上,人死了鬼魂一般是没有什么能力的,但是横死的不同,灵魂带有怨气不能投胎,而且是会产生一些小神通的。这些鬼魂一般通过鬼遮眼之类的小把戏害死人,这样有了替死鬼消了自己的怨气就好去投胎了。基本上最大的本事也就是鬼吹灯鬼遮眼鬼压chuang鬼打墙了……能上人身的都算是相当厉害的了。

还有死了能有神通的,就是死之前已经有些修为的。这一类就比较高级了,不管是修的正道还是邪魔歪道,都是普通人难以招架的存在。头疼的是正道的一般不会出来害人,再修炼个几年参悟了,说不定就度化成了鬼仙了。但是邪魔歪道就不同,可由高人烧符请天兵收服。不过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有特别厉害的角色,三楼的那个主也没到这个档次。

等夜里锦枝已经熟睡的时候,张老头已经在宫小姐家的别墅下了。

虽然这样会一直担心锦枝,但是午夜十二点是阴气最重的时候,张老头实在不愿意锦枝陪着他冒这个险。

打开了房门,屋子里的阴气重地吓人。周围一片寂静,寂静到楼上皮球落地的声音都清晰可辨。咚……咚……咚……就像是一个小孩,在和那个皮球玩耍。张老头沉了沉气,掏出了铜钱剑。然而就在张老头踏进房间的一瞬间,阴气忽然像第一次来的时候一样,瞬间消失。就连楼上的皮球落地声都渐渐地消失了。

还是没练到家啊,张老头心里得意地想着,默默地收起了手里的家伙。

张老头开了灯,搜寻起屋子里的所有东西。五百多平的房子,简直把张老头找到吐血。然而就在二楼最大的那间房里,梳妆台上木盒中赫然放着一根小孩的肋骨。

妈了个鸡的,那个女的又骗了老子一次。

张老头不知道,就在他因为宫小姐骗了他而愤愤不平的时候,酒店里的锦枝陷入了四十几年来最深沉的绝望之中。

锦枝的梦,在一片冰凉的湖水里。

天真冷啊,冷地水面都结了冰,冷地让人从头到脚都冻地失去了知觉。其他人都去哪了呀,怎么周围只有我一个人。

“谁?”后面好像有人,锦枝喊了一声,回头看,身后只有一片白茫茫的雪地。忽然,不知谁推了她一把,锦枝一个踉跄跌进了湖里。湖水真是凉啊,锦枝四肢都好像被冻在了水里。她想喊人,却喝进了几口湖水,寒凉彻骨的水冷得好像穿破了肠胃。她拼命地挣扎,窒息得快要死掉了。

岸上忽然站了一个女人,那个女子肤若凝脂貌胜杨妃,正一身华衣美服端正地站在那里,她发髻上步摇的流苏前后晃动着,看上去高贵而冷艳。

“妙纮姐姐……救我!妙纮姐姐……救我!”锦枝看到岸上的女人,欣喜地快要流出泪来。她大声地呼喊着,告诉自己再坚持一会马上就会有人救她了。

可是岸上的女子看着痛苦挣扎的锦枝,满意地扬起了嘴角。

锦枝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女子,她的全世界,轰然倒塌。

以为会得救的欣喜一瞬间跌落到谷底,绝望和凄凉从心底蔓延至全身。

她忽然不挣扎了,也不哭喊了。她闭上了眼睛,任由寒凉彻骨的湖水一点一点地吞噬着她的身体,任由窒息的痛苦一点一点地麻木她的知觉。

午夜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了,锦枝忽然从梦中惊醒。绝望的感觉还在,窒息的痛苦还捆绑着她的全身,只是眼前的景象,却是在酒店里了。

锦枝擦了擦脸颊的眼泪,抽泣着在黑暗中跌跌撞撞地跑到了张老头的房间。可是张老头不在,甚至被子都是铺好的,根本没有翻过的痕迹。锦枝瘫坐在张老头chuang边,失声痛哭。

“锦枝,发生什么事了!”张老头回来,看到走廊上瘫坐在墙角满头大汗泣不成声的锦枝,心都碎了。

“师父!”锦枝喊了一声张老头,伏在他的怀里,眼泪夺眶而出。

“锦枝别怕,师父在,快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张老头看着哭得撕心裂肺的锦枝,自己也湿了眼角。

“我找你……你不在房里……我还以为你不存在……”锦枝抽泣着,张老头就站在她眼前,可她还是怕。

张老头抱紧了锦枝,心被人揪起来一样得疼。

“锦枝不怕,师父发誓,以后再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我发誓!”

锦枝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不停地抽泣。

等两点的钟声敲响时,锦枝渐渐地平复了心情。张老头看了看她枕边的冰玉,那条血红的苍龙已经完全消失了。

张老头把锦枝扶回了房,温柔地讲着各种各样的故事哄她睡觉。锦枝一直睡到早上九点,张老头也一直在她的chuang头守到了九点。

张老头曾经想过,壁画上所描绘的一生太过沉重,如果可以,他永远都不希望锦枝背负那样凄惨萧条的一生,那个连死都只能葬在极凶之处的一生。可是不愿意又能如何呢?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上天总会在你终于淡忘了拼命想要忘却的悲伤时,给你突如其来的致命一击。

“师父,谢谢你。”锦枝睁开眼,看见在chuang头端坐的张老头,眼泪兀自地滑落了下来,“昨天我去找你,可是你不在,我好害怕其实你根本不存在,一切都是我的幻想……”

张老头摸了摸她的头,温柔地说:“怎么会呢,丢下你是我不对,师父保证以后绝对不会让你一个人,哪怕是刀山火海,我们师徒俩一起面对。”

锦枝擦干眼泪点了点头。

张老头正想跟她说冰玉的事情时,门响了。张老头帮锦枝掖了掖被子,起身去开门。然而就在张老头看到门外的那个女人时,轰隆一声又摔上了门。

自己想死,那你就去死吧。

等锦枝起chuang收拾好了,张老头打算带她一起出去买手机。原来那个手机昨天被张老头一怒之下扔了,现在想想没手机还真的不行,不然昨晚锦枝打个电话给他也不至于一个人蹲在走廊哭两个小时。

锦枝开了门,宫小姐竟还站在门外。

看见锦枝开门了,宫小姐立刻跑过来死死地拉住了锦枝的衣袖,泪水模糊了她的眼眶,她脸上的阴气又更重了几分。这个电视机里耀眼的国际巨星如今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妇人。“张妹妹,我求求你,你去求求你师父吧,昨晚它又来找我了,求求你们救救我吧。”锦枝被她声泪俱下的哭诉吓蒙了,一时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张老头从锦枝的背后走到了她的前面,抓起宫小姐的衣袖一下子把她拉着锦枝的手甩了出去。

“既然当初你选择了用后半辈子的不得好死换前半辈子的锦衣玉食,那便要接受当初你自己选的结局。”张老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冷冷地说。

宫小姐愣在那里,满脸的错愕。

“你养的那个主,已经自己练出了修为,没想到吧?以前他是多么百依百顺乖巧听话啊。”

那个一度温柔爱笑的耀眼明星,忽然瘫坐在地上,泣不成声。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2. 精品短篇
  3. 恐怖悬疑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