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短篇 > 真命天凰

更新时间:2019-12-02 19:23:19

真命天凰

真命天凰 詹思斯 著

已完结 鸾七,飞凤 玄幻修仙优质言情精品短篇

真命天凰主角是鸾七,飞凤,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鸳鸯需成侣,比翼鸟成双。但凡鸟类,多忌单身。可见,单身是一种病。有病就得治,这几乎是所有拥有生命的人事物的本能,当然此是排除了一心向往解脱的那一类生命体。鸟类中最为高贵的凤凰一族,单身了就会死掉,凤求凰啊鸾求凤,不能脱单的就会得一种病叫孤鸾殇。

精彩章节试读:

他的外衣,淡淡的木香,外衣底下,少女小声地说:“风又大了。”她的膝盖上,软了一大片,热热的,湿湿的,然后剩下凉凉的,一片水渍。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可以攒足失望离开;然而喜欢一个喜欢自己的人,而自己却不可以喜欢的人,则会攒足不舍痛苦地离不开,最终只有增加的痛苦和自我矛盾。

“小贝,昨晚哪儿玩啦?”鸾七戏谑地调侃吉贝。

吉贝也会脸红,难得难得。

“我们都看见有个美人哦!”凰儿甜甜地蹭前去说。

吉贝突然重重地拍下桌子:“大丈夫扭扭捏捏像啥样!那是我吉贝的情人,很快就是我的妻子了!”

鸾七,飞凤和凰儿三人听罢一齐鼓掌!“喔!恭喜恭喜!”

凰儿捞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递给吉贝,说:“吉贝,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吧,我最爱听这些浪漫的事情了。”

吉贝破天荒地脸又红了一下。他饮了一口茶,给他们讲起来……

那个美人叫伍蓝云,是黎族公主。而吉贝,乃黎族将军,自来都是英雄配美人,公主与将军也是自然不过的了,只那么轻轻一眼地对合,将军落入美人心房,美人让将军沦陷。

那日,她在湖畔散步。

那日,他知道她会在湖畔散步。

那时,她松松地系了一个小髻,余下的头发任其披散。

那时,他怀揣着一个鹿骨杈,在一棵橡树底下只等着她路过。

的确不出他所料,她来了。他悄悄地走到她身后,用尽浑身的温柔,说了一句:“公主,你的发钗掉了。”

她转过头,迷离的眼神似乎会散出一股雾气,将他给缠绕得透不出气。但是他没有忘记自己的计谋!在她转身的一刹那,原本就会功夫的他,这点身手算得上是雕虫小技。

他递给她钗子,她羞涩地接过钗子,愣了一下,随即荷花绽放般的笑容在她的脸上弥漫,她低低地应了一声:“谢谢你,吉贝将军!”

她居然知道他是谁,握在他手中的玉钗狠狠地在他手中刻了一个印,正如蓝云公主狠狠地在他心中刻了一个印。

她随意地拨了拨自己的头发,三两下又弄出了一个小髻,将那把鹿骨钗插进了发里。她用食指点了点鹿骨钗,回过头来一笑,自然不用再解释这个笑有多迷人,到底有多醉人吉贝他说不出来。他只记得她笑着说,“我知道这是鹿骨钗。”

这之后的事小贝说你们也猜得到,他只是又讲了一下鹿骨钗的意义,是黎族的定情物。

凰儿一杯一杯地给吉贝倒茶,吉贝也回忆那段日子回得忘情,一杯一杯地接过来喝。

突然,吉贝将茶杯用力地敲了一下桌子:“你这丫头给我灌了多少茶水!”

凰儿吐吐舌头,偷偷地说:“我就不明白他家的桌子和杯子怎么那么耐用?老是被他这样敲打还不会坏?”

飞凤笑了,她不经意地用手摩挲着自己头上插着的那只鹿骨钗。她此刻的小动作,全入了鸾七的眼。

孚念孚的夜游盛会过后,便是放寮的日子。黎族少女成年后都会住在寮房,是个专门情歌互答的地方,心怡的情伙子可以去少女的寮房,甚至留宿,父母不禁,即为放寮。

吉贝自然特别地装束了一番,襟无领的海蓝色上衣和红黑分层的长裤,缠着黑布头巾,插着金稻色雉翎,倒也是飒爽美男子一个,带着海的气息,风风火火兴高采烈地迈步往蓝云的寮房。

蓝云自然免不了也要梳妆梳妆。顺着的一头乌发,额边贴着花钿,依旧是轻轻的一髻,特别是那支鹿骨钗。薄薄的红纱裙,很普遍,特色却在红纱裙是露背的,而蓝云白湛的背部赫然突兀着一朵蓝色的鸢尾花,显得神秘**人,纵使黎族都有文身,蓝云公主的却如此娇艳!

门被敲了几下,蓝云胡乱地摆好妆台,跳着步子去开门。一股海的气息涌进房来,是那么恬静,那么醉人!

“你今天好有气质!”蓝云甜甜地说,坐在圆凳上,手撑着下巴倚在桌面上,眨着眼睛看他。

吉贝翻开头,不看她:“莫非以前我是没有气质的?”

“你当然是有气质的。”

“那是。”吉贝稍稍偏过头来看她,其实他还是不太敢正视她,尤其今日她浑身都让他觉得刺眼,太亮了。

“平时那种气质叫傻气。”蓝云轻轻地笑起来,清脆如风铃。

吉贝想要瞪她一眼,这丫头拿他开唰。末了,他还是转过头胡乱生着闷气。其实他也并没有气,就是在她面前控制不住的孩子气。诚然,将军类的人物气量自然不是这个度。

她转到他面前,轻纱拂过他的手臂,酥酥痒痒,勾起了他浑身的火。她拉过他的手,自己的下巴托在吉贝的手上,就那么静静地瞅着他。

吉贝不知道该将目光逃向哪里去,她又站起来了,背对着他。那背部艳丽的鸢尾花灿烂无比,绽放得一览无遗。有个国度将蓝玫瑰比作蓝色妖姬,他觉得此时有另一个真实的蓝色妖姬站在他面前。

吉贝哼着鼻音,沉沉地说:“你在考验我的定力么?”

蓝云莞尔一笑,不说话,解下了头上的鹿骨钗,一头乌发泻落下来,及腰的长发恰好若隐若现地挡住了她白嫩肌肤镶嵌着的水蓝蓝的鸢尾花。可是这么一挡,无名火更是燃得旺了。正如蒙着面纱的少女更让人想要一探究竟,乌七八黑的小洞穴会强烈地挑起猫咪的涉猎心。吉贝终归还是站了起来,一把背后拦腰抱住了蓝云。

“这样就看不到了。”吉贝语气粗粗地,似乎有些空气不大流通。

怀中的少女挪动着转过身,吐气如兰:“吉贝,我爱……”

不等你字出口,已被他蛮横地用唇封锁住了。铺天盖地的晕眩感,吉贝的手无意识地撩起少女的长发,触碰到那冰凉的肌肤,她今日怎么就穿得这么清凉。是的,清凉,吉贝停住了吻,也停住了手,他的头脑顿时也清凉了,喘着重重的气,说:“你刚想说什么来着,公主?”他松开了圈着她的手,退后了几步,“公主,恕吉贝失礼。”

蓝云眼里掠过一丝受伤,吉贝心里一震,只听得她说:“你不要过来,让我说完。吉贝,我爱你,我知道我是公主,但你也知道今日是放寮,你既然来了我的寮房,我们又两情相悦,你觉得你还要因为身份而……”

堵住一个人讲话最好的方式,或许就是吻住对方了。蓝云圈住了吉贝的脖子,舌尖的温热让空间中仅存的些许理智全部融化。吉贝捧着蓝云的头,俯着吻她,他又觉得低着头有些累,手滑下蓝云的脖颈,想换个舒服一点的姿势。手指无意中绕过她的脖颈缠住了一根棉带,他想摆脱手指中的棉带,微微一抽,少女本就薄得轻飘的纱衫顺势脱落下来。他们贴得太近,吉贝也是半身赤膊,那一身的柔软,微微地带汗,有些湿湿地摩擦过他的*脯。他本能地抱紧少女,拦腰一个公主抱,少女羞怯又满足地眉眼含笑,吉贝轻叹一声,只留下帏帐翩纤。

夜,当它是美好的时候,它便显得那么短。窗外的亮光不尽人意地闯进来,竟已是清晨了。

“蓝云,你不嫌弃我只是一介将军,一个粗人?”吉贝抚着蓝云的脸颊。

“你都在我寮房留宿了,你此时说这话岂不伤我?”蓝云撅起嘴。

“那还不是公主你穿得太过了?”

真命天凰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玄幻修仙
  2. 优质言情
  3. 精品短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