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嫡女归来:摄政王爷欺上门

更新时间:2020-06-30 10:34:24

嫡女归来:摄政王爷欺上门

嫡女归来:摄政王爷欺上门 幽煌 著

已完结 甯修远,云知欢 重生小说女强小说穿越小说

《嫡女归来:摄政王爷欺上门》主角是甯修远云知欢,由网络大神幽煌著作的一本穿越类小说。云知欢重生了,这一回她势要将曾经伤害过她的人血债血偿!

精彩章节试读:

一行人不紧不慢的行着,唐澜故意放慢脚步,看着云知欢白皙的侧颜,温柔的问着:“欢欢可是还在生那日的气?那日柔儿与我一同去找你,她那般跑出去若是出了什么事儿,恐怕于你父王那般不好交代,所以……”

“所以你就出去追了柔儿,并将她安全送回了晋王府,所以你前日送来了玉镯子做歉礼?”云知欢截断唐澜的话,朝着他若有似无的勾起抹笑容,“澜哥哥,你这样横跨两条船……不安全。”

“噗……”

支着耳朵听着后面两人的话的某人,故作淡定的回过头,细长的眉头蹙着,一本正经道:“原来敬之是想效仿晋王爷,这样不妥。”言罢,又转回去继续风轻云淡的欣赏满园子的风景。

晋王云之晏娶了白相爷的嫡女和庶女,两姐妹共侍一夫这样的佳话,在上京可是十足的谈资。

云知欢觉得自己上辈子的信息越来越不准确了,上辈子的甯修远是个杀神,但对她却是温柔至极,有求必应的,可是现在她觉得镇南王甯修远是个无赖,还是个话唠,谁家说话他都可以插上一脚。

唐澜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以他对甯修远的了解,目前的状况不是个很好的兆头,于是,他拉云知欢的手,神情受伤的看着她:“欢欢,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云知欢眨巴着眼睛,解释jian人是怎么炼成的吗?

“欢欢!”唐澜加重了语气,“你在这般无理取闹,澜哥哥真的要生气了。”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声,成功的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惊呆了所有人的下巴。

云知欢甩甩震得发麻的手掌,咂咂嘴不耐烦的问道:“澜哥哥,清醒了吗?你的被害妄想症太严重了!”

真是人心大快啊!

云知欢在心中欢呼,从醒来的那天起她好像和巴掌就结缘了,不过就是这一巴掌挥的诚意十足,无论是力道还是角度都能够载入史册。

除了云知欢‘丝丝’的吹气声,四周一片安静,就连一路欢喜一场的温清泽都拉着云念酒的手,在回廊的一端张着嘴巴,惊讶的看着唐澜脸上那个越来越清晰的巴掌印。

唐澜周身的温润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阴沉的低气压,那双快要充血的眼睛翻涌着杀意,鼓着青筋的双手让人怀疑,是不是下一刻他就会将云知欢活活的掐死。

作为子嗣不丰的先帝的养子,大周唯一的、手握兵权的异姓王爷,敢在他脸上动手的还没有,而云知欢……开了个先例!

“欢欢。”唐澜唤道,声音低沉温柔,但云知欢却听出了咬牙切齿的味道,“你消气了吗?”

云知欢差点没忍住给唐澜的忍性鼓个掌,就冲着这份儿功夫,当年她栽在他手里也不算冤,不过,栽了一次不算冤枉,再栽了一次可就说不过去了。

“勉强还行吧!”云知欢神清气爽的摆摆手,“采芹采繁,咱们去园子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玩的,澜哥哥你自行找个丫头敷敷脸吧!”

一语言罢,哼着小曲在众人诡异的目光中踏上石子甬路,jian人就应该以暴制暴,要不然他就会一直犯jian,让人恶心。

对于玉瑶台,云知欢还是有些熟悉的,前世的她成为摄政王妃之后,曾经替温氏在这里办过几场花宴,所以对这里的一切格外熟悉。

因为不知道白锦绣和温氏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因此她不打算装高洁,逮了个侍女问清了人群聚集的地方,带着采繁采芹只朝着群芳园而去。

“小姐,你那样对宁王爷,不怕他以后不再理会你了吗?”采芹有些不满的说道,云知欢止住脚步,嘲讽的扫了她一眼,“你这话说的奇怪了,宁王于我非亲非故,你理不理会我,有何关系?”

“可是你明明就……”

“就什么?”云知欢眼风转利,紧紧锁住采芹的脸,采芹心跳如鼓,忙低下头:“奴婢说错话了,求小姐原谅。”

本来就对她起了防范之心,如今见到采芹这样,云知欢倒也没多生气,淡淡的嘱咐几句就让她起来,采芹这才安静了一路。

群芳园在玉瑶台的最西边,是一片种满梅花的院子。云知欢到的时候,那些大家千金正三个一圈五个一群的围着论诗道画。

这个花宴本就和温清泽有关,所以温氏在下帖子的时候,便将京中适龄的女儿家都带了过来,而为了个温清泽打马虎眼儿,京中的世家公子自然也都在列。

而大周男女大防并不很严,所以,以群芳园中的曲水池未界,左边是各家千金,右边便是世家公子,两边遥遥相望,能看清两边的情景,又不至于太过于失礼。

“长姐!”

云知欢正观察群芳园的情形,那边就想起了娇娇柔柔的唤声。一回头,一株腊梅树下,云柔一袭月白暗纹小袄配着着碧色浮光锦暗纹襦裙,害羞带怯,美的好像一株带了露珠的幽兰。

而她的身边,站着一个雨过天青色绣银色牡丹襦裙的女子,粉面桃腮丰盈高挑,眉眼之间带着些英气,正是云知欢醒来之后还未见过面的白家大小姐白婉熙。

她对这位和云柔并称为‘京都双姝’的大表姐印象并不深,只记得这位大表姐曾经嫁的不错,丈夫是她舅家的表兄。她过门不久就有了身孕,生了对双生儿子,丈夫身边连一个通房都不曾有。而在她死之前,那位表姐夫已经坐到了兵部侍郎的位置,白婉熙一度成为京中贵妇艳羡的对象。

云知欢在打量白婉熙的同时,白婉熙也在打量这位一向没存在感的表妹,她今日穿了身玫红嵌着月白腊梅的贴身夹袄,**身配着玉色宽襕裙子,裙襕上是一串玫红色形态各异的梅花。最妙的当数垂发分捎髻上那几朵或开或半开的红梅,鲜活生动,与衣裙上的花朵遥相呼应。

在对上那张仅点了唇的俏脸,当真是应了那句人比花娇。

“大表妹。”白婉熙对着云知欢颔颔首,声音听着很是温婉,却又不像云柔那般矫作。

云柔福了福身子,看了下其他几人,依然满脸愤恨的白婉娇,高傲不屑的白婉潇也在,两人显然对她的出现不是很满意,正瞪着一对大眼睛狠狠地盯着她,活像要生吞了她似的。

反倒是两人和白婉熙中间的那位蓝衣女子,一脸和善的看着她,笑意盈盈的模样还让人以为她跟她才是一家子的姐妹。

白婉熙顺着云知欢的目光一看,拉了蓝衣女子过来,体贴介绍道:“这是国子监祭酒孟大人的长孙女,孟小姐,闺名一个檀字。”

“云小姐好。”

孟檀曲曲膝,云知欢回礼,两人相视一笑,默契的像是相交多年的老友。

“长姐!”云柔加重了声音,硬是将两人隔开,看似娇憨却酸意十足的抱怨:“听说长姐特意被皇嫂叫去了,皇嫂对长姐可真好。”

云知欢故作不解,“难道皇后娘娘待你不好吗?”

“你!”云柔气结,她忘了云知欢早已不是那个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傻子了。

云知欢以一副看着不懂事小丫头的目光看着云柔,老气横秋的拍拍她的肩膀:“柔儿怎么还是小孩儿性格?你我乃是姐妹皇后娘娘待我们怎会分了彼此?就算看着亲近了我几分,那也是因为母亲不在的缘故,你又何必如此计较呢?大不了我回了王府多陪你些日子便是!”

“你要回王府?!”云柔跳开,满脸怒火的看着云知欢:“谁告诉你让你回王府了?父王都不在,谁敢让你这个灾星回去?!”

云知欢心底冷笑,果然,曾经的云柔是个很没脑子的炮仗,只要找对了地方,一点就着!

“柔儿,你怎么能这样说?!难道侧妃没告诉你吗?刚刚在大殿上,皇后娘娘还有诸位夫人可都听见了侧妃的话。”云知欢红了眼,半咬着嘴唇,惹的孟檀几人看的心都软了。

“你说谎!”云柔气的跳脚,伸着手就要去堵云知欢的嘴,却被身后的孟檀抓住手腕。“云二小姐,你怎么能这么说自己的长姐?”

孟檀很不高兴,原本就只是看着白婉熙的份儿上与云柔交好的,没想到庶女就是庶女,也就摊上了不受宠的嫡姐,要是在孟家早就被送去家庙了。

“柔儿,还不快给你长姐道歉。”白婉熙也觉得云柔过了,不由的声音有些沉,虽说两位都是姑母,但她私心里是有些瞧不上自己那个上赶着给人做妾的嫡亲姑母的。

“你……你们……!”云柔气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幸而被身后的丫头拉住了,恰好这时候曲水池边响起了一阵喧哗。

见气氛有些僵持,孟檀主动与邀请,道:“那边吵吵闹闹的,咱们过去瞧瞧怎么回事吧!”

云知欢本就不屑与云柔计较什么,她现在关心的是白锦绣的后招儿,得了孟檀的邀请自然乐颠颠的同意了。

白婉熙同孟檀交好,云柔又是自家姐妹,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也随着两人而去。

几人皆离开,白婉娇白婉潇两人一向同云柔沆瀣一气。见她气得发抖,自然狠狠说了一通云知欢的坏话,才算罢休。

后来不知那个不长眼的丫头又说了几句什么,云柔瞬间脸色煞白,只盯着云知欢纤细窈窕的背影气的咬牙切齿。

猜你喜欢

  1. 重生小说
  2. 女强小说
  3. 穿越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