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清宫秘史:两世为妃

更新时间:2020-07-30 15:54:54

清宫秘史:两世为妃

清宫秘史:两世为妃 竹心醉 著

已完结 玄烨,宛妤 宫闱宅斗历史题材古言小说

热门小说《清宫秘史:两世为妃》作者是竹心醉,主角玄烨,宛妤小说全文章节阅读。宛妤与康熙皇帝玄烨本是一对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爱侣,却因为宛妤的父亲鳌拜专横跋扈,独揽大权而被迫站在了对立面。深深宫苑,除了皇帝的痴爱,宛妤得不到一丝一毫的友善,甚至因宠树敌,导致伤痕累累。当父亲和夫君的矛盾进一步恶化,她成了最直接的受害者。父亲的逼迫,以及深爱的人对自己逐步提防,她身心俱疲,选择以死换回父亲的一条残命。不曾想,她并没有死,而是改头换面,也失去了她雍容的身份。当她再度回归宫廷,仅仅以宫女之身重回那阴暗诡秘、危机四伏的后

精彩章节试读:

云霜在见到一身狼狈的宛妤时,放声大哭起来,声音响彻山谷。

当她从医馆中醒来,就急匆匆地赶回家去求救。宛妤的父亲鳌拜并不在,家中只有福晋。虽然福晋对这么个庶女的回归显得漫不经心,但此时也被吓了一跳,急急点了一队侍卫,带上云霜回到他们遇险那座山崖。

天已经很黑了,她带着侍卫在山崖下翻来覆去找了许久,也见不到一点点关于小姐的线索。也许,小姐摔下来真的已经粉身碎骨,尸骨不存了。

就在她快要绝望的时候,她的小姐从前方的一块岩石上跳下来,一下子摔在她骑的那匹马前。

“小姐,小姐你没死,小姐吓死我了,还好你没事。”云霜边哭边叫,将宛妤揽在怀里,紧紧抱着,生怕她再消失掉。

可惜,宛妤全然没有获救后的兴奋,也没有回应云霜的哭叫。她靠在云霜身上,目光却望向来时的路。

她还能看见,不远处的一棵树下飘拂这一抹白色,那是叶子玄被晚风吹起的衣角。

今天这个逃生的经历让她万分疲惫,在获救的这一刻,高悬的心忽然放了下来,整个人陷入了一片黑暗。

待宛妤再度清醒过来,已经躺在柔软的闺阁之中,云霜伏在chuang边,守着她打瞌睡。

她对这个房间非常陌生,虽然比起苏州家中的卧房来说无比华贵富丽,但她总有种寄住别人家的感觉。

叶子玄他们应该也已经脱险了吧?宛妤瞪着头顶层层叠叠的chuang幔,不由又想起了那个冷峻的少年。

云霜猛地点了下头清醒过来,看到小姐醒了,满心欢喜。

“小姐,你醒啦?还觉得哪里难受吗?要不奴婢再去请大夫来给您瞧一下?”

宛妤摇了摇头,示意她搀扶自己坐了起来。

“我睡了多久?”

“睡了两日,回来当晚有些发热,福晋请了大夫来瞧,开了药,发了身汗,热度就退下去了。许是这一路劳顿,小姐早就累了,再经这么一下,才会病倒的。”

宛妤点了点头,觉得自己睡得够久了,浑身上下的骨头都有些僵硬。

她不顾云霜的反对,起chuang梳洗,换了身家中为她早已准备好的旗装,赶去福晋房中请安。

她的亲生母亲早已经过世,而福晋也就是她名义上的嫡母。

不曾想,福晋却让她吃了个闭门羹,院中嬷嬷借口福晋正在佛堂念经,将宛妤打发回去。嬷嬷一脸严肃地让宛妤好生休息,不用日日过来请安了。

面对嫡母的态度,宛妤有些不解,但也没争辩什么,温顺地退了出去,回到自己的院阁中。

她还来不及说什么,云霜就开始怒气冲冲地抱怨起来。

“这算什么?咱们千里迢迢赶来京城,到头来却对咱们不闻不问?老爷不在家也就算了,小姐昏迷这几日,福晋甚至连这里都没进来过。小姐这房里都是管家安排的,有什么不妥,奴婢好生去说,还对奴婢摆脸色。既然这么不欢迎咱们,干嘛非要咱们回来?”

宛妤坐在窗边的太师椅上,专注地看着一旁花瓶里的鲜花,也不打断云霜的抱怨。

其实她能理解福晋对她的敌意,还在苏州时,奶娘和京城家中的好友一直有书信来往,有些府中秘闻多半都是这样透出来的。福晋在宛妤八岁那年生下了一个女孩儿,欢喜得不得了,本以为这样能让鳌拜的心重回她身上,而不是只盯着那几个年轻貌美的侧福晋。只是鳌拜对女儿的舔犊之情都给了婴孩时的宛妤,对小女儿连抱都不愿抱一下,这让福晋更加憎恨宛妤。

更何况,临回京前,奶娘就偷偷同她说过,这次只怕是要给她安排婚事,所以才这样急着让她回去。

京城中富贵人家子女的婚事大多都带着某种目的,更何况她是大权在握的辅政大臣家的女孩儿,身份贵重,相配的对象只怕也非同一般。

因为皇帝与宛妤年纪相仿,身边伴读的世家子弟众多,京城内涌现出一大波青年才俊,不管鳌拜最终将她嫁给谁,想必对于瓜尔佳氏都是一股强大的助力。

宛妤抬手拨弄了一下花瓶里的鲜花,手指轻轻摩挲着娇艳的花瓣,眼前的景象却是叶子玄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庞。

他在京城是个怎样的人物,有没有可能也是阿玛为她择婿的备选之一呢?

一想到这里,宛妤的脸噌的一下红了起来,嘴角微微上翘,面若桃花。

还在喋喋不休抱怨的云霜不禁有些看呆了,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自家小姐双目含情,面带娇羞的模样。

“小姐,小姐?”她伸手在宛妤眼前晃了晃,满心疑惑,小姐怎么会对她刚才抱怨的话有这样的反应?

宛妤眨了眨眼,回过神来,忍不住低头轻咳了一声,将头转向窗外。

她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是一面之缘的陌生人,她怎么会想到婚事上去?再说,她真的不想那么早就嫁人,从此相夫教子,再没有往日的自由了。

可是,从苏州回到京城,不就已经与自由再无关系了吗?

一想到这里,宛妤的嘴角耷拉下来,有些郁结,开始疯狂想念起在苏州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

一晃就是几天过去了。

宛妤耐不住性子,云霜也适应不了整日在闺阁中的无聊时光,两人以熟悉家中环境为由,将府内里里外外逛了一遍。

福晋始终没有露面,倒是几个侧福晋时不时会在花园中偶遇。只要一遇上,就会拉着宛妤东聊西聊,说的尽是其他人的坏话和八卦,令她烦不胜烦,花园逛了几日就没了兴致,又和云霜两人窝在闺房之中,靠做些绣品打发时间。

这一日,宛妤将正在绣的一方丝帕扔回针线篓中,趴在桌子上叹道:“真没想到回家的生活竟是这样的无聊,若是阿玛没把我想起来,让我留在苏州就好了。”

云霜见状连忙点头表示附和。

“阿玛不在家,福晋也不想见我,其他几个姨娘太过呱噪,院里的这些人也没一个认识的。回来这么久,根本没有一点家的感觉,倒像是一个寄居在这里的客人。”宛妤继续发泄着,这些话憋了好久也只能和身边的云霜说一说了。

云霜和宛妤在苏州都是自由惯了,自然对她的郁闷感同身受,当下也将手中的绣品一扔,起身走到宛妤身旁。

“今日天气不错,小姐,不如我们出去逛逛?”云霜说着话,脸上带着万分期待的神情。

京城繁华,皇城根脚下,那是跟苏州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景。云霜上次从医馆里出来,因为担心宛妤,自然顾及不到城内的一切,只模糊地感觉,街上人很多,临街的铺子也很多,各式各样的叫卖声充斥在耳朵里,一派热闹的景象。

她早就想出去逛逛了,可是初来乍到,也知道福晋对小姐态度不好,根本不敢有这样的提议。奶娘在她们临走前就再三嘱咐她,不要因为和小姐情同姐妹就忘了自己的身份,在京城家中要比在苏州更加警醒才对。

可是这几日无聊下来,她实在忍不住了,此刻宛妤一抱怨,她立刻就跳出来提议道。

宛妤眼睛一亮,立刻坐直了身子。

“可以吗?我们可以出去逛逛吗?”很显然,她想出去,但也有和云霜相同的顾虑。

云霜歪着头想了一下,不太确定地回答道:“若是直接向福晋请示,估计她不大会答应咱们的要求,就算答应了,可能也会派很多人跟在身边,那就一点也不好玩了。”

宛妤颓然地又趴了下去,“还当你有什么好办法,福晋看咱们不顺眼,还是不要去自讨没趣了。”

云霜的期待瞬间化为泡影。

“那不如,我们自己偷偷溜出去?”宛妤趴了一会,忽然小声提议道。

“溜出去?若是被发现了怎么办?不行不行,嬷嬷说了,让我照顾好小姐,不能让您有任何闪失。”云霜一贯胆子大,可是她牢记着奶娘的叮嘱,不免有些瞻前顾后。

宛妤点了点云霜的额头,问道:“小时候奶娘也不让我们出去玩的,可结果呢?你跑得比我还快,那时候你怎么不听奶娘的话了?”

“那时候年纪还小,现在可不一样了。”

“所以,你年纪越大,胆子越小了吗?”

云霜动了动嘴唇,低着头没有出声。

很快,她感觉到她的肩膀被人一把搂住,一转头就看见宛妤的笑脸。

“我记得收拾行李的时候,你把那两套男装也放进了箱子里。我们只要像以前那样乔装一番,然后偷偷从后院那个偏门出去,不会有人发现的。”

云霜心动了,但还是有些犹豫。

“好云霜,我真的快闷死了,我们就出去逛一逛吧,就一次!”宛妤拉着云霜的手臂摇晃起来,没有一点身为小姐的架子,对着自己的丫头撒娇。

云霜怎么拗得过她,再加上自己也很想出去,没多久就彻底妥协了。

不多时,两位翩翩佳公子从一处小巷中走了出来。

猜你喜欢

  1. 宫闱宅斗
  2. 历史题材
  3.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