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宫心术:帝君艳后

更新时间:2019-11-08 17:54:26

宫心术:帝君艳后

宫心术:帝君艳后 楚雅 著

已完结 冷傲天,白芍药 古代言情

主角是冷傲天,白芍药的小说《宫心术:帝君艳后》,是由作者楚雅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一朝穿越,竟成孤女?孤女就孤女!该死的老皇帝驾崩,一道圣旨,她成了大靖王朝最尊贵的女人。一入宫门深似海,皇宫最是怨尤地!当她是她时,那凤眸冷冽,倾城之貌,风华绝代的身影,停留在谁的怀中,又给谁刻上了蚀骨的伤?

精彩章节试读:

  回到凤凰宫之后,白芍药吩咐安羽:“本宫身体稍有不适,等下先小憩片刻,你去将宫门关上,任何人来都不接见。”

  “是,君后娘娘。不过,如果帝君来了呢?”安羽神色一变,旋即镇定地问道。

  “帝君?呵呵,你认为他会来我这里?”白芍药冷冷一笑,进入房间,从里面将门拴上之后,还了一套衣服,从后面将窗户打开之后,猛的窜了出去,在带动了树叶一阵响动,引起守在门外的安羽的注意之后,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返回寝宫,将衣服重新换回,换掉的衣服塞进被褥下面,脱衣卧倒在chuang上,闭上眼睛假寐起来。

  从安羽来到自己身边那一刻起,白芍药就本能地觉得安羽定然是别人派来的卧底,觉得安羽并不可靠。所以,她才想通过这次行动试探一下安羽。如果安羽真的是卧底,那么她一定会告诉别人自己出去了,然后再让皇帝来查探,一旦确定自己的确出去了,那么帝君就有理由公然找自己的麻烦。

  但是如果安羽没有别的目的,那么自然就会以自己的安危为主,拼死帮自己掩饰,不会让任何人来到自己的寝宫。那个时候,自己再选择相信安羽也不迟。

  前世身为Z国最为优秀的间谍,白芍药上的第一堂课就是绝对不能相信任何人,除了自己。而让白芍药之所以对这一点深信不疑,还是基于一次训练。这次训练,白芍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记得,那是自己十岁那年,自己已经在秘密基地训练的七年!从被人发现自己的天赋之后被接近秘密基地,整整七年间,白芍药一直在接受训练,但是从来没有出去做过任何任务。

  那一天,白芍药和其他一些同伴仍旧在做着苛刻的训练的时候,教头走进训练室,将她们所有人都叫道一起,面色冷峻地说到:“今天,是你们训练的最后一个项目,如果你们能够成功,那么你们就能离开基地,去为祖国效力。否则……”

  否则怎么样,教头并没有说,众人也不知道到底后果是什么。只不过身为特殊人员,她们知道有些事情自己不能多问。

  “今天的项目就是,我们将把你们放置到一个废弃的工厂中,每人发给你们一个勋章,记住,你们每个人都只有一个!而你们最终的目标,就是从工厂里找到唯一的出口出来,同时身上必须带有至少三个勋章。如果出来的时候身上的勋章没有三个,将视为任务失败,同样的,没有出来的人,也将视为任务失败。好,你们准备一下。”

  教头说完就走了出去,留下训练场地里的一百个少年。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中都不由自主地提高了警惕,毕竟在进入工厂之后,所有的人就都成了敌人。

  白芍药在这一群少年当中,可以说是身手最好的,同时也是人缘最好的。因为她不仅人长得美丽,性格也好,乐于助人,让基地里的许多人都乐意和她交朋友。可是,就是这种性格,差点害了她。

  那天,她永远也忘不了,因为那一天,她最好的好姐妹,就是因为她的信任,而最终死在工厂门口。

  其实,如果她再自私一点,不是那么信任那个好姐妹的话,那个好姐妹就不会在自己尿急的时候帮自己的忙照看着自己的勋章,如果那个姐妹不帮自己照看勋章,就不会被攻击,也就不会被杀害。因为在比赛的过程中她们才知道,如果集不齐三个勋章或者没有离开工厂,唯一的结果就是,死!

  国家不要废物……

  眼看着好姐妹在自己面前被人因抢夺勋章而杀害,白芍药觉得自己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她像是疯了一般,最终,她集齐三个勋章走出工厂,而出了工厂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那个杀害了自己最好的姐妹的凶手一刀刀捅死。

  信任,有时候是会害死人的。白芍药从那天起就悟道了这个道理。只可惜,时间过得长久了,她忘记了这个她好姐妹用生命让她领悟到的道理,她又开始信任别人。最终,因为信任,她死在自己伙伴的枪支下,来到这里。

  从她前世见到H之后,她就告诉自己,如果上天能够给自己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她再也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绝不!以致于在这个世界里,任何人她都怀疑,都带着戒心。

  所以,她要对身边的任何一个人进行试探,她不会再将自己的安危交给比人。而安羽,只不过是其中一个对象而已。

  就在她刚刚躺下之后,安羽就轻轻地在门口喊她:“娘娘,娘娘……”她病没有理会安羽,愈加地屏息,此时正是试探安羽的最好时机,她并不想错过。

  安羽轻喊了白芍药两声,见里面并没有答话,她将耳朵轻轻贴在窗户上,在确定自己听不见任何声音之后,忙叫过李子明,说道:“李大人,刚刚从后面出去的人定然就是君后,你尽快去通知帝君。想必帝君知道后,定然会很感兴趣。我这就去叫太后,让太后看看,所谓的君后,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好,我们兵分两路,快点。要不然等下君后若是回来,我们就犯了欺君之罪了。”李子明担忧地说道。说完,他飞快地向帝君寝宫奔去。

  而安羽,也快速地向太后寝宫而去。

  “果然是奸细!”屋内,白芍药冷笑一声,继续躺在chuang上假寐,静等帝君和太后过来。

  李子明是帝君安插在白芍药身边的奸细,这一点白芍药早就知道,只不过这个安羽到底是谁派过来的,白芍药还不清楚,所以她才试探,这一试探才发现,原来安羽也是帝君派过来的人。只不过,帝君为什么那么怀疑她?竟然像监视犯人一样地监视她?这一点她很是不解。

  按说自己并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啊。白芍药思前想后,终于恍然大悟:问题一定是出在自己的父亲身上!想自己的父亲是当朝丞相,现在自己又贵为君后,可以说白家的权势一时无两,俨然已经成为了帝君身边的一个隐患。俗话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想必帝君也一定是这个心思。

  哼哼,只可惜,你们谁都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吧?白芍药冷笑一声,仰天睡倒:还真是舒服啊!想想前世的自己每日每夜都要时刻提高警惕的生活,现在的日子虽然说有人监视,但是也觉得赛过神仙,还是现在舒服啊。

  白芍药没心没肺地想到。而此时,帝君正满怀兴奋地跟着李子明向凤凰宫而来。

  从知道先帝将白芍药的三女儿封为自己的君后那天开始,冷傲天就一直想着如何才能将白芍药从君后的位置赶下来,进而一步步消弱白家的势力。可是,如果没有找到明显的错误,自己又不能明目张胆地将白芍药从君后的位置上赶下来,毕竟废除一个国家的君后是一件大事情,如果太过草率定然会让其他国家嗤笑,让民众惶惶不安。

  再者说,如果不寻找一个理由就将白芍药从君后的位置上撤下来,可以说是对先皇的不敬,是一种亵渎,想必朝堂中一些整天寻思着找自己麻烦的那些大臣们一定都很乐意自己毫无缘由地将白芍药从君后的位置上赶下来吧?

  但是怎么样才能找到一个好的理由呢?冷傲天虽然聪颖过人,但是一时间也没有法子可想。他心中甚至暗暗责怪自己的弟弟蓝王冷傲歌,如果那天在朝堂上能够一掌将白芍药打死,倒也省了自己很多力气。可惜的是,白芍药抽筋的时候也太恰当了点吧?

  对于那天在朝堂之上白芍药的抽筋,冷傲天心中也进行过很多猜测,最靠谱的一个莫过于白芍药知道冷傲歌要对她不利,而事先就做出了反应。

  可是,如果白芍药会武功的话,她能够事先做出反应也是在常理之中的事情,可是经过多次调查,白芍药明明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啊,巧合地也太巧合了吧。万般无奈之下,冷傲天只得选择最为下乘的一种方法:安插眼线,

  只要自己再白芍药那里安插有眼线,那么她的行为就会在自己的监视之下。到时候只要她稍微有所异动,自己就能有充分的理由对白芍药动手,割除她君后的封号,然后再以这个为理由向白家发难,继而剥夺白家的权利,一步步消除白家给自己的皇位带来的威胁。

  可惜,有些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你计划的再巧妙,假如你的计划是按照别人的计划来的,而你的角色从利用人变成棋子的时候,你就会知道,凡事不可能因为你是帝君而就会发生改变的。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的,冷傲天自以为抓到了白芍药的把柄,可以将自己之前的计划实施,殊不知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在白芍药的计算当中,更沦为白芍药为了试探安羽的棋子,帮助白芍药证明安羽是个卧底。

  “君后,君后!”冷傲天一来到君后的寝宫,不等李子明上前叫门,他自己就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拍门叫道。

  这个时候,恰恰连太后也来到凤凰宫。在被安羽告知君后换了身衣服偷偷溜出宫去之后,连太后就知道事情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坏事了。

  冷傲天对白家不满、欲除之而后快的心思连太后自然比谁都清楚,而冷傲天因为痛恨白家进而对白芍药心生不满的事情连太后也能察觉。但是碍于先帝的遗嘱,冷傲天并不敢明目张胆的对白芍药动手,可是不敢动手不代表不会动手。安羽的身份,连太后也知道,在冷傲天派安羽去凤凰宫侍候的时候,连太后就料到总有一天白芍药会出事:白芍药会武功,定然不会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女人,而且,关于白芍药的真实身份,她也知道。

  当初在先帝留下遗诏,说要将白芍药封为君后的时候,连太后就仔细考虑过这件事情带来的后果。白芍药是白虎国的遗孤,也是白虎国先皇家族以后复国的唯一希望,这样的一个人物,自然不能放任她在大靖国成长。可是,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想,大靖国帮助白家复国,那么白虎国就注定是大靖国坚实的盟友。

  所谓量权相害取其轻,连太后是个聪明人,为了大靖国以后着相,她也没有坚决的反对将白芍药封为大靖国的君后。

  但她明白不代表冷傲天也能明白啊,这件事情自己又不能直接明了地告诉冷傲天,所以她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在听闻安羽说白芍药从宫中溜出去之后,她立刻就赶了过来:到了必要的时候,自己要拿太后的身份压一压冷傲天:他可以对白芍药不满,但绝对不能撤掉白芍药的君后称号。

  “皇儿……”连太后来到凤凰宫,见冷傲天已经在喊门,就打算出口阻止。

  “吱呀 ̄!”门竟然打开了。

  但见白芍药满头青丝稍微有些蓬乱,脸上还带有一丝刚刚睡醒的惺忪,白皙无暇的脸蛋上隐隐有着一些折痕,似乎是睡觉的时候压到枕头所致,身上的衣服明显是刚刚穿上,尚且显得有些不整齐:整个模样都在充分证明着刚刚白芍药正在睡觉,是被冷傲天吵醒的。

  “啊,参见帝君,参见太后。”白芍药打了个哈欠,但发现眼前是帝君以及太后之后,一副惊恐万分的模样。

  “免了。”冷傲天的脸色不太好看,他冷冷地瞪了一眼李子明,随即假装随意地问道:“君后,刚刚我听李侍卫说有人在你寝宫附近出没,不知可有此事?”

  连太后一听冷傲天如此问,也一副很感兴趣地样子看着白芍药。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