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如意女帝

更新时间:2019-11-08 16:23:28

如意女帝

如意女帝 玉秋鲤 著

已完结 礡云,杜卫昭 宫闱宅斗古代言情

如意女帝主角是礡云,杜卫昭,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言情类佳作,故事题材新颖。天上广寒月,人间燕子情。燕子虽小,也有珍贵的感情。投胎到屠户之家的杜卫昭,有父亲母亲的疼爱,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嫁一个好男人孝敬爹娘,过平凡的小日子。然而命运总是令人难以琢磨,她被作为为公主选的伴读带进宫,却听见皇帝跟她说:朕才是乃爹!莫怪人说进宫不由己身,她不仅要改姓更名,更要改爹!改娘!改姥娘!皇帝爹不仅要认了她当女儿,还要将皇位传给她!

精彩章节试读:

卫昭娘喜滋滋的,饭也不吃了,拿着块细白石灰刚要往布上画,寻思了一下,改成用手量好尺寸摺叠出一点浅浅的痕迹,后头又故意多放了两寸出来,免得穿一年就不能穿了。

卫昭依着亲娘,“娘,你多放出点儿来。”

她娘只得又放出一寸,“这就好了,再放多了,穿出来该不好看了。”

小孩子的衣服好做,一个多时辰也就得了,卫昭娘得手艺在附近得生活圈里头属于中下,速度倒是蛮快的。

卫昭这会儿背好了书,靠着她娘的背,跟她娘叨叨,“娘,薛家表姨是你什么亲戚,是我姥姥家那边的什么人?我姥姥家姓什么?”

卫昭娘的爹娘死得也早,娘家没什么亲人,平日没多少走动,卫昭对姥姥家是两眼一抹黑,日常里她想不着问,今日也是先听了她娘的话这才好奇起来。

她这一问,把自家亲娘问了一愣,想了想才说道,“应是姓苏,你姥爷死得早,你姥姥将我拉扯大,到了十岁给我跟你爹订了亲,没多久就没了……”

农家的生活平平淡淡,普普通通,日里计较几个银钱,平常养鸡多数时候是带着攒下来的鸡蛋去集市上卖了,拿着银钱再买些油盐酱醋。

卫昭一算自己都五岁了,自己先害怕了,觉得姥姥去世的早了些,往她娘怀里缩了缩,“娘,姥姥对你好吗?”

“当然好,有好吃的都给我留着哩。”闺女缩她怀里,也不耽误她做衣裳,只是将烛火挑亮了些,免得针扎着卫昭。

卫昭又问,“有你对我那样好吗?”

卫昭娘笑,“差不多吧。”没爹的孩子早当家,她从小就知道帮娘喂鸡喂鸭割草养兔,农家的闺女没有闲着的。

卫昭学着大人叹息道,“姥姥真是个好姥姥。”

一句话将卫昭娘说的眼圈红了,她也是在亲娘去世后,才体会出有亲娘跟没有亲娘的区别的。

卫昭后头又问,“那,娘你叫什么名字?”

卫昭娘这下被问愣了,过了一会儿才说,“娘哪里有名字,你姥姥就是叫我妮儿。”卫昭的名字还是她出生的时候,特意花了钱,请杜家的一个远房老祖宗看了族谱给取的。

卫昭点头,“哦,我知道了,娘,要是你没成亲前,别人说你,就得叫你苏娘子,你现在嫁给爹,”

杜老大插嘴道,“昭姐儿说错了,你娘可不是现在嫁给我的,要不你哪里来的?哈哈~”

卫昭娘鄙夷的瞅了他一眼……

“总之,现在要是外头人称呼我娘,那就是杜苏氏。”

母女俩都不理会杜老大的笑话。档次太低,蠢出尿。

卫昭又问薛夫人跟杜苏氏的关系。

新鲜出炉的杜苏氏,在自家嘴里品了品杜苏氏这个名字,觉得还是让人家喊她卫昭娘比较好听,不过她也不跟闺女争这个,反正卫昭也绝对不会傻乎乎的逢人便说请喊我娘杜苏氏。

“你表姨母的祖母跟我的祖母是同辈的从姊妹,年轻的时候挺要好的,只不过她们家里有钱,是苏氏大户,你姥姥家自从姥爷去世后,后继无人,唉!”说道这里卫昭娘也要叹息一声了,家里缺少了顶梁柱,日子自是越发的艰难。

“你表曾祖母活得时间长,逢年过节也常接了我祖母跟我去她们家里玩,是以我认得你表姨,后来听说她嫁的挺好,好像家里有人做官的,咱们连人家的门头在哪里都不知道,也就没有来往了。”

卫昭赞叹,这关系远得……

虽然关系远得找不到边,但是第二日,薛家人还是上门做客来了。

可巧第二日学堂不上课,薛夫人带着薛礡云坐了牛车到了杜家巷子里头,杜老大跟卫昭娘迎了他们进门。

薛夫人的夫君有官职在身,平日里也是被人称呼为夫人的一类人,虽然性格略骄傲了些,但是为人是很知道礼貌的,再加上有那层跟卫昭娘的亲戚情分,母子俩下车后,赶车的婆子又将车上的礼物拿了下来。

因为都是女眷,杜老大客气了一番便出门了,薛夫人亲热的挽着卫昭娘的手,互相推辞着坐了下来。

卫昭穿着新衣过来重新见礼。

浅浅的嫩黄衣料映衬的她小小人家像是初发的嫩芽,束腰用的是同样料子,打了一个大大得蝴蝶结,梳了两根辫子,脸色白里透红,没甚么装饰,却更显得人品不俗。

可巧今日薛礡云也穿了一件略朴素的月白色长锦衣,上面用墨绿色的丝线在绣了些枝叶,腰上挂了一只荷包。

两个小人儿站在一起,竟是活脱脱一对金童玉女。

薛夫人有备而来,送了卫昭一只玉佩,“好孩子,表姨母给你的,戴着玩罢。”

卫昭娘送了一只用红丝线穿了大钱编成的络子,大钱是过年时从皇觉寺领出来的,由寺内高僧开过光的,正面印着“康健平安”,反面是“吉祥如意”,虽不如薛夫人的贵重,但胜在寓意很好,薛夫人暗自点头。

从这方面来讲,卫昭娘比薛夫人少了许多心眼,偏偏是她这样不善于筹谋的人,一筹谋就筹谋了个大人物,还让那位大人物吃了亏都不肯承认。

两位大人亲热的说着一别经年的话语,卫昭娘从薛夫人嘴里知道了不少娘家的情况,薛夫人则将卫昭娘所知道的平县的所有事情打听了个七七八八。

薛礡云坐在垫了棉垫的木墩上,悄悄看了眼卫昭,见她坐在她娘身后,手里虽然捏着玉佩,但心思不知道放到哪里去了,阳光照在她的脸上,仿佛是个小玉人,只不过,这个小玉人比他只大一天,可个头却高不少。

几上有不少待客的果子,卫昭娘让了一次,见薛礡云不吃,也不勉强,仔细问了薛夫人有关他的身体,薛夫人含笑敷衍了过去。

姐俩说了大半个时辰的话,场面几度热烈,只是孩子们却冷场了。

薛夫人是客人,自然不能打发儿子自己出去玩,再者没人看顾,她也不是很放心。

卫昭娘略一沉思,“哥儿可吃的香椿?我们院子后头种了十来棵香椿树,个头都不高,现吃现摘就极好,不如昭姐儿领着弟弟去摘香椿?”

薛夫人替薛礡云答应了,又喊了赶车的婆子给他们搭把手,其实就是看着俩孩子。

“昭姐儿,摘完了香椿,看看鸡蛋得了没有,若是得了,你去捡回来,记得别让弟弟去捡,他以前没捡过,看再叫母鸡啄了手。”

卫昭应了,她一站起来,薛礡云也站了起来,杜卫昭看了看这位新出炉的表弟,主动伸手,“我牵着你吧。”

薛礡云微凉的小手像是落在一只小暖炉里头。两个人都没注意后头略显吃惊的薛夫人。

杜家的后院里头没有房子,除了种了香椿树,还种了不少青菜,西北角上则是鸡窝,两三只母鸡在里头,倒也算干净整洁。

薛礡云看着卫昭从墙根的一只筐里找了件粗布衣裳穿在外头,又拿了个布袋,布袋上有一根绳子,正好套到头上,这样袋子也不用拿着了,空出两只手来。

卫昭蹬蹬蹬的拿了凳子,麻溜的爬上去,专门捡了些嫩嫩的芽摘下来放到*前的袋子里头。

她示范完了,见薛礡云站在一旁“干巴巴”的瞅着,便开口试探着问,“你要试一试吗?”

别说,薛礡云以前还真没这样干过,他从小体弱多病,家里娇养的恨不能饭都替他嚼烂了才喂到嘴里,哪里上过树。

他动了一下,仍旧没有说话,卫昭接着说道,“自己摘得格外好吃呢。”她肯哄爹哄娘,大不了再加一个先生,其余人等,她也从来没哄过,至于这个只比自己小一天的表弟兼同窗,她不想让他觉得自己太冷漠。

赶车的婆子伶俐的跑过来,蹲下跟薛礡云说,“少爷若是想摘,不如老奴抱着您?”

卫昭保持笑容,眉头连动都没动。

薛礡云又看了她一眼,这才点头,“我自己来摘。”

卫昭点头,“行,劳烦大婶扶着凳子,别让表弟摔了,我去捡鸡蛋。”凳子也是木墩,又不高,卫昭并不担心,他要是连这个都做不好,她以后就只能敬而远之了。

卫昭还没转身,就听礡云喊表姐。

“怎么了?”

礡云指着指她*前的袋子。

卫昭笑道,“你要这个?”一边说着一边取了下来,将里头的香椿芽都掏出来放到小筐里。

婆子见状说道,“小姐不如将外衣也借给咱们少爷用用。”

卫昭点头,正要解开脱下来,礡云阻止道,“不用。”

“再摘这么些也就够了。”卫昭对他说道,礡云点头,示意知道了。

家里的母鸡认识卫昭,见卫昭过去,主动挪了挪**,露出三只蛋来。

其余两只母鸡也走来走去的咯咯叫着。

卫昭小声道,“知道了,你们都有份,不是它自己下的三只蛋,嘘,别吵吵了,今儿有客人呢。”

站在木墩上摘香椿的薛礡云唇角勾了起来。

卫昭捡好了鸡蛋,小心的用前襟兜着,薛礡云看她走过来,便也放手不摘了。

杜家一直没有男孩,卫昭对于哄弟弟这种生物感到有些棘手,她走到他面前,给他看了看衣裳上面的三只蛋,说道,“还热乎呢。”

薛礡云依旧冷冷的点头,那婆子大概得了吩咐,只要看护好小主子,不许插嘴多话。

没人回应的结果就是,这会儿果真又冷场了……

卫昭只得再接再厉,“你要不要摸摸?”

这种不屈不饶的寻找话题的事情对于一个五岁的小姑娘来说,实在是苦哇!

猜你喜欢

  1. 宫闱宅斗
  2. 古代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