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嫡女乐逍遥

更新时间:2019-12-01 21:51:06

嫡女乐逍遥

嫡女乐逍遥 雁来忆君 著

已完结 云逸辰,肖瑶 优质言情古代言情

主角云逸辰,肖瑶小说《嫡女乐逍遥》是雁来忆君著作的最新完本的佳作,故事内容精彩绝伦主要讲述了:肖瑶的自我评价是,乖巧,懂事,淑女一枚。在别人眼里她却是调皮,卖乖,躲懒混日子。喂,喂,喂本姑娘貌美如花这样大的优点,为什么不提。家人纷纷附和,对,借了你被只狼崽子盯上的光,我们也无奈地成了皇亲国戚。肖瑶委屈地说:“我也不想呀。”某男酷酷道:“娘子,你说什么,为夫没听清,请你再说一遍可好!”

精彩章节试读:

  离开肖家的方夫人,在到达自家住所后屏退众人 ,把藏在心里多日的疑问提了出来:“老爷,为什么要离开,孩子们还没互相见面呢!”

  “你以为见得到吗?”

  “我就不信,他们还能躲一辈子不成。”

  “不用躲一辈子,作为男方拖上三年五载,我们就只好认输。”

  “那就更不应该搬走,让肖家把话说清楚,到底想怎样。”

  “想怎样,明摆着想耍赖,不过那也要看我愿意不愿意,哼。”

  “我们是民,人家是官,只怕……”方夫人有些气馁,自古民不与官斗,斗也斗不过,原以为肖家会看在妹夫面上,两家又确有婚约,总不好翻脸,如今看来人家还真没什么不敢的。

  “京都比肖家官大,有本事的大有人在,这就是我要搬出来的原因。”

  “妾身不明白。”

  “你也不用太明白,只要知道老爷我正在结交大人物,此事若成,肖家再不敢用这种态度对待我们。”京都也将有我方玉富的立足之地,在徐州时方、秦两大家族称霸一方,为所欲为,来到这里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自家和真正的名门世家相比差距真是太大了。

  那个家族是天禹的传奇,最顶级的存在。

  “我只求青荷和青莲能嫁进肖家,其他的是你们爷们的事,我也管不着。”

  “你,说让青荷和青莲都嫁入肖家……不可能,他们不会答应。”

  “当初又没说只准一个孙子和孙女成亲,为什么不能嫁两个。”

  “你最好想都别想,等等……也许应该娶他们家孙女……。”两个孙女还没进门就被嫌弃,以后更加指望不上,假如娶肖家孙女则不同,他们家好像很宠爱那个小姑娘的样子,借上力的可能性就大多了,况且自家子孙后代说不定从此以后会变得男俊女美,嗯,此计可行。

  “谁要娶他们家的孙女,不行。”娶回来干什么,轻不得,重不得,到时候恐怕连自己都要处处陪小心。

  “何时轮到你当家做主了。”方玉富沉声道。

  “妾身没有,我只是不想委屈了孙女,,再想找这样的人家不容易,咱们的孙子可不能娶肖家的孙女,伏低做小,您不心疼。”话说出口,方夫人开始后悔,老爷一向说一不二,自己怎么就反驳上了呢?都怪肖家,痛痛快快答应婚事皆大欢喜多好,非要弄出这么多事,让老爷多想。

  “那就以后再说吧。”

  方玉富没想到夫人反应这么强烈,现在说嫁还是娶并非最佳时机,必须缓缓图之。再等段时间又何妨,正好给自己留下运作的时间,最后也许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我给孙女请了位嬷嬷,两天后过来,让她们熟悉一下京都的规矩,对将来大有好处,你也顺便听上一听,免得出门惹出笑话。”不来京都,不知自己身边是一群上不得台面的人。一个个还觉得表现不俗,从没奢望她们能给增光添彩,但求莫要拖住后腿才好。

  “是,都听老爷的。”

  “最近我会很忙,无暇顾及家里,凡事你多思多想,不可轻举妄动,小事你做主即可,有大事就让儿子找我,他知道我去了哪里。”

  “是,老爷。”

  果然从那天开始,方玉富行踪诡秘,出入无常。方夫人陪孙女学习规矩礼仪,余下的事一概不问。成亲几十年,老爷是什么样的人,她太清楚,在家族利益和前途面前没什么事不能舍弃的,狠辣,冷漠……感情在他眼里一文不值,为了荣华富贵,为了达到目的,无所不用其极。

  方玉富与想尽办法结识的大人物,此时正坐在京都最奢华的望仙居,斟茶倒酒全部由他一人包揽,殷勤周到。所以说夫妻做久了,难免相互影响,许多事情不知不觉中便会步调一致。

  “黄管事,您请,您请,能得到您的提携,方某铭感五内,永世不忘。”

  “嗯,你明白就好,我的人情还在其次,关键是要记住韩管家的好,这件事你若是做成,也许还能往上走走。”说话的人用手向上方指了指。神情倨傲,一张平凡的脸,硬是摆出俯瞰天下的表情,华服难掩凸起的肚腩,腰带上独特的祥云图案,京都人人皆知那是一门两国公韩家的标识。

  “是,是,我一定记住黄管事的话。”

  吃吃喝喝间,黄管事好似不经意的提到“听说你和肖虎是姻亲。”

  “肖虎……”一时间想不起是哪位。

  “肖将军,驻守北疆的那个。”见方玉富仍然没反应过来,眼底闪过一丝厌恶,蠢材,如果你不是个有钱的主,如果主子不是想借你拉近和肖家的关系,爷哪有闲心理你。

  “住在七官街的那个肖家。”声音里已经带出几分不耐。

  “您说的是他们家,不瞒您说平日妹夫,妹夫的叫,一时倒忘了妹夫的名讳。”

  “妹夫?你们两家关系如何。”

  方玉富眼睛没错过黄管事任何一个表情,心里分析猜测着他话里话外的意思。该答好呢?还是不好呢?

  “很难回答吗!我要的是实话。”

  “还……还好吧。”

  “那就让它更好。”

  “知道了,都听您的。”

  “今天就这样吧,我走了。”

  方玉富一直把人送到街口,临走还不忘奉承道:“能有幸与黄管事相识,方某深感荣幸。”说罢将一个荷包塞进黄管事手中。

  黄管事的脸马上从风轻云淡变成艳阳高照。悄悄捏了捏,银票,而且数量不少。

  “玉富兄,太客气了,事情都包在我身上,告辞。”说罢步伐轻盈地融入人群。

  方玉富随后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两人都没注意到,他们刚刚站立的拐角处隐着一人,等到完全看不见远走之人的身影,才若有所思的走出来。方玉富吗?好像前段日子住在家里的方家家主就叫这个名字。

  肖熠若有所思,眉头紧锁,他和一群朋友原本在旁边的戏院看戏,聊天的时候听见有人说起,前面点心铺子新出了一种带有鲜花香味的甜点,所以过来准备给家人买一些。刚走出铺子就听见“方某”“玉富兄”之类的谈话,因为最近对于方这个姓氏比较*感,才驻足听了一耳朵,不想还有意外收获。会是同一个方玉富吗?和韩家搅在一起,方家意欲何为?看来有必要向爹爹通报一下,想罢,也不回去看戏了,打发铺子里的伙计去戏院告诉朋友一声,骑马回了家。

  进了大门,肖熠问门房“我爹回来了吗?”

  “大爷刚刚回来,去了书房。”

  “我去书房,对了,把这些送去各院,请她们尝尝鲜。”几包点心分派出去,大步奔向书房。

  看门小厮欢快地应下,几位少爷每次出门都会往回带东西,吃的,用的五花八门,而且每个院子都有。东西不在多少,温暖的情意最重要,一家人彼此惦记,和睦相处,真是让人羡慕。

  父子俩在书桌两侧相对而坐,肖熠把今天所见告诉了肖敬康。

  “你说说那个姓方的长什么样子。”

  “中等身材,相貌普通,脸色稍黄,对了,他下巴长着痦子,十分显眼,大约五十左右。”

  “应该就是他了。”

  来到京都才几天,居然攀上了韩家,本事不小。肖将军曾当着家里所有人下过严令,对于韩家必须敬而远之,违令者严惩不贷。现在竟然莫名其妙地被扯上关系,方玉富,你是想名利地位想疯了吧!韩家是个**人的馅饼,更是害人于无形陷阱。你想死没人拦着,却不能和我肖家有任何牵扯。

  

猜你喜欢

  1. 优质言情
  2. 古代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