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春秋狼烟

更新时间:2020-09-02 18:24:36

春秋狼烟

春秋狼烟 月冷秦关 著

已完结 赵鞅,赵无恤 历史题材古言小说热血爽文

主角赵鞅,赵无恤小说《春秋狼烟》内容剧情新颖,强烈推荐。主要讲述了: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春秋时期中原的第一大强国晋国,从公元前1033年周成王桐叶封弟开始已经走过了五百多年的时间,五百多年来,晋国经历了强盛、衰落,再强盛、再衰弱,霸占着中原的霸主地位已经很长时间了,终于走到了该分裂的时候了。晋国分裂了,春秋结束了。...

精彩章节试读:

  晋国大殿。

  晋公姬午像往常一样来到大殿。待国君坐定,众臣参拜完毕。

  “诸位爱卿,有事奏来。”说完,晋公姬午像以往一样望着身边的执政智跞,智跞一脸的平静,他很清楚今天的朝会肯定是会有一场暴风骤雨,但是这场风雨不应该由自己引发,于是他一如既往的平静着,等待着。

  难道今天的朝会一点事情都没有吗?既然智跞不愿意先说,晋公姬午有转向诸位大臣。

  这时中行寅出列了,拱手道:“启禀国君,臣有事禀报。”晋公姬午虽然有些吃惊,但也没有表现太多的吃惊,“哦,你说吧。”

  “近期在晋阳发生了一件大事,赵氏宗主赵鞅杀了他的邯郸大夫赵午,已经引起赵氏宗族的内乱,现在赵午的赵籍已经发动兵变,准备进攻晋阳的赵鞅。如不加以制止,晋国北部将不得安宁。”

  啊?

  群臣听罢惊得长大了嘴巴。

  作为国君的晋公姬午更是吃惊的不得了,心想上个月赵鞅才向自己辞行说是要去封邑去查看一下秋天的收成,就短短的一个来月时间,竟然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

  “上个月赵鞅向寡人辞行说是回封邑查看秋季的收成,短短一个月时间怎么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望着国君吃惊的样子,中行寅继续道:“启禀君上,赵鞅明里说是回封邑查看秋季收成实则是查看新建成的晋阳城,到哪里一看才发现城倒是不错,可是人气太少,于是就下令让赵午将邯郸城的百姓迁往晋阳,邯郸午不允,赵鞅就下令处死了邯郸午,并迫使邯郸午的儿子继续将邯郸的百姓迁往晋阳,不然就发兵攻打邯郸,现在赵籍不忍父亲被杀,已经起兵反抗赵鞅了。”

  晋公姬午听罢,不由得对赵鞅也不觉产生一丝怨恨,你这不是摆明了欺君罔上吗,给寡人说你要去查看封邑上的收成,结果你竟然跑到晋阳去诛杀邯郸的守城大夫。堂堂的一国官员,你赵鞅就没有任何征兆的就诛杀了,子在你的额眼里还有寡人这个国君,还有晋国的王法吗?

  想到这里晋公姬午不悦的说道:“原来如此,短短的一个月时间,晋国北部竟然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众卿议议,我们该如何处理。”

  “赵鞅竟因小事杀死国家官员,实在是大胆之极,臣请国君发兵攻打赵鞅,铲除这种不忠不孝,目无君上的乱臣贼子。”中行寅听罢,立即说道。

  果不出所料,中行寅一心要置赵鞅于死地。韩不信听罢立即出列道:“君上,诸位大人,赵鞅杀死赵午固然不对,但臣以为这件事从根本上讲还是因为赵氏家族内部之间的矛盾引发的事件,应该交由赵氏家族自己处理,国家不应插手;不然今后晋国每个家族之间的事情都交到国君这里来处理,我们岂不要忙死不成。”

  听完韩不信的话,有个别大臣微微的点点头,有人还小声的说道:“作为家族的一员,赵午违拗宗主的意见,本来就有些过了。虽然副卿大人擅自杀死赵午有些过激,但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事出有因吗。”

  听完韩不信的话,中行寅立即反驳道:“臣以为上军佐的话没有道理发生如此大的事情,岂能是赵氏家族内部的事情,据臣所知,赵鞅杀死其赵午之后,为了达到迁人的目的。竟然将赵午的人头送到邯郸迫使邯郸赵籍等人就范;目前赵籍等人已经聚众准备反抗赵鞅。一旦如此,整个晋国北部就不得安宁。一件引起整个晋国北方混乱的事情,怎么能是赵氏家族内部的事务?一旦北方不稳,会引起整个国家的混乱,赵氏一个家族如何能够解决的了?臣以为此事必须由国家出面解决。”

  中行寅的话立即引起了二卿同党的赞同,立即有人出面道:“君上,北方紧靠戎狄,乃是晋国稳定的根基之所在,一旦不稳,必将引起整个晋国的动荡,臣等以为此事万万不能拖延,应该立即发兵予以制止。”

  眼看着赞同中行寅的大臣越来越多,于是下军将魏侈赶紧出列,直接把矛头对准了中行寅,“中行大人如此关切此事,大概另有所图吧?”

  魏侈本与中行寅不和,他非常看不惯中行寅的做派,更看不惯范吉射的阴险,今天他一定要借此机会为赵鞅说句公道话。

  见魏侈直接把矛头对准了自己,中行寅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指着魏侈道:“我只是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向君上禀报此事,怎么就另有所图了,魏大人你说清楚,我到底另有所图什么了?”

  作为武将的魏侈自然不会害怕中行寅的威胁,直视着他道:“邯郸赵籍乃是你中行大人的外孙,你是怕外孙打不过赵鞅,才出此策,名为国家安全着想,实则是为了帮助赵籍打压赵鞅吧,说不定你还想趁机灭掉赵氏达到独霸朝纲的目的。我说的对吧,中行大人?”

  听完魏侈的话,中行寅差点给气疯了,指着魏侈道:“你你,你血口喷人,我们中行氏一门忠烈,所做之事皆出自公心。”

  魏侈仰天大笑后说道:“哈哈哈,哈哈哈,什么公心,说话要讲良心,赵鞅所做的事情不对,可以交由世卿大夫进行公议,擅自出兵攻打只会是乱上加乱。”

  此话一出,把中行寅气的血直往上冒,一阵一阵的说不出话来。

  看到中行寅与韩魏两人争执不下,范吉射出列对魏侈道:“我想请问一下魏大人,就算这样,但是赵鞅未经国君同意竟擅自处死国家官员,也是违反晋国法令的事情。只要是违反了晋国的法令,就应该受到处理。魏大人,这一点我没有说错吧!”

  听完范吉射的话,魏侈道:“违反法令应该由卿大夫廷议处理,而不是动用国家军队攻打,一旦发兵攻打,势必会引起更大的混乱。”

  听完魏侈的话,范吉射微微一笑:“攻打不攻打那是后话。不过臣认为对赵鞅这种胆大妄为的臣子还是应该教训一下。如不教训,今后各位卿大夫都擅自以宗族的名义处死国家官员,晋国礼法纲常何在呢?魏大人,今天赵鞅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不加以处置,今后我们这些当宗主的是不是都可以学着赵鞅的样子,在自家的封邑上乱杀国家官员呢?”

  “这,这,这?”魏侈一时语塞。

  就在双方争执不下的时候,执政智跞出来说话了,“君上,诸位大人,臣以为赵鞅所犯的错误完全没有达到出兵灭族的地步,我们应该知道要出兵灭族除非是犯上作乱等重罪。今天赵鞅所犯的罪错,从本质上讲也只是家族内部的争斗而已,只是所处死的邯郸午身份特殊是国家官员,这样一来情况就显得复杂了。为了妥善处理此事,臣以为首先应将赵鞅召回,让其陈述事情的原委,针对他的陈述,再交由世卿大夫廷议拿出处理意见。不知君上以为如何?”

  应该说智跞的处理办法是最为公允的方式。国君晋公姬午听罢微微的点点头。

  不过还没等他说话,范吉射赶紧给中行寅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紧说话,一旦国君做了决定要想扳倒可就难了。

  中行寅会意立即说道:“君上,执政大人的话虽说有理,但是赵鞅为人强势,没有得到邯郸的五百户奴隶,他是不会听诏回朝的,不如让我带兵随内侍一同前往晋阳宣诏,赵鞅若听诏最好;若不听诏,我就带兵将他押回绛都。请君上允诺!”

  一招不成有生新招。

  中行寅话音刚落,魏侈直言道:“狼子野心,你带兵前往安的什么心,是想半路截杀赵鞅还是想帮助你外甥灭了赵氏满门?”

  哎呀呀---

  中行寅差点被魏侈气疯了,这个无礼的武夫为何总要跟他过不去呢?

  魏侈的话一出口,愤怒的中行寅直接挤到魏侈跟前,指着魏侈的鼻子,“一派胡言,你这分明是在中伤老夫。”

  魏侈本来就是一个粗人,见到中行寅挤自己跟前,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冲上前去抓住中行寅的衣领,“你个老东西,还想打架,怎么的?”说完一把将中行寅推倒在地。

  见中行寅倒下,范吉射、刘阳、范皋夷等大臣赶紧将中行寅扶了起来。随后与中行氏关系好的几个大臣一起挤到魏侈跟前,“魏大人,你这是何意?议事归议事,你为何要动手呢?”

  “咋了,你们还敢围攻老夫不成?”魏侈也不示弱,睁大眼睛瞪着挤过来的的几位大臣道。

  这一下晋国的朝堂乱了,所有臣工几乎分成两派,相互指责,甚至有几个臣工抓住了对方的衣服相互撕扯起来。

  若是放在赵鞅在的话,只要是一声吼就能将局面控制住,但是现在赵鞅还远在晋阳,而且还是此时矛盾的焦点,而在场的执政智跞为人谦和根本镇不住这帮臣工,着急的喊道:“这是朝堂,各位大人莫要动粗,莫要动粗。”不过他的喊声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双方不但没有停止的迹象,而且越来越激烈。

  晋公姬午望着下面乱作一团的臣工有气无力的说了声:“明天再议,退朝。”

  但是他的声音太小了,根本没有引起臣工们的注意,许久等到这帮臣工终于折腾累了,这才发现国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国君都走了,廷议看来也不会有结果,众臣只好退朝。

  虽说今天的朝会没有取得实质性结果,但是不代表双方会就此罢休,双方的角力这才刚刚开始。

  就在双方都在积蓄力量准备下一次朝会时,谁也不会想到赵鞅竟然回来了。

猜你喜欢

  1. 历史题材
  2. 古言小说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