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阿斗三国行

更新时间:2019-11-04 21:01:35

阿斗三国行

阿斗三国行 安歆雅 著

连载中 阿斗,依依 军事题材历史题材热血爽文

《阿斗三国行》主角是阿斗依依,由网络大神安歆雅著作的一本历史类小说。嗯,就是攒够经验的阿斗和自家夫人(妹妹)在三国里面折腾的故事……

精彩章节试读:

信京。

“殿下失踪了?”坐在暗香苑,依依一边吃着点心,一边捧着姜维和刘铭送来的捷报,微笑,“然后,一起失踪的,还有朔王妃?”

“是,司马将军是这么写的……”李清战战兢兢的站在依依身边,“此事太傅大人原本打算还是压下来的好,倘若消息传扬出去,恐怕会流言四起……”

“流言四起?”依依唇角又是一抹神秘莫测的微笑,“我说李清,你去问问先生,他想到哪儿去了?”压下去?即使要压着也不该瞒着自己,然而自己却成了整个皇宫中几乎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于敏言根本只是不希望自己知道而已吧。

“这……”李清纠结了一下,没敢开口。

“不会有你担心的那种事的,放心吧。至于这个消息,能压就压下去,压不下去,那就随他。”流言这种东西,时间长了,也就淡了。依依唇角含笑,带着融融暖意,“我说,李清,就像我不会背叛阿斗哥哥一样,他也不会背叛我,所以今后,无论他出了什么事,都不用跟我隐瞒,否则,一不小心弄出了什么严重的后果,谁都没办法负责。对了,姜维送来的那几个人怎么样了?”

“安置在刑部边上,”李清低下冷汗涔涔的头,“如您所说,父子两个都分开了安置的,想来,他们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来。”

“两个人要是能在刑部眼皮子底下翻出什么浪来,那刑部干脆直接全部回家种地算了。”依依微微眯起眼,笑笑,“好了,不说这些了,让陶安给幽州写信,从现在起,只要有了阿斗哥哥的消息,不管是什么消息都要送来,至于朔王妃,让朔王自己解决。”

“这,您就不怕是什么不好的消息吗?万一……”李清似乎极为担心,毕竟在他眼里,这世上的负心男子数不胜数,阿斗又是万人之上,这么做……

“你以为,阿斗哥哥是去做什么了?”依依无奈的瞄了一眼还在替自己瞎操心的李清,“把你那些小心思收起来,就算他真的爱上了云儿,他也不可能抛下一切和自己的嫂嫂私奔吧?既然说了想要拿回燕云十六州,那么,阿斗哥哥八成是自己先去猃狁那边侦查了,至于为什么会带着嫂嫂,大概只是巧合吧,又或者……”又或者只是两人恰好一起失踪了而已,未必在一起。

“可是,为什么无论是朔王还是司马将军,都不知道殿下去哪儿了?”李清皱起眉,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他们是肯定不会答应的啊。”依依笑笑,“好了,你也别在这里想这些有的没的了,伯约的捷报回来了,算算行程,过几日也该到了,去问问礼部,都准备好了没?”

朔北。

“你怎么做到的,嫂嫂?”面前那个虽然看上去极为文弱甚至风一吹就倒的瘦弱男子,即使看上去病怏怏的,但,绝不会有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个女人。即使是司马宁,可也没有这份能耐。

“我可不像藤儿,也没她那么高的武功,江湖上行走,还是穿男装方便些。”至少遇到登徒子的几率小些。褚云坐在阿斗对面,眼中带了淡淡的怀念,“以前,我和藤儿两个人一起天南海北的玩的时候,经常是扮成一对夫妻的样子,那时候……”

“这么说的话,”阿斗将目光移回室内,敲敲桌子,“嫂嫂你把我娘子叫了多久的媳妇?”

“您不至于连女人的醋都吃吧!”褚云瞪大了眼睛,“我说殿下,您这也太……”

眼角的余光似乎看到了什么,阿斗摆摆手,止住了褚云还未说出口的话,随后指了指两人所在的客栈窗外,“我说嫂嫂,您调戏依依,这不,报应就来了?”

褚云往下探出头,看着被几个明显是市井混混的男子拦住的司马宁,抽了抽唇角,“他不是在信京横着走吗,怎么这几个人就围住她了?”说着,连忙起身,拉住坐在chuang上做针线活的胡月就要下楼。

是的,鉴于三个姑娘只有褚云有扮成男人不被一眼看穿的能耐,所以现在,四人的身份是哥哥夫妻二人,夫人的侍女,以及一个弟弟。不要问阿斗为什么扮成了弟弟,长得太嫩真的不是阿斗的错!

至于三人行为什么会变成四个人,这纯粹是巧合!谁能想到三人把什么都计划好了走的时候偏偏在城里遇见了女扮男装出去玩的朔王妃?谁能想到原本打算早点摆脱的朔王妃的武功居然比三个人加起来还高?谁能想到比起回去和自己的夫君报信说殿下跑了相比,朔王妃对于一起出去跑路更有兴趣?!

“月儿,哎呀还做什么针线,救人要紧啊。”看胡月还是慢条斯理的模样,褚云急了。

“不用了,”一直盯着窗外的阿斗笑笑,看着那个将司马宁拉到自己身后的男子,“就是不知道,着英雄救美之后,美人,会不会情愫暗生以身相许?”

“那可是我媳妇!”褚云一脸自己被戴了绿帽子的表情,“我可是绝对不允许我的女人红杏出墙的!”

“那依依怎么算?只许你给别人戴绿帽子?”双手环%,阿斗唇角扯起微笑。

“那,那也得我先休了才行……”声音越来越小,褚云低下头,阿斗笑着起身,“好了,司马姑娘快上来了,嫂嫂,您这夫君的架势,可得摆好了。”

“夫君!”果然,一进门,司马宁便哭着钻进褚云怀里,梨花带雨,褚云忙着安慰自家“娘子”,阿斗连忙给一边的胡月使个眼色。胡月放下针线,接过趴在褚云身上干嚎的司马宁,褚云理了理被拉皱的衣摆,对那个送司马宁上来的男子深深一揖,“多谢公子相救。”

“无妨,”男子微微点点头,一揖,出口的居然是标准的信京官话,“看各位的衣着举止,当是从大兴来的。朔方不比中原,虽然不知道各位为何到这里来,但是,夫人和这位姑娘天人之姿,还是不要随意出门的好。”

“多谢公子提点。”褚云不着痕迹的收敛起自己的惊讶,微笑着看向那名男子,摘下腰间的玉佩递了过去,“公子相助jian内,在下也无以为报,区区小物,请公子收下,日后若有用得着的地方,在下自当竭力相助。”双手托着玉佩,褚云微微低下头。

“不必了,”男子转身就打算离开,“举手之劳而已,不必公子如此牵挂。”

“哥哥对朔方很熟悉吗?”男子前脚踏出房门,后脚,阿斗就利用自己的脸装嫩。毕竟一群对朔方极不熟悉的人要在这里完成自己的计划实在是有点困难,对这里的口音也不怎么熟悉,这来了一个送上门的向导,哪有放过的道理?

“在下来了这里,也有一年了。”男子勉强笑笑,转过身,微微皱起眉,“小家伙,你哥哥来还能解释,你还没加冠吧?怎么也跟着跑出来了?”

“我想看看,当初爷爷拼尽性命也要拿回来的地方,到底长什么样子。”阿斗承认自己有点故意笼络人心的意思,但现在,自己很想弄清楚这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直觉告诉阿斗,自己会有些惊人的收获。

“你爷爷,死在这里了吗?”男子原本看熊孩子的目光几乎是刹那间温柔下来,甚至伸手摸了摸阿斗的头,“你是哪里人?”

“信京人,我一直住在信京,哥哥跟我说,当年爷爷追随先帝陛下在朔北苦战,最终,马革裹尸。大哥哥,有人跟我说说,爷爷是白死了,朔北黄沙遍地,中不得庄稼,就算最后收回来也没什么用处,我,我不信。”阿斗抬起头,眼中带着雾气,“所以我就想来看看,我想知道,爷爷究竟是不是白死了……”配合着哽咽的声音的,还有眼角的水花,这演技,看得一边的三个姑娘啧啧称奇。

“难怪,”男子唇角缓缓扬起柔和的笑意,蹲**身,微微抬头,眸子对上正低头抹眼泪的阿斗的眼睛,“你爷爷的牺牲绝不是白费,朔北是大兴的门户,没有朔北,大兴就只能任人宰割。即使现在不在我们手里,终有一日,也一定会回到大兴,”看着阿斗擦掉眼泪的模样,男子轻轻拍拍阿斗的头,“别听别人乱说,你爷爷的夙愿,终究会有实现的时候,你爷爷的牺牲也绝不会白费。好了,不哭了,告诉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安禅,”阿斗其实并没有编造什么假名,“大哥哥,你呢?”

“安禅?哪个禅字?”男子笑笑,“我叫卓君。”

“就是那个又念‘善’音的那个禅。”阿斗能感觉到,自己话音一落,对面那个人眼中,有一道光芒刹那间一闪而过,心下微笑,阿斗脸上,依旧是孩子的单纯模样,“大哥哥,你也是信京人吗?”

“是,”男子笑笑,刹那间的光芒归于沉寂,只不过,阿斗确认这个人已经接收到了自己想告诉他的消息,“等到拿回朔北的那一天,哥哥带你去古战场,祭拜那些死去的人。”

“那,我能跟着你一起走吗?”阿斗牵着对方的衣角,小心翼翼的抬起头。

“这……我要去的地方很危险。”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摇摇头,“你还是早点回去吧,即使不想回信京,至少,也要回到大兴的领地去,如果害怕的话,我会派人送你们回去,不用担心。”

“多谢公子美意,”看阿斗和卓君说了那么久还没有停下的意思,褚云不由有些担心,走到阿斗身边,褚云衣袖一挥,将阿斗藏在自己身后,“但是,如今,还不到回去的时候。”

“那也不应该把一个孩子带到这么危险的地方,还有……”卓君起身,眸中带着怒火,“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战火重燃,你们会……”

“找到爷爷的尸骨之前,我们不会走的。”褚云想出了一个无法反驳的理由,“家父临终之前,最大的遗憾就是不知祖父尸骨何在,如今,我们……”

“罢了,”卓君叹息一声,“你们跟我走吧,但是,不要离开我身边,也不要擅自做主做任何事,答应吗?”

“谢谢大哥哥!”阿斗抓住卓君的衣摆,前后晃了晃,“说起来,大哥哥,你是怎么来这里的?还呆了一年这么久?”

“我?”卓君在屋子里寻了个凳子,拉着阿斗坐下,“真的想知道?”

“嗯嗯嗯。”阿斗睁大眼睛,努力卖萌,虽然自己已经十三岁。这个年纪的少年无论如何算不上小孩子,但,在卓君这种大人眼里,这也不过就是个孩子的年龄,对着同龄人这么做或许相当幼稚,但,对着一个二十多快三十的人,这么做,不会引起任何反感。

“那我说了,你会信吗?”卓君笑笑,却没有再直视阿斗的眼睛,“如果我告诉你,我遇到了神仙。”

“我信,”阿斗几乎没有任何思考便点头微笑,“大哥哥说的,我都信。而且也没有人告诉我,这世上究竟有没有神仙。”

“我原本已经死了,就死在信京城下。你既然是信京人,肯定也就知道猃狁入寇的事情吧?”卓君的目光有些渺远,“原本我是信京城守军,一个小小的五百人队长,死在信京城下,原本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可是,我遇到了神仙,他们把我送到一年前的朔北,还告诉我,未来的大兴,会比现在更好。”

“神仙,是这么说的?”阿斗一手托腮看着卓君,不知不觉,眼中带了笑意,“那,大哥哥这一年,都做了些什么呢?”

“找到了同样原本已经死在信京城下的曾经的旧部,然后,也算是摸清楚了猃狁的底细,只可惜,没能阻止当初猃狁入寇。”卓君叹息一声,抬起头。

“已经发生了的事情怎么可能被几个凡人轻易改变,大哥哥,这不怪你。”阿斗握住卓君的手,摇摇头,“那,大哥哥知不知道,现在的猃狁是什么样子的?会不会,再……”

“猃狁从孩子开始,就在马背上长大,随随便便一个人都是天生的战士,这和大兴不一样,”说到猃狁,卓君脸上,立刻蒙上一层阴霾,“这一次猃狁王身死,大兴也将十万最精锐的猃狁士兵一网打尽。但,大兴这绝对算不上消灭了猃狁的有生力量,等到新猃狁王的位置坐稳了,然后打起为先王报仇的名号,恐怕,猃狁与我大兴之间,还有一场恶战。”

“居然是这样……”阿斗皱起眉,原以为那一战之后,至少能让猃狁十年不能**中原,想不到,那居然只能成为新的猃狁王荣誉的序幕吗?

“虽说追随猃狁王的都是最精锐的士卒,但,如今倘若再要集结猃狁军士,恐怕人数上的优势不小啊……”卓君叹息一声。

阿斗也知道,虽然接下来对阵的不是猃狁精锐,但,双方一旦开战,只怕自己这边还是处在下风,微微皱起眉,不自觉便说出了自己的感想,“那么,如果让猃狁内部自相残杀呢?如果新王的王位一直都不稳,猃狁,还顾及得到大兴吗?”

卓君愣了一下,随后,唇角微微扬起,“我这么想过,甚至,也因此接近了几位猃狁的显贵,但,先不说猃狁强者为尊,几乎不会有人胆敢反抗猃狁王……毕竟为先王报仇是没有人可以反对的大旗,如果内部有了矛盾的话,出兵大兴,只怕是转移矛盾的最好的办法。”

“这样……那如果,矛盾出在出兵之后呢?”阿斗敛起眉眼,“如果新王执意要让自己不喜欢的人先去做挡箭牌呢?如果反抗还有一线生机,不反抗,就绝对会死无全尸呢?”

“这……”卓君皱起眉,“可以试试看。”

“大哥哥认得新的猃狁王身边的人?”阿斗抬眼,才反应过来自己方才忘记了装小孩子,连忙亡羊补牢,然而,一边端茶来的胡月,分明看见了卓君带着奇异光芒的眼睛。

“原本想在猃狁选新王的时候动动手脚,所以各方的人多少都认识些,但是如今尘埃落定,本以为只能备战了。”卓君笑笑,“公子有什么想法吗?”

“猃狁的新王,是个怎样的人?”阿斗皱起眉。

“猃狁只崇拜武力的强者,新任的猃狁王是典型的猃狁武士,最好的战士,却未必是最好的将军。”卓君话音中细微的不屑,未能逃过阿斗的耳朵。

“猃狁选择王的做法,难道是比武吗……”阿斗也有些无奈,“这种人,怎么对付的了各种关系。”

“您还真猜对了,”卓君笑笑,“不过,您是多虑了,猃狁王的威望,远比我们以为的大得多,如果大兴还有人会质疑陛下的决定,劝谏陛下,那么在猃狁,只要是王的意志,就必须执行,哪怕……”

“哪怕是孤军**敌国的国境,就为了一个女人。”阿斗低声嘟囔了一句,卓君看着阿斗的眼神,愈发神秘。

猜你喜欢

  1. 军事题材
  2. 历史题材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