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悬疑恐怖 > 鬼帝的宠妻

更新时间:2019-12-31 05:55:31

鬼帝的宠妻

鬼帝的宠妻 兔爷天下第一 著

连载中 姜彻,朱暖暖

由网络大神兔爷天下第一创作的一本悬疑小说叫《鬼帝的宠妻》,文章故事写的很精彩,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因为是天阴之女,朱暖暖在十六岁的时候和一只乌龟拜堂成亲,之后亲口喝下混有乌龟断头血的烈酒,第二天却在床上发现了自己的“龟丈夫”

精彩章节试读:

“朱小姐你好,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人在感觉到危险的时候第一感觉是躲避,就像鸵鸟喜欢把头埋在沙子里一样,朱暖暖十个脚趾集体缩了一下,咽了口口水,立刻转身光脚蹬蹬蹬跑上了楼。

裹在被子里,朱暖暖才恢复了些许暖意,她裹着被子把所有窗帘都拉开,阳光照在身上才让朱暖暖的心稍微安定了些。

张姨手上拿着朱暖暖的行李箱,站在chuang边看着她抽风的举动,吓得目瞪口呆。

“张姨你先下去吧,把行李都放回去,我不去农村。”

朱暖暖白着脸窝在被子里对张姨说,眼睛瞥了行李箱一样,对张姨不满的皱了皱眉。

“可这是先生吩咐的,我不敢违背啊。”

张姨把手放在身上搓了搓,有些不安又为难的说。

“没事,你下去吧,箱子放在这里就好。”

朱暖暖干脆闭上眼转过身去,对张姨如此吩咐。

张姨应声说了句好的,便把手从箱子上挪开,转身下了楼。

听到张姨的关门声,朱暖暖蹭的一下掀开了被子跳下了chuang,她本想打开箱子把东西都放回去,可是越想越心烦,干脆直接一把拎起行李箱,隔着窗户把它扔到了楼下。

“咚”的一声巨响,接着是汽车的警报声,朱暖暖吓了一跳,扒着窗户望去,看到了好巧不巧停在她楼下的那辆黑色迈巴赫车顶躺了一个黄粉色行李箱。

听到警报声,朱家的佣人赶紧出门查看,朱暖暖屏住气赶紧缩回脖子,生怕被别人发现是她干的好事。

这辆迈巴赫是佘陌大师的座驾,朱暖暖知道自己犯错了,被朱孔丘拎着后脖领拽到佘陌面前的时候乖巧的像只鹌鹑。

朱孔丘让朱暖暖道歉,朱暖暖吐吐舌头还没说话,佘陌便直接挥手拒绝了,一副宽宏大量的样子。

一番礼尚往来宾客寒暄后,朱孔丘派人开车把佘陌送走,把那辆迈巴赫送到了4s店里补漆,忙完这些,朱孔丘对朱暖暖说,“修车的钱从你生活费里扣!”

朱暖暖瞪着眼梗着脖子和朱孔丘犟,朱孔丘却只说了一句话便让朱暖暖当下便闭上了嘴妥协了。

他说,“你妈是怎么死的你忘了么。”

这是朱暖暖的死穴,被朱孔丘拿捏了这么多年,如今依旧有用。

第二天朱暖暖被送上了车,她坐在车上转头往回看,却只见到了朱孔丘、苏澜和朱家瑜一家三口往回走的背影。

这一刻,朱暖暖才觉得自己被抛弃了。

宣镇离省城只有两百里,朱暖暖只在车上睡了三个小时就到了久违的外婆家。

一下车,刚到村口朱暖暖就被农村特有的家畜粪味熏的头晕。

朱暖暖的姥姥家就在村头,朱暖暖只走了几步就到了她家门口。

司机小王帮朱暖暖搬下行李就回到车上开车走了,朱暖暖还没挥手道别只见一骑绝尘,面前就只剩一片黄沙黑土。

朱暖暖拎着黄粉色行李箱凭着记忆走到了姥姥家,见木门上了锁,便坐在门前的石阶上托腮玩起了手机。

“姑娘你咋了,为啥坐在我家门口啊?”

过了半个小时,一个穿着碎花凉衫手上挎着竹篮的老太太走到了朱暖暖面前。

朱暖暖听到老太太的声音,眼睛一亮,蹭的一下抬起了脑袋,脆生生的叫了一声“外婆!”

朱暖暖上次来这里还是七年前她九岁她妈妈去世前不久,如今过了这么久,她的容貌也发生了大变化,老太太自然是认不出来了。

“暖暖?”

外婆疑惑的打量了朱暖暖许久,然后才露出一个恍然大悟般的神情,叫出了朱暖暖的名字。

“哎呦,都成大姑娘了,我都认不出来了,快进来,快进来。”

朱暖暖的外婆开了锁,招呼朱暖暖进门,往前走着随手就把菜篮放到了厨房的窗台上。

“你爸昨天打过电话了,以后你就安心和外婆住吧,那些人都是一群养不熟的白眼狼,回去干嘛。”

朱暖暖摸摸鼻子,想着自从妈妈去世以后就没来过这里,自己好像也是只小白眼狼。

“你就住这里吧,这间屋子是你妈以前住的地方,我昨天收拾了一遍,被子也都晒过了。”

“哦。”

朱暖暖把行李放好,把房间环视了一圈,这里还是老样子,连窗台上的那盆多肉都没挪地方。

“还没吃饭呢吧,你先坐会,我做饭了。”

“好啊。”

一听到有吃的,朱暖暖来了精神,若说她对农村留下的唯一好印象就是这里纯天然的饭菜了。

躺在chuang上瘫成了一个大字,暖风拂过朱暖暖的脸庞,闹了一整晚朱暖暖也累了,迷迷糊糊的她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一觉醒来,天色蒙蒙亮,朱暖暖伸了个懒腰,盖在身上的毛巾被顺势掉在了地上。

应该是外婆看她睡着了就帮她盖上了毛巾被,也没叫她起来吃饭。

“外婆,外婆?”

朱暖暖揉了揉眼睛,穿上了鞋走出房间来到了客厅。

客厅里没有人,一张矮桌支在客厅中央,上面摆了两盘炒菜和一盘馒头。

朱暖暖揉揉肚子,拿起一个馒头来咬了一口,走到院子里才看见坐在自家门口纳凉的两个老人。

外婆腿上放了一个针线篓,手上拿着针线正在补外公的汗衫,外公打着蒲扇坐在外婆身边给她扇扇子,如果不听他们的对话,这真是一副美好的场面。

“你说暖暖这孩子真的不行?”

“老王没说不行,就是说她的命数不好,得改改。”

“改改...你去说我去说?”

外公打着蒲扇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他幽幽的看了外婆一眼,意思是当然是你去了。

“说什么啊?”

朱暖暖噌的一下从门后面跳了出来,有外公在朱暖暖变得活泼放松了许多,她直接走到了外公的身边,亲昵的叫了一声,“外公。”

外公开心的大声“哎”了一声,摸了摸朱暖暖的头发示意她坐到自己身边。

等朱暖暖坐在了石阶上,外公看了外婆一眼,外婆又看了朱暖暖一眼,放下了手里的东西,清清嗓子对朱暖暖说。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