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穿越 > 特工王妃:傲娇太子别嚣张

更新时间:2019-11-08 18:32:04

特工王妃:傲娇太子别嚣张

特工王妃:傲娇太子别嚣张 云月儿 著

已完结 司空寒,夜景清 古代言情

主角司空寒,夜景清小说特工王妃:傲娇太子别嚣张主要讲述了:她们都是识人不清、被“闺蜜”所出卖的人,幸运的是,两相结合,她又多了一次重生的机会!拥有前世记忆和技能的她在王府渐渐站稳了脚跟,凭借独特的人格魅力征服了一个又一个身处权利顶端的男人,可是命运纠缠之下,兜兜转转之中,她还是跟最初的他走在了一起。曾经有人告诫她“你只需要对一个人好,那就是你自己!”,她第一次不听,所以魂归异世,她第二次不听,遂改变了这个国家的后宫模式,从此开辟了一皇一后制的朝代格局!

精彩章节试读:

  

  眼看司空寒安如泰山压在自己身上,夜景清皱着眉头,第一次觉得力不从心的滋味儿忒糟糕!

  司空寒冷冷的看着抗拒自己的夜景清,语气不爽的嘲讽道:“夜景清,你装什么清高?这不就是你一直想要的吗?本宫今晚成全你,让你做我的女人。不过你得应我,以后都不能再骚扰炎!”

  他想到夜景清下午与司空炎之间的笑意,更联想起夜景清刚刚斥责他那番恶毒的话。

  他心中暗暗猜测,有没有一种可能?夜景清是因为得不到他的关注,所以故意招惹一直爱慕她的司空炎?若是这样,他断不能允许。像夜景清这样恶毒的女人,绝对配不上温润如玉的司空炎!

  听得司空寒这话,夜景清目光一紧,“你什么意思?”

  司空寒毫不含糊,“字面上的意思!只要你答应,我今晚就成全你!”

  他想好了,左右是一个女人,与其因为不喜拒绝她,却害了司空炎受到伤害,不若快刀斩乱麻,让她委身于他。况且……现在的夜景清变化颇大,他刚刚吻她时,感觉并不是很糟很反感!

  既是如此,这送上门的美艳大餐,他就……

  “你觉得我很渴望做你的女人吗?”司空寒心中正认真思考时,耳畔传来夜景清的询问声。

  司空寒瞧向身下被牢牢钳制住,却还在不断挣扎扭动的夜景清,唇角掀起一抹坏笑,“渴不渴望,你心中最是清楚!”

  “渴望你妹!”夜景清气恼的吼出声。

  “唔!”夜景清本想狠狠咒骂司空寒这个自恋狂一顿,却没想到这厮欺负她还上瘾了。真是老虎不发威,当她hello-kitty呀?

  她拼命挣扎,甚至张口想要咬司空寒的**,然后一张开口,司空寒的长舌就汹涌探入进来,扫荡她的贝齿大有将她生吞的架势。

  该死!夜景清想要咬司空寒的舌头,让他当哑巴算了!

  然而,她刚闭上眼睛想要咬紧牙关,却听门外传来阵阵敲门声。

  “叩叩!叩叩叩!”

  一阵敲门声后,司空炎温润如玉的声音传荡而来,“清儿,你睡下了么?”

  夜景清听到司空炎的呼唤声,心下一喜,眸子晶亮。救场的人来啦!

  司空寒看到夜景清明显欣喜若狂的反应,脸色倏然一黑。这女人不是爱他爱的要死要活么?现在他成全她,她却抗拒?就算是欲擒故纵,也要有个度才对,抗拒一番便该半推半就不是吗?

  难道说,她喜欢上司空炎了?

  想到这种可能,司空寒心中森冷下来。

  他重重在夜景清**上一咬,夜景清当下吃痛闷哼出声,“唔!”

  “清儿?”门外,司空炎听到夜景清的闷哼声,即刻好温柔的呼唤起来。

  夜景清瞪了司空寒一眼,只觉口中蔓延着血的腥咸味道,该死的难受。

  她正欲扬声呼喊司空炎,告诉对方司空寒在趁人之危,%.口猛的被一双炙热滚.烫的大手扣住。

  “你若胡言乱语,我就捏碎它们!”司空寒紧贴着夜景清的耳畔,低声耳语。

  夜景清咬牙切齿,怒声低斥道:“卑鄙!”

  司空寒惬意的笑,手上力道重捏了几下,似乎是在无声的警告夜景清,他说到做到!

  门外,司空炎听到夜景清应了声什么,却没听清楚,就开口询问道:“清儿?你刚刚说什么?”

  夜景清深呼一口气,在司空寒邪恶的威逼之下,开口懒洋洋的应道:“司空炎,这么晚了你有事吗?我都睡下了,结果被你吵醒,有什么事情不能明天再说嘛?”

  闻言,司空炎有些抱歉,“对不起,清儿!我看天色尚早,以为你没有睡下。那你好生歇息,我明日来找你!”

  夜景清应了声,整个过程没有任何异样。

  司空炎道了声‘晚安’后,大步离去。

  待脚步声渐行渐远,直至听不见了,夜景清这才猛的抬头,朝毫无防备的司空寒额头重重一撞。

  “砰”的一声,这力道可不轻。夜景清是抱着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目地撞过去的!

  “哦!”司空寒只觉一阵头晕眼花,手上下意识的抓紧。

  这一局,夜景清没讨到便宜,还白白让司空寒吃了豆腐!

  “你这女人,真该死!”司空寒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心下暗叹,这女人额头是铁块做的不成?竟然撞人这么疼?

  夜景清哼了声,坐起身远离开司空寒,防备警惕的瞪着他。

  司空寒冷冷打量夜景清,半晌才开口询问道:“夜景清,你当真不要本宫的恩宠?过了今晚,你可没机会……”

  “打住!”夜景清激动的打断司空寒,还恩宠?啊呸!

  她愤怒的瞪视司空寒,语气压低却很气恼的斥责道:“司空寒,以前是我瞎了狗眼才会看上你这么个冷血的臭男人,现在我明确地告诉你,你以后离我远点儿。我不喜欢你了,看到你就烦,懂吗?”

  这一刻,夜景清也顾不得会不会因为说这番话暴露自己是假‘夜景清’的真相了。她没精力跟司空寒这么个狡猾奸诈又冷血的男人纠缠,说白了,他看不上她,她也没看上过他!

  司空寒听到夜景清这话,眸子一点点的眯紧,“不喜欢本宫了?那么,你现在喜欢谁了?炎吗?”

  夜景清一愣,脑子里猛的想起之前司空寒警告她不要纠缠司空炎的事情。看这样子,司空寒是因为怀疑她跟司空炎凑到一起了,所以才来警告她,教训她的?

  想到这种可能,夜景清第一时间否决司空寒这个猜测。

  她头摇的像个拨浪鼓,态度很严肃的回应道:“不!我现在谁也不喜欢,只想早日养好伤离开京城。届时天大地大,总有我夜景清一处安居之所!”

  这话是夜景清内心最真实的剖析,前世她身为特工,根本没有自由。她向往自由的心情,谁也无法理解!

  司空寒听到夜景清这话,唇角勾起释然的笑意,“但愿你所言属实!”

  这一夜,夜景清睡的并不好!

  前半夜,司空寒那个恶劣的冷血男人滞留在此,与她严肃的谈判。

  他要她作出保证,会尽快离开宣王府,且要神不知鬼不觉,至少不能惊动司空炎。不然,司空炎断不会允她离开!

  夜景清点头应下,如小鸡叨米。岂料,司空寒觉得她应的太爽快,反常即妖!

  于是乎,谈判延长,直至夜半时分。夜景清无奈的举着双手轮番发誓,就差给司空寒跪了,并保证三日内必定离开宣王府,对方这才半信半疑离开。

  待她再次醒来时,已然日上三竿。莺歌将她好生嘲笑了一番,司空炎更是不停的笑她是懒丫头。

  夜景清听到‘懒丫头’这三个字,只觉五雷轰顶,比窦娥还冤枉。

  因着她起晚了,所以早膳与午膳一起吃。

  司空炎不停给她夹菜布菜,殷勤的像个模范丈夫。可惜,此男非她老公,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

  夜景清乖乖吃饭,偶尔会给司空炎夹上几口菜,算是回礼。哎,她总觉得自从她穿越到古代这个软了吧唧的身体里,不仅身体软了,就连心肠也变软了似的!

  司空炎看到夜景清给他夹的菜,激动的双目圆睁,恨不得把那菜供奉起来,早晚上三炷香。

  夜景清抚着额头,心下感慨人间自是有情痴!

  吃罢午饭,夜景清迟钝的想起昨晚司空炎去找自己,好像有事相谈的。

  她一边喝着饭后甜汤,一边随口问道:“司空炎,昨晚你去找我,所为何事?”

  司空炎抿唇,笑的如沐春风,“清儿可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夜景清摇头,继续‘滋溜滋溜’的喝汤。

  司空炎微皱了下眉头,清儿以前喝汤悄无声息,何曾这般粗鲁大声了?

  夜景清听不到司空炎的解释,就开口问道:“你倒是说说,今天是什么日子?”

  司空炎压下心中的疑惑,开口淡笑道:“就知道清儿这几日又是昏迷,又是养伤,定是记不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他故意顿了顿,这才好心提示道:“今天是八月十五啊!”

  夜景清脱口唤道:“啊?今天是中秋节呀?”

  “……”司空炎哑然,迟钝的反问道:“中秋节是什么?”

  “呃!”夜景清汗滴滴,绞尽脑汁才想起,这个架空的年代将八月十五叫做花灯节。

  呕!太俗气的名字!

  夜景清眼睛都不眨的撒谎解释道:“哦!我觉得花灯节名字俗气极了,不若中秋节好听。八月已属初秋季节,十五是为每个月的月中之时。所以你瞧,叫中秋节多有意境儿?”

  司空炎似懂非懂的点头应道:“中秋节啊,听起来是不错呢!”

  顿了顿,他含笑对夜景清说:“清儿,今晚我带你去花灯会游玩!”

  夜景清很想摆手拒绝,可是想到司空寒昨夜与她交谈的话,她又眼睛闪烁起来。

  花灯会,人头攒动,届时想要开溜应该很容易吧?

  这么想,夜景清重重点头应道:“好!今晚咱们去花灯会玩儿!”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