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异能 > 九代医王

更新时间:2020-09-08 19:43:28

九代医王

九代医王 无所不骑 著

连载中 傅云,苗夕雨 异能科幻热血爽文

主角傅云,苗夕雨小说九代医王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异能小说,主要讲述了九代单传,世代为医。老祖宗傅青主为明清名医,名满天下,到了傅云这一代,他决定走出小诊所,开拓新天地。“勇猛精进,志愿无倦,这是我的医道。”——傅云。XX从古至今,庸医无数,名医难求,所以古语有云:为人子女者,不知医是为不孝;为人父母者,不知医是为不慈!...

精彩章节试读:

  傅云冲过来一把拽住沈雨荷的手臂,将她给拉起来,然后带着她往前边跑去。

  多亏傅云对路径熟悉,七绕八拐,很快回到了楼门口。

  这时,两人停下脚步,低着头,大口喘气。

  沈雨荷稍微冷静下来,然后察觉傅云还拉着自己的手不放,虽说傅云是自己的学生,但也是大男生,这样手拉手似乎不太妥当。

  傅云感觉到了沈雨荷尴尬的目光,没等她开口就先松了手,道:“老师,你为什么会去动蜂箱啊……那些蜜蜂都很凶猛的,我去取蜂蜜的时候都要穿上防护服和防护帽。”

  沈雨荷轻轻拍了两下高耸的胸脯,心有余悸地说:“我也不知道是蜂箱,看到有个箱子造型很特别,就想打开看看里边有什么……谁知道会有蜜蜂飞出来,真是吓人。”

  “幸好夜里蜜蜂视力不好,所以才没有追上来。”傅云提醒道,“老师,你有没有什么地方被扎?”

  沈雨荷摸了摸最重要的脸蛋,没有肿痛的感觉,她摇摇头,吐吐舌头,笑道:“没事……都怪我太冒失了,我应该事先问你一句的,但是当时一时兴起,就忘了这回事。”

  沈雨荷天真灿烂的小动作让傅云愣了一下,这个美女老师太犯规了吧,用那么艳丽的面孔作出小女生装可爱的举动,还表现得那么浑然天成。

  “唉,老师,你不要动!”傅云忽然大声叫道,然后把脸给凑过来。

  沈雨荷发现傅云一脸认真地盯着自己的脖子,由于两人头部靠的太近了,让她有点不好意思,她本能的想要避开,却因为一时愣神,没有动弹,等着傅云说明情况。

  只见傅云伸出一根手指,缓缓放到了她右侧脖颈上,轻轻一摸,沈雨荷顿时皱起脸来,露出痛苦之色,不禁叫道:“啊……好痛……”

  “老师,你这里中招了。”傅云遗憾地摇摇头,“蜜蜂断掉的尾针还留在上边呢。我想你刚刚肯定是太紧张了,所以才没有察觉到自己被咬了。”

  沈雨荷自己摸了摸伤口,歪着脖子却看不到,道:“那怎么办……被蜜蜂咬有什么治疗方法吗?”

  “蜂毒是可以治的,你快跟我下楼去。”

  傅云于是匆忙带着沈雨荷下楼,一边下去还一边说道:“真是对不起啊,沈老师,早知道我提醒你,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我都说了不怪你,是我太冒失了。”沈雨荷苦笑道,想到自己一个老师竟然还毛手毛脚惹出祸端,在傅云这个学生面前早就颜面尽失了。

  不过,在刚刚散步的时候,她却没有师生身份的明显意识,觉得轻松自在,所以才不知不觉中流露出小孩子那种探知未知的欲望。

  下到二楼,傅云让沈雨荷坐在沙发上,自己到一个像是储藏室的房间里找出了一瓶药酒,还有一把镊子。

  傅云先是用镊子把残留在伤口的尾针拔出,接着上药酒涂抹,最后用医学胶布给贴住。

  “好了,不过起码要二十四小时才能完全消肿,明天晚上这时候还要上一次药,另外忌食荤腥辛辣。”

  “那……这个胶布,明天能撕掉吗?”沈雨荷已经想好了明天用丝巾挡住伤口,免得引起别人的注意,不过胶布贴着很闷,感觉不舒服,还是撕掉比较好。

  “你睡觉前可以撕掉,因为等药棉里的药酒吸收完,继续贴也没用的,你明天下午来换药,后天就差不多痊愈了。”傅云关心道,“老师,你现在感觉还疼吗?”

  “没有刚才那么疼了,刚才真的好像被开水烫着一样,又热又痛,而且还有点痒。”沈雨荷瞥了一眼搁在茶几上的药酒,道:“傅云同学,你这药酒就不能给我,让我拿回去擦吗?”

  这个当然可以……但是傅云心里不乐意,因为药酒给沈雨荷后,她下次就不来换药了。

  “老师,你明天还要再来喝中药,算是顺便给你换脖子上的药吧,在脖子那个位置,你自己要看着镜子才能换药,那太不方便了。”

  沈雨荷想想也对,就点点头,道:“那就听你的,时间不早了,老师我要回去了。明天下午我买菜过来吧,让你也试试我的手艺。总是来学生家里蹭饭,老师心里会过意不去的。”

  “没问题,有人给我做饭,那求之不得啊。”傅云满意地笑了,事情朝着他预想的那样发展。“老师,现在天色很黑,我送你回学校去吧。”

  这边是内街,没有路灯,确实很暗,单身女性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危机感,所以沈雨荷没有拒绝傅云这个提议。

  沈雨荷取了手提袋,和傅云两人一起下楼。

  两人在空荡荡的巷道里走着。

  “傅云,有个问题,老师不知道该不该问。”沈雨荷忽然犹豫着开口。

  傅云还以为沈雨荷在病情方面有什么难言之隐,之前并没有透露,所以他回道:“老师,你尽管问吧,我一定会为你解答的,病不讳医,其实那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沈雨荷一听就知道傅云误会自己了,抿嘴一笑,道:“我不是说我的病,我担心的是你……你的大学学费。”

  她担心是不无道理,去过傅云的家后,她发现傅云家的家具和电器都有一定年头了,连客厅的电视都是那种二十八寸寸“大屁股”,现在在农村家庭,这种笨重的老电视都不常见了。

  可见,傅云家的经济条件一般,作为家庭唯一支柱的父亲不在后,傅云就没有了经济来源,他再过几个月就要开始上大学,学费和生活费都会变成他的生活压力,这是迟早要面对的问题。

  “原来你想问的是是这个啊……”傅云心里暖暖的,他努努嘴,道:“沈老师,这一层你就不用操心了,你没看到我家有三楼吗,三楼的房间基本都空着,到时候我只要把三楼租出去,就有租金收入了,虽然位置不好,租金不会太高,但是也够生活费了。学费的话,我爸还留下几万块积蓄,不至于要借钱。”

  沈雨荷点点头,道:“这样就好,如果有这方面的困难,要记得告诉老师,老师会帮你想办法的。”

  这是,两人走到巷口,巷口旁边放着一个垃圾桶,忽然间,有一只大老鼠从垃圾桶下边蹿出,从两人面前横穿而过。

  对于这种情景,从小在这里长大的傅云早就习以为常了,倒是沈雨荷被吓了一大跳,“啊”的叫了一声,猛地一跺脚,然后一个趔趄倒向旁边。

猜你喜欢

  1. 异能科幻
  2.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