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鬼衣夜行

更新时间:2019-10-17 16:46:10

鬼衣夜行

鬼衣夜行 青灯问佛 著

已完结 李小狗,王桂花 灵异探险恐怖悬疑热血爽文

鬼衣夜行由网络大神青灯问佛所著作,文章内容描述的很是细腻生动,主角李小狗王桂花小说内容讲述了李老四寿衣店在石门某大型医院后门楼下正对面,面积不足10平米,故事的主人公李小狗今年32岁,寡言,长发,满脸伤痕,据说是尸体抓伤。本书是我帮他写的自传,他说,寿衣行业就是个江湖,这个江湖里极度暴利,极度暴力,死亡的阴影如影随形,需要面对的不止有尸体,冤魂,还有...人。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一下子就懵了,大脑一片空白,那东西动作太快,就像是……机器人一样,又快又猛,人是根本做不到这种速度和力量的。

四叔身体本来就瘦小,一下子就被那东西死死的搂住,不过四叔一直没吭声,我很快反应过来,我得去救四叔!

怎么救?我手里没家伙,也不知道该怎么救,可是当时我就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四叔今天死在这儿了,我就又得回到村子里,过那种暗无天日的生活。

一想到这里,我身体和脑袋都灵活了起来。

四叔的铜钱剑还扔在地上,我猛地捡起来,闷声就冲着那尸体的后背砍了过去。

咔嚓,铜钱剑散了,一堆铜钱散落在地上。

那尸体一点事儿都没有,不但没事,双臂还猛地收紧,将四叔的身体再次卡死。

四叔还是没有吭声,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忍住不说话。

远处有好多警察,这里的道路已经被封死了,警察不会知道,这具他们守卫的无头尸体突然动了,而且还死死的把四叔抱在了怀里。

如果是一个别的十三岁孩子在这里,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哭,我不会,我早都不知道眼泪是什么味道,我很清楚的知道,哭是一点问题都解决不了的,能解决问题的,只有想办法。

突然,我看到了地上一张黄色的东西。

这不是四叔贴在尸体%.口的那个符吗?上面写着‘敕令白马大将军到此’的字样,刚才被风吹了一下,松动了,怎么掉到地上来了?

我猛地就想起刚才尸体坐起来的时候,正是在风吹动了黄符的一瞬间,莫非,那黄符对尸体管用?

事到如今,只能试试了,我猛地捡起黄符,啪的一下子就贴到了尸体的后背上。

贴上去的一瞬间,我就感觉手上特别沉,那尸体猛地往后倒下,将我的手和黄符全部压在它身下,他抱住四叔的双手也松开了,显出原来的样子。

我再胆大,此时也已经崩溃了,浑身颤抖着,嘴里厄厄的叫着,手被压在尸体身下特别的疼,根本抽不出来,就像是压在一座大山下面一样。

“闭眼。”

四叔的声音响起,我赶紧照做,他拍了我天灵盖一下,我顿时觉得手上一轻,猛地抽出来,一**蹲坐在地上,坐在刚才我堆起来的那一堆脑浆和血液上,坐了个稀烂。

四叔拽起来我,我借着车灯的光亮看看他,他脸色铁青,不停的咳嗽着。

“四叔,没事吧。”

“死不了。快,给我冲着他尿尿,快!”

四叔一把拽下我的破**,催得特别急。

我被这么一催,本来是憋着一泡尿的,却怎么也尿不出来了,这种事,越催越不行。

这会儿,那尸体的手猛地又攥了起来。

我一下子就急了,他攥拳头之后就该爬起来了,再让这东西爬起来,我俩就彻底完蛋了。

一急眼,我就尿了出来。

一整天没解手,一泡黄尿哗啦啦的就浇到了尸体身上,我瞄得特别准,一滴不剩的全部洒给了他,解完后还哆嗦了两下。

果然,一泡尿下去,那尸体攥着的拳头竟然松开了。

四叔一边看着手表,一边手里拿着刚才他戳尸体用的那个小东西,特别紧张的蹲在尸体旁边,等了一会儿后,终于长出一口气。

我脑袋嗡嗡的,完全不知所错了,四叔拽了我一下,我就瘫软在地上。

“过了最凶的时间了,没事了。这东西闹不起来了。”

四叔说这句话的时候有气无力的,还不停的咳嗽着,自从他刚才被尸体抱住之后,就一直咳嗽,几乎从未间断过。

我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四叔说没事了,那肯定就没事了,我俩在地上躺了好一会儿,才缓了过来。

这下,四叔不再让我一个人忙活了,跟我一起忙活了起来,天色已经稍微有点亮的意思了,这里一片狼藉,血浆脑浆被我坐了一**,如果天亮让那个王局发现,非弄死我俩不可。

再也顾不上仔细鼓捣了,四叔让我用矿泉水和了点泥巴,然后和血浆脑浆混合到一起,先滚成了一个球,捏成了人头大小,然后就一边着死者的照片一边不停的拍啊拍的,拍得大小像是个人头后,又仔细捏了一会儿,一个人的样子竟然显现出来了。

总共还没有十分钟的时间,他就弄出来了一个泥人头来,这还不算完,他从包袱里面掏出一个木盒子,那盒子有人的小臂长,一拳头宽,打开后,里面赫然是各种颜料,还有六根大小不同的毛笔,有硬毛的有软毛的,最大的中指长短,最小的比针还小。

“小儿,看好了,这是咱吃饭的手艺。”

说着,他就不停的花了起来,先用大笔开始涂颜色,先上了一层白色,又上了黄色,陆陆续续的上了十几种颜色后,我越发的觉得那个泥球上的颜色已经接近了人脸的颜色了。

别看他手粗短,可一点也不笨,迅速换上中间大小的笔,连续换了几根后,脸色的光泽和纹路竟然都出来了。

我此时对四叔佩服得五体投地,要说他对作法什么的真是不在行,刚才如果不是我帮他一把,他早被尸体给憋死了。可他实在是个好画匠,小一个小时过去后,眉毛,嘴巴的色彩,鼻孔,耳朵,全部都搞定了。

“先别看呢,天亮了,你快把现场收拾一下,把血浆都给铲了,就说全部都融入到脑袋里面了,还有你**上的血浆和脑浆,全都给我弄干净了,一点都不许剩。还有尸体上的尿,也擦擦,把包袱里面的寿衣拿过来。”

四叔小声命令到,我按照他的吩咐都收拾好,又把供台摆起来,把散落在地上的铜钱全部捡起来收好,这会儿,天色大明了。

尸体的父母两人走了过来,他们俩昨晚肯定没回去,就在三十米以外守着了,好在昨晚有那辆车挡着,否则我们昨晚干的事情都被人家看在眼里了。

那中年妇女一走到附近,猛地就哭了出来。

我赶紧往四叔身边一看,此时那颗泥头已经被四叔安在了尸体身上,脑袋的面部被四叔也做了非常精细的处理,无论是光泽,还是长相都和照片中的人几乎一模一样,我和四叔还给他换上了一身最昂贵的寿衣,料子都是真丝的,特别漂亮。

当然,我们给他换寿衣的时候,把他后背上的符挨着他的肉贴到了后背上,生怕再次起尸。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人要花五万块钱雇四叔了,四叔的这套手艺,在整个石门绝对是独一份,那妇女是看到了自己儿子的真实模样,忍不住哭了起来。

她绝对不会知道,他儿子的脑袋,是用矿泉水和的泥捏的。

王局和夫人的千恩万谢自然是少不了的,四叔没功夫跟他们吹牛逼,一个劲儿的咳嗽着,似乎比昨晚要严重多了。

我刚刚松了一口气,就隐隐的再次闻到了昨晚闻到的那股怪异的臭味。

我的神经猛地绷劲了,再看那尸体,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半蜷缩起来。

大白天的,又要起尸?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2. 恐怖悬疑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