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罪证

更新时间:2019-12-02 14:19:36

罪证

罪证 小浣熊 著

连载中 郭川,韩雪 灵异探险恐怖悬疑热血爽文

罪证郭川韩雪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灵异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案件都会公布于众,查不到并不代表它们不存在,而是因为,它们不能存在,快捷酒店杀人案,北山祭祀供果案,313特大连环杀人案等等,这些案件可能让你前所未闻,但我却知道,它们都是真实存在的。我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我曾经参与过这些案件的侦破。我叫郭川,我是一名刑警。

精彩章节试读:

金帝大厦位于繁荣大街街头,是松山市最高档的百货大楼,只要你想买的东西有名有姓,在这个地方就不愁会买不到,这间百货大楼距今为止,至少有个十来年了,从最早的一家小店铺一步一步的发展到了现在这种规模,说起来,我也算是在它脚底下长大的孩子,那时候我家就住在这间百货大楼的旁边。

从上了警校之后,我就再也没来过这个地方,一是消费太高,我承受不起,二是我不太喜欢热闹的地方。

而阔别五年之后,当我再一次来到这里,却是因为一起命案。

没错,我们来晚了,在吴锐要求金地大厦附近的民警赶去的途中,就传出了死人的消息。

当我和吴锐等人赶到金帝大厦的时候,门口已经围上了不少人,更有甚者,连商场衣服的标签都没来的急摘下就跑了出来。

陶瑗身为法医,在这种命案发生后的第一时间,就会赶到现场,此时的她,脸色也很难看,看见我们来了之后,说道:“从事这行三年了,我还真是头一次见到这种凶手,真他么残忍!”

如果我没看到尸体的话,我还会觉得陶瑗这丫头今天怎么回事,怎么还爆粗口了?但此时,我却十分理解她,因为,尸体就在我的眼前。

那是一个女人,年龄也就不到三十,长的挺好看,穿着工作服,一身黑色的丝袜也挺**人的,但唯独那被撕扯破烂的丝袜下面,却是一滩猩红的液体,位置,恰好在**部位。

陶瑗说:“死者叫王海燕,死亡时间在下午三点左右,今年二十八岁,是金帝大厦GiorgioArmani专柜的柜员,听她同事说,下午两点的时候她肚子痛,就去了个厕所,到了三点半还没回来,她那同事就觉得挺奇怪的,当时还赶上主管查班,她就想去厕所把王海燕叫回来,可当她到了厕所之后,就看到王海燕躺在了血泊当中,**里还插着一根铁棍。”

“卧槽!”我真是忍不住了,把人杀了不要紧,还在死者的**塞了一根铁棍,现在那铁棍显然是被陶瑗弄出去了,要不然,我恐怕看到尸体的时候,就又吐了。

孙娜他们几个人脸色也顿时难看了起来,这一天所发生的事,实在是有些出乎她们的思想范畴,就连一向稳重精明的吴锐,都不禁皱了皱眉。

在之前我还曾心存侥幸,毕竟红色纱巾和下一个被害者之间的关系完全是自我臆想出来的,但现在看来,凶手实在是太猖獗了。

这样的凶手,他到底想要干什么?跟警察示威,还是挑衅?

我心里气的不行,一天之内发生三起命案死亡五人,这实在是太出乎我的承受能力了,最重要的是,凶手竟然在杀害两名被害人之后,还在现场留下下一名受害人的线索。

一个歹徒,竟然如此无所顾忌,这要是传出去,警察的颜面何在?

“老大,这凶手他也太……”我真是气坏了,完全不顾身边还有些围观的群众在场,怒气冲冲的就准备抨击凶手的残忍手段和无法无天。

可我的话还没说完,吴锐便制止了我,他转过身,找了一个被吓坏的GiorgioArmani专柜柜员,问道:“小姐,我问一下,这两天有没有人在你们这里买了一条11年限量版的红色纱巾?”

那柜员明显一愣,也没想到吴锐会问她这个问题,再加上刚才惊吓过度以及伤心同事的死亡,说话都磕巴了不少,她回想了一下,说道:“没……没有,我……我们公司的确在11年的时候,发行了一款限量版的红色纱巾,基本上十家分店才有一条,我们店里正好有一条,但……但一直都放在那边的主柜台里,从来都没人买走过,毕竟太……太贵了。”

吴锐点了点头,说道:“我能看看吗?”

“可以。”女柜员点了点头,说道:“你……你稍等,我去拿。”

在女柜员走开之后,吴锐看着陶瑗问道:“死因是什么。”

“三唑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吴锐说完这话之后,我下意识就说出了这三个字,其实我倒不是这么认为的,毕竟所有的血迹都是从死者的**流出来的,死亡原因肯定是失血过多。

吴锐也没埋怨我插话,反倒一脸认真的看着陶瑗,显然,他的心里也在想,死亡原因,到底是什么。

陶瑗看了看吴锐,又看了看我,说道:“川子说的没错,死因还是三唑仓。”

“竟然真的是……”这下就算是没有陶瑗之前的精ye报告,我也知道,这三起案件绝对是凶杀,并且,凶手是同一个人,要不然,怎么会有三起命案的受害者,都是因为三唑仓而死?

这凶手到底和受害者有什么深仇大恨?杀了两个不够,竟然又杀了三个,但为什么在这名死者的身体上,凶手要进行如此残忍的事情?

难不成凶手是个变态?先奸后杀?不会啊,要是先奸后杀的话,死者会喊,万一招来人,凶手的处境也就危险了,难不成……

我突然生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凶手是在用大量的三唑仓将死者弄晕之后,才将铁棍插在了她的**,这样的话,死者就不会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呼喊。

但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正当我苦思冥想的时候,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尖叫,我他么当时就嘀咕了一句,不会又死人了吧?

幸好吴锐没听见我这话,要不然,指定又得收拾我一顿。

我们几个人快步的走了过去,发现呼喊的那个人正是之前跟吴锐交谈的女柜员,此时她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双眼,死死的盯着手中那条红色纱巾。

吴锐问道:“怎么了小姐?”

她捧着手中的纱巾,身体微微颤抖的说道:“这……这纱巾是假的!怎么会,怎么会……”

“什么?”一听这话,我当时就毛了,拿过女柜员手中的纱巾放到手里那么一摸,就算我不懂这些奢侈品,我也知道,这东西绝对是假的,而且假的很明显。

且不说那露在外面的线头,就单说手感,就跟那破麻袋一样,一点国际名牌的样都没有,这样的烂货都能卖到6万块钱的话,那买它的人得多傻逼?

但我也能猜到,那条真正的纱巾此时就在警局里,明显是被凶手掉包了。

吴锐从我手里拿过纱巾,拍了拍女柜员的肩膀问道:“这纱巾你上一次看,是在什么时候?”

不知道是女柜员惊吓过度,还是纱巾被掉包让她很是头疼,她竟然哭了起来,拉着吴锐的手臂哀求道:“警察同志,你可一定得帮我把东西找回来啊,要不然,我就要被公司开除,这纱巾的价格太贵了,我根本就赔不起……”

吴锐看着女柜员哭哭啼啼的样子,脸上有些不悦,但似乎也能理解她现在的心情,说道:“别着急,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会尽力帮你把纱巾找回来。”

一听到吴锐的承若,女柜员也停止了哭泣,她回想了一会,说道:“上次开柜拿这条纱巾的时候是三天前,当时海燕说想看看,等到她结婚的时候,让她老公买给她,她就带着发了一个朋友圈,然后就放了下来,期间我一直都在看着,不可能被人掉包啊。”

“警察同志,你可一定得帮帮我……”

吴锐也有些受不了女人哭,拍了拍女柜员的后背,让人找到了百货大楼的安保人员,调取一下这几天的闭路电视,可好巧不巧的是,闭路电视偏偏坏掉了,这几天都没能修好。

我一听这话就皱了皱眉,凶手的目的无非是为了杀人,但他为何要偷了纱巾之后不直接对死者动手,而是对另外两人下毒手?

这些谜团像是雾霾一般侵占着我的双眸,我似乎看不清眼前的道路,耳边却依然回响着那凄厉幽森的笑声。

“呼……”我深深的呼了口气,那女柜员的哭声也够惨的,但我知道,这东西是铁定找不回去了,因为那条红纱巾是这几件案子唯一的线索,吴锐是不可能交给她的。

我们几个人安慰了女柜员两句,就让人将她送到了GiorgioArmani专柜的沙发上休息去了。

在她走后不久,吴锐才将视线从手中的红纱巾上挪开,突然对我们说:“去寿衣店!”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2. 恐怖悬疑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