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短篇 > 思慕似海深

更新时间:2020-09-10 01:16:51

思慕似海深

思慕似海深 懒鱼干 著

连载中 司晏,苏酒 优质言情豪门婚恋精品短篇都市爱情

思慕似海深主角是司晏苏酒的小说,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苏酒的前二十年过的无忧无虑,可这一切都在她的父亲爱上未来婆婆之后戛然而止。她无端成了事件的罪人,母亲恨她,司晏也恨她。为救病重的母亲,她甘愿任人践踏。她被仇家所抓,手指甲被钳子一个个生生拔下,连肉带血的送到了他跟前。却只等来了一句寒冷刺骨的话,“我要忙着结婚,她的死活与我无关。”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天降神明,只有恶魔来杀我。

精彩章节试读:

助理自然是明白司晏话中的意思,“我知道了。”

“我去看看苏酒。”

“可姜少那边……”

司晏垂了垂眸,“我去说。”

他的决心已经很坚定了,助理不敢再多说,任凭他迈着虚浮的脚步直奔楼上的急救室。

姜河正焦灼的在急救室门前等待,远远的就看到走廊正走过来的司晏。

当下,他一个箭步冲去揪住了司晏的衣领,单手提高,“王八蛋,你来干什么!”

“我来看看她。”

“不需要!”姜河半点不客气的下着逐客令,并且提醒,“司大总裁不是说过苏酒的生死与你无关吗?怎么,现在假惺惺的过来猫哭耗子假慈悲呢!”

司晏胸口有些堵,只道,“我不知道会这样。”

“你他妈少来了,梁超说他给你送过好几次视频还有……”那些血腥的画面姜河都说不出口,“结果你呢,一句要结婚回绝了一切,司晏,你的心可真狠啊,比石头还要硬还要冷!你是人吗?看到那些视频还能够这么无动于衷!”

对此,司晏不知如何辩解,要说一切他都不知道吗?还是说他知道后悔了,可却在途中遭遇了车祸事故,没赶上……

他说不出口,因为不管他说什么,事情都已经无法挽回了,苏酒所遭受的也不会消失不见。

见他一声不吭的,姜河更火了,一记重拳朝着他颌骨砸去,本来就有些脑震荡的司晏被这一拳砸的眼前一花,差点没站稳。

“她是一个人啊,活生生的人,会疼会哭会委屈,会绝望,你真是……”姜河原本还想再补几拳消心头之恨,可抬到了半空中的手最后又垂了下去,“打你只会让苏酒更心疼。”

“你走吧。”姜河背过身,竭力控制着怒火。

司晏并未答应,“我等她出来。”

“你有这个时间就回去关心你的未婚妻!”

“……”

“我让你滚,听到没有!”见他无动于衷,姜河难耐的怒火又起来了。

走廊的护士终是忍不住的警醒,“医院内禁止喧哗,两位先生麻烦冷静一点。”

“她一出来,我就走。”司晏依旧重复着那句话。

最后,姜河还是拿他没有办法,默许了他的寻在。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急救室的门依旧是紧闭的,丝毫没有要打开的意思,这让等待的人的心更加焦灼。

突然,助理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出现,神色慌张,“司总,宋小姐出事了。”

“怎么了?”

“心脏病复发。”

司晏只沉思了几秒,便道,“安排多点人照顾好她。”

助理有些为难,“可宋爷希望你能回去陪她。”

“那就告诉他,我走不开。”

“可是……”

“没什么可是,苏酒什么时候出来,我什么时候再回去看小婕。”

“我知道了。”助理悻悻离去。

夜幕降临到达了凌晨,急救室的门口的红灯终于转绿,紧接着大门敞开,苏酒从里被推了出来。

两个男人着急的迎了上去。

医生道,“伤者表面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但是左腿的伤势长时间没有得到治疗,也许会残废,又也许能够通过复健恢复行走,但这要看伤者苏醒后才能够确认。”

“还有她可能长时间处于潮湿冰冷的状态,寒体入侵,将来可能会落下病根。”

“不过那样的伤,她还能够用这么惊人的毅力支撑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医生的句句话都像是要烙在他们心上一样,除了疼,还是疼。

“谢谢医生。”

“我也是尽自己本能。”医生不敢邀功,还说,“她的情况现在也不能算完全稳定,还要等烧真正退下来才行,她这样持续发高烧依旧会有很大的风险,你们还是要做好心理准备。”

通知完过后,医生便去安排人将苏酒安排进隔离病房。

司晏怔在原地,久久没从医生的话里回过神来。

姜河冷冷看了他一眼,轻呵了一声问,“这个结果,你满意了吗?”

“……”司晏双拳紧紧攥住,一言不发。

“苏酒这辈子最错的不是拥有一个混账的父亲,而是爱上你。”姜河不住的摇头,“因为她所承受的一切痛苦来源,都是因为你,司晏!”

最终,司晏握紧的双拳松开了,无力的留下话,“照顾好她。”

“当然!”

闻言,司晏才安心离去。

看守所里。

梁超满脸从容,当下的他认为不管自己做了什么,总有梁家这个企业支撑着自己犯错。

反正梁家就他这么一个独生子,不能看着他死。

他甚至还幻想着,也许下午就有人拿钱来赎他出去了。

可从白天等到了黑夜,他没有收到任何关于梁家带来的消息,渐渐的脸上的从容也变得不镇定。

“喂,给我拿个手机,我要打电话!”他甚至对看守的人员发号施令。

可别人也只是嗤之以鼻,没当作一回事。

“我说的话你们听到没有!”

“……”

回答他的依旧是一片死寂。

“等我爸拿钱来了,我看你们一个个跪舔老子的!”梁超不安的放着狠话。

晚饭过后是一阵短暂的散步时间,梁超跟人要了个烟屁股躲到角落里抽着。

“你就是梁超?”从头顶砸下了一个浑厚的声音。

梁超抬头看了看跟前这个胳膊都比他人壮的男人,呆愣的点点头,“你是?”

“司少让我来的。”男人自报家门。

梁超眉心一跳,隐约有些不安起来,转动了一下轮椅要走,却被男人的一只脚就给堵死了。

“你想干什么?”他不禁后怕。

“司少让我好好照顾你,让你记住今后别再招惹不该招惹的人。”男人话音落下,推着梁超的轮椅朝着没有监控的角落走去。

梁超猛烈的挣扎着,“我不信,司晏怎么会这么做!”

那么多天了,司晏屁都没放一个,所以他才更加肆无忌惮的残暴着苏酒。

“你敢动我试试,梁家不会放过你的!”

男人想起来什么,顿住了前行的动作,说,“司少还让我告诉你,梁家已经垮了。”

梁超瞪大了瞳孔,眼底尽是骇然。

怎么会……

“梁少,今后的日子,请多指教。”男人发出了阵阵阴冷的笑意。

无人的角落里,是梁超绝望痛呼的喊叫声。

猜你喜欢

  1. 优质言情
  2. 豪门婚恋
  3. 精品短篇
  4. 都市爱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