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短篇 > 倦鸟

更新时间:2019-09-11 12:30:07

倦鸟

倦鸟 一碗拉面 著

已完结 罗玉笙,南宫秋楚 虐恋情深古代言情

主角是罗玉笙南宫秋楚的小说叫《倦鸟》,是由网络大神一碗拉面创作的短篇类小说,倦鸟文章讲述了:南宫秋楚是胡醉梦的亲生女儿不错,不过这几年,因为这张脸她都没有被重视过,甚至是在胡醉梦面前,地位也是不高的。所有人都当她是软柿子,不高兴了就来捏一捏,她如果真是软柿子,怎么还能好好得在南宫家当一个透明人?南宫冬令虽然是她的妹妹,但凡事都喜欢跟她抢,这次的婚事,皇帝亲自下了诏书赐婚,她将要嫁给一名将军——罗玉笙。然而,见了比她还要出色的南宫冬令之后,他还会甘心娶她为妻吗?

精彩章节试读:

“秋楚,这两天你妹妹老是念叨你,不若等会儿你去瞧瞧她吧。”胡醉梦连忙道。

觉得她太心急,怕她坏了事,南宫辰给了她个眼色,淡淡说道:“不急,秋楚才刚回来。”

南宫秋楚也不应话,反正该来的总是要来,再怎么被他们耽搁,她都是要回去见见她的那些“好姐妹”的。

这种事情,她再清楚不过了。

在正厅里吃过些甜食,南宫辰先一步离开,而后胡醉梦便叫来丫头带他们一行人去后院,中间使了些手段,南宫秋楚倒是被赶到了一边,由菊嫣推着轮椅。

后院里花开得正好,几位小姐大约是听到了风声,都聚在一起等着,原本只是南宫冬令一人的队伍,便变得浩浩荡**。好在胡醉梦有所准备,先一步赶到后院把不该出来的人都赶了回去,因着庶出的三小姐模样实在了得,和南宫春晓不分上下,被胡醉梦留了下来。

胡醉梦看人一向很准,她知道什么人是会往上爬的,什么人是你再后边用鞭子赶着她都不会动的,三小姐的性子和她自己有几分相像,要是南宫冬令不行,她好歹还有一条退路。

“四姐姐回来了呀。”在院中看到他们,南宫冬令赶紧带着丫鬟出来迎人,巧笑嫣然。

如果说之前那一次见到罗玉笙的时候她的态度还算冷冷淡淡,这一次就真的是热火如斯了。

“嗯,回来了。”南宫秋楚应了一声。

南宫冬令对着边上的罗玉笙拜了拜,娇羞地唤道:“罗将军可还安好?”

“五小姐好。”罗玉笙回以一笑,其实他长得不错,笑起来的时候更是好看,大概是连南宫冬令都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和颜悦色的,不由看愣了眼。不过,紧接着,他又说道:“只是,五小姐如今还唤我‘罗将军’,岂不是太生分了?还是说,五小姐觉得我不配你那么一声‘四姐夫’?”

闻言,在旁的南宫秋楚险些忍不住要笑场,看来这男人在外头还是知道要给她几分颜面的。

这不算多大的事情,却让南宫冬令觉得面子全无,她生得好,家境又好,哪个男人不巴结着她,这罗玉笙倒好,还这般拿她打趣,真当她是没人要了吗?

再看看他边上的南宫秋楚,南宫冬令心里越发不好受起来,她哪里不如她这个姐姐?要是说命,她不如大姐、二姐的好,那是她认了,就算和三姐平分秋色,她都能接受,但唯独四姐,她是断不能容忍的。

南宫冬令原本没这么怨恨南宫秋楚,可这些年不少人都拿她们这两个待嫁的嫡出小姐在比较,捧着南宫冬令的时候自然不免就要牵涉到南宫秋楚,没的也被说成了有的,她打心眼就是瞧不起四姐的。

南宫冬令在这边气恼,和她一起的庶出小姐南宫羽姒却知道自己有几分几两,并不敢怠慢,笑道:“四姐夫千万别这么说,五妹应该是觉得,这般亲昵会被人说道,毕竟四妹嫁过去还没几天呢。”

按照先前预料的那样,南宫冬令和南宫羽姒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就围绕着罗玉笙说开了,不仅把南宫秋楚挤到了一边,还把胡醉梦派来的丫鬟菊嫣给排挤走了。

真要说起来,胡醉梦大约是更看好菊嫣的,怎么说菊嫣都只是个小丫头,说说情,南宫秋楚还能拉下面子把她当成个陪嫁丫鬟带过去。陪嫁丫鬟是什么概念?相当于是她娘家给她照应丢过去的妾侍了。只要罗玉笙愿意,随时都能纳入房里头的,连南宫秋楚那边都不用过问。

说法是有这么个说法的,不过大多数时候,小姐出嫁以后,陪嫁丫鬟也不敢随便动弹,生怕自己一步错步步错,chuang没爬上还要被自家人给赶出去。

因着两位小姐的排挤,南宫秋楚索性站到一边去赏花,秋霜跟着她,暗自观察着那边的情况,一边埋怨道:“这两位小姐还真是,平日在府中欺负夫人您就算了,如今还要巴望着将军把她们也都给娶了吗?”

“别这么没规矩,主子的事情是你能够议论的吗?”轻声质问着,余光瞧见秋霜低了头,南宫秋楚低声又道,“小心她们听见了跟你过不去,她们以后要怎么样我也拦不住的,但若将军心思不变,就算她们费尽浑身解数也无用。”

“那夫人为何不与她们争个高下呢?”秋霜倔强地问道。

“我拿什么去争?美貌?三姐、五妹,哪个在我之下?才艺?我与她们比起来又如何?”指尖揉搓着一瓣花瓣,南宫秋楚勾了勾唇角,轻声笑着,“何况,现在是在南宫府,我要是有半点做得不对的,爹娘大概又要来责问了。”

南宫秋楚并不喜欢秋霜那种非要争个高低的个性,要不是因为秋霜在她身边多年,服侍得最贴几,她可不会管这么多,早就把人给轰走了。一切都是有因缘巧合的,她不信命,不过,她相信一个人的感情。

南宫秋楚很明白,她和罗玉笙还没到那种三生三世永不分离的地步,他现在对她的好,都是有他的目的的。事情其实不复杂,感觉才是最重要的。

既然没有到那个地步,她何苦去计较呢?照着常态便是了。

回头看了看在两个女人中间的罗玉笙,南宫秋楚还是蛮佩服他的,以往她都隐忍着,就在于碰上她的这些姐妹,她都要头疼许久。

不管做什么,都是要被比较的,但她不喜欢,不喜欢她们也不会管,一来二去的,当然就觉得烦躁无比了。

和她们扛到一起,南宫秋楚真的可以说是全身都不舒服的,她懒得和她们多废话,向来有什么事情就让丫鬟去办或者忍着就算了。

终于意识到身边少了什么人,罗玉笙笑道:“瞧我,和你们聊得尽兴,反倒把秋楚给忘了。”

“四姐夫,你偶尔才来一次,我们可都是没出阁的姑娘,喜欢听你说沙场上的事情,你就多与我们说说呗,想来姐姐是不会多在意的。”简单明了地说了一句,南宫冬令扬声道,“四姐姐,你说是不是啊?”

“随意啦。”南宫秋楚盈盈一笑,好脾气地说着。

她不愿陪着他们瞎折腾,太没有意思了,搞不好还要把自己赔进去,她何苦?

这边的闲话是说不完了,南宫秋楚也不介意,跟着秋霜在院里逛了好些时候,愣是消磨掉了一个下午。

“四姑爷,宫里头来人了。”

来找人的是胡醉梦身边一个年纪偏大的奶妈,当年孕育了府里不少儿女,见着她,在场两位未出阁的小姐都明白了胡醉梦的意思——罗玉笙现在是她们家的贵客啦,还能和他这般谈笑风生,真是她们的福气了。

宫里来人,虽然没有说明来意,不过罗玉笙是肯定要去的,但南宫秋楚本来就是今日回门,一时半会儿走不掉,再加上胡醉梦和南宫辰都在挽留,她理所当然地留了下来。

不知道是为了让她放心还是为了表现出对新妇的宠爱,罗玉笙一边嘱咐着南宫秋楚家中的事情,一边让她推着往外头走。这一回,确确实实没有再借其他人的手了。

把他送到门口,看着他离开,南宫秋楚复又进门,看着不远处等着的家人们,她心头一冷,看来又有的忙活了。

胡醉梦把她拉到自己房中,先是客客气气地说了一阵,末了又指着南宫冬令道:“你看看,你妹妹现在还没个夫家呢,多帮你妹妹参谋参谋,知道吗?”

“娘亲怎么问起我来了?”掩唇轻笑,南宫秋楚应道,“冬令是嫡出的姑娘,又是个貌美如花的,不至于嫁不出去吧?”

“她好是好,可她能不能找个好夫家,像将军那般待你呢?”胡醉梦面上有了尴尬之色,碍于南宫羽姒在场,只得按下脾气说着。

“她的夫家不是还有娘亲帮她把关吗?娘亲在这方面比我有经验多了。大姐入了宫门,二姐嫁得也不错,女儿有今日,也是要多谢娘亲的。”南宫秋楚说着,微微颔首,几分娇羞油然而生。

听到她的话,南宫冬令就更气不过了。早知道罗玉笙是这么好的人,她哪里还会让给南宫秋楚?是,当初罗玉笙来的时候她是出去晃了一下,不过,那就是给南宫秋楚添事的,她想看看,南宫秋楚的男人日后夜夜想着她南宫冬令,南宫秋楚又会过得怎么“好”。

谁曾想,再次见到罗玉笙时,他和南宫秋楚的感情已经到了如胶似漆的地步,而且还这么受人瞩目。

“为娘自是会亲自把关,不过,你这个做姐姐的也不好推卸吧?”生怕再说下去要惹得小女儿不痛快了,胡醉梦把枪口调转,看了看南宫羽姒,笑道,“还有你三姐姐,也还没有路子呢。你这个做妹妹的都嫁出去了,对你这个姐姐,你不得上心些?她虽然不是我嫡出生的,但她好歹是南宫家的小姐,怎么都得体面嫁出去咯才行。”

哼,这还真是要她管了全家女人的出家不成?

南宫秋楚觉得自己回来就是添堵的,就算知道了胡醉梦要说的是什么,她还不能明确得说出来,还要在这里装傻,这真是太不爽了。

里头的猫腻,南宫秋楚是明白的,如果她给介绍差了,南宫羽姒的娘怕是要闹,要是给介绍好了,南宫冬令的事情她就不能不管了。

往前往后她都是错,可真的不接下来,怕是又有人要说,她这位南宫四小姐是个记仇的,以往南宫家对她如何如何,今日她嫁出去了又是如何如何。

南宫秋楚自认为没有得罪过什么人,不过,她架不住其他人在背后戳着她脊梁骨说话啊。

猜你喜欢

  1. 虐恋情深
  2. 古代言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