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死人咒

更新时间:2020-06-29 17:18:28

死人咒

死人咒 葱花 著

已完结 谷青,戴月儿 灵异探险恐怖悬疑热血爽文

最新优质小说死人咒推荐给大家,主角是谷青戴月儿,文章内容讲述了山庙鬼母,通河尸媾,井下阴婆,这里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只等你来开启。

精彩章节试读:

童子吃的十分香甜,而我在一边连胆汁都要吐出来了,这尼玛实在是太恶心了。

好像是故意耍弄我,童子转头看向我,它的手中拿着刘二狗的肺子,一口一口慢慢的咬着吃。

血水从童子的嘴角流出,我再次呕吐,尽管我胃里的东西已经吐干净了,可依旧受不了这种刺激。

站在一边的刘二狗一脸冷笑的看着我,我心说这个二逼,自己的身体都被吃了他特么的竟然还能笑的出来。

童子将刘二狗的尸体吃完之后就让刘胡子将剩下的骨骸给扔到了一边,我不知道这童子为什么不吃人的脑袋,难道是因为味道不好?

“新郎新娘拜天地。”

这时供桌边上的一个女孩儿喊了起来,童子和梁静都跪在供桌前磕头。虽说梁静头上有盖头遮着,但我能感觉的出来她并不愿意跟这个童子成亲。

三拜之后童子和梁静站起身,女孩儿喊了一句伴郎行礼,刘二狗和刘胡子立刻就走到我身后,一下将我抓住,扭送到供桌之前,强行让我跪下。

“刘二狗,你特么的傻逼呀,怎么帮这个东西?”

被刘二狗和刘胡子按着我愤怒异常,刘二狗则是阴笑了一声,说:“我就是要让你死,而且还要死的比我惨百倍,我们的死都是被你害的,你得偿命。”

刘二狗满脸的怨毒,我心说是这个二逼童子害人,跟我有毛的关系。

我想要质问刘二狗,可这时那个女孩儿又喊道:“伴郎跪拜天地,身献童子,魂随童子,将一切都交给童子。”

女孩儿一喊刘二狗和刘胡子就使劲儿的往下按我的脑袋,我有种被人贩子拐卖了的感觉,任人宰割。

三拜九叩之后两个女孩儿便带着新娘进了洞房,刘胡子父子两个也离开了,整个屋子里只剩下那个童子和我。

我想要逃跑,可刚有这想法童子就朝我一甩手,一滩蜡水甩在了我的脚下,竟然把我的两只脚给粘住了。

“嘿嘿……”

童子阴笑连连,走到了我身前,他咧开的嘴中长满了尖牙,要是被这家伙咬一口估计骨头都会被咬碎掉。

“滚开,离我远点。”

我一脸惊惧的叫喊着,童子嘴里喷出的腐肉味儿差点把我给熏晕了,我心说这下可完蛋了,很明显这浇蜡童子已经把我当成了食物。

而且他不光会吃掉我的身体,还会把我的灵魂绑在他身边,就好像刘胡子父子一样,死了也要继续为他服务。

“他们都只是我的食物,而你不一样,你会变成我。”

我以为这家伙会立刻就吃掉我,可他却开口说话了,这家伙的口音和孩童一样,还充斥着天真,可这声音却与它的模样没有丝毫的相符。

不明白他说我会变成它是什么意思,我心说想要*的命就给个痛快的吧,可千万别一口一口的吃,让我活受罪。

说完这句话之后童子的嘴朝我张开,我绝望的闭上眼睛,就在这时我忽然听到一阵惨叫声,睁眼一看童子已经退到了供桌的另一边。

它眼睛的位置上刺了一根比巴掌还长半截的针,针上闪着幽光,脓血从童子的眼睛里流出,流了它一脸,别提有多恶心了。

“我草,我还以为你来不了。”

薛青山出现在我面前,我激动的都要哭了,心说这货总算是出现了,我还以为他没打算救我呢。

“这不能怪我,你跟个地窜子似的满山跑,我在后面跟着你别提有多累了,而且这里也不是这么容易就能进来的,我得先解决外面那些脏东西。”

低头朝我脚下看了一眼,薛青山从身上拿出一张纸符,手一晃纸符就燃烧了起来,在我的脚下一晃,粘着我的那些蜡就化成了水。

“还好这东西并没有成气候,不然的话你就完蛋了。”

恢复了自由,又看到薛青山一副%有成竹的样子我长出了口气,他仿佛并没有将这浇蜡童子放在眼里。

“帮我灭了这东西,我先闪了。”

留在这里帮不上什么忙,没准还会成为拖累,所以我打算离开。

可薛青山却抓住我,不让我走,他说外面的脏东西还没有清理干净,最重要的是他想让我看看他牛逼的一面。

这货是个自恋狂,收拾个邪物还得有人观战。

那浇蜡童子倒是没有逃跑,脸朝着我们所在的方向,应该是在恶狠狠的盯着我们。

又将一张纸符拿在手中,薛青山看着浇蜡童子,说道:“我念你死的凄惨,可留你一魂,许你再入轮回。可你若是不愿,继续害人,那我只能让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此时的薛青山一副高人风范,看的我羡慕连连,心说要是有他这样的本事就好了。

“嘿嘿,想要灭我,凭你还不够。”

浇蜡童子冷笑连连,随即它张开了嘴巴,吐出一口腥风。那腥风臭味难当,而且还是血红色的。

腥风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儿,地上那些只剩脑袋的尸体居然全都动了起来,我眼看着一个顶着腐烂脑袋的骷髅架子晃晃悠悠的站起身,而后朝我和薛青山走了过来。

“靠,大意了。”

低声骂了一句,薛青山拉着我就跑,原本我还以为他收拾这个浇蜡童子不在话下,没想到这货居然带着我逃跑了。

“你也太菜了。”

跑出了那个屋子,我对薛青山说道,薛青山鄙夷的看了我一眼,说我懂个屁,这叫策略。

明明就是被吓跑了,还在这里将什么策略,这货的脸皮可不是一般的厚,要在我之上。

身后传来骨骼碰撞的声音,那些骨头架子也都出了屋子,朝我们两个而来。

薛青山示意我跟着他,我们两个朝前面猛跑,跑到之前我掉下来的那个地方,薛青山停住了脚步。

“咋不走了?”

这个土洞虽然有些陡峭,但要爬出去还没什么问题,我心急的催促薛青山,而薛青山则是摆了摆手,示意我看着就行了。

片刻之后,那些骷髅架子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之中,在离我还有七八米远的时候,两边的墙壁忽然冒出丝丝的火焰。

那火焰不大,但却厉害异常,但凡是被火焰沾到的骷髅架子瞬间就被烧成了灰烬,没多大一会儿的功夫那些骷髅架子就被烧了个干干净净。

原来薛青山早就有准备,难怪他跑到这里停下了,我问他是怎么让墙壁喷火的,薛青山告诉我说那是道术,我不懂。

将那些骷髅架子消灭干净之后薛青山带着我又重新跑回那个屋子,此时浇蜡童子已经不见了,我在屋子里扫视了一圈儿便发现角落里有一扇土门。

这时我也想起梁静被送入洞房进的就是那扇门,我有些担心梁静,怕那个浇蜡童子会害她。

现在我已经相信梁静并没有害过人了,之前大猛哥被吃掉应该是这个浇蜡童子干的。

我们两个跑到那扇土门之前,用力将门推开,一推开之后我顿时就吓了一大跳,门里是一处更大的屋子,这个屋子里堆满了死尸,而且全都高度腐烂。

那些死尸恐怕不下有上千具,分几处堆着,用尸积如山来形容可能有些过,但也差不多。

屋子里飘荡着更加浓郁的臭味儿,幸好之前我已经被熏的有了抵抗力,要不然恐怕得把胃吐出来。

在屋子的正中央停着三口巨大的血红色棺材,这三口棺材比供桌那停着的还要大几圈儿,都快顶上普通棺材两个大了。

而且每口棺材上还都刻着图画,左边那口刻着一个穿着大红喜服的新娘,右边那口刻着的则是浇蜡童子。

最中间的那口刻着的是一个领着几个孩子的女人,那女人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刻着的孩子也活泼可爱。

薛青山的眼睛盯在最中间的那口棺材上,脸色十分的凝重,我心想左面的那口棺材里躺着的应该是梁静,右边的是浇蜡童子,可中间那口里面躺着谁啊?

朝最左边的棺材走去,我想先将梁静放出来再说,可我还没走两步就被薛青山给拦住了,然后对我说道:

“你在这里等着,如果有什么不对劲儿你立刻就跑,把我给你的那朵小莲花拿在手中,一定不能弄丢了。”

薛青山满脸的正色,和之前的他完全不一样,就算是我再傻也知道中间那口棺材里肯定是有十分厉害的东西,于是就点了点头,退到了门口,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手中拿着纸符,薛青山走到三口棺材前,他并没有理会两边的,直接将纸符贴在了最中间的那口棺材上。

棺材一贴上纸符便剧烈的颤抖了起来,而后我就看到那纸符“呼”的一下燃起了火,眨眼之间就烧成了灰烬。

薛青山额头冒汗,他将三根细长的银针拿在了手中,随即猛地刺进了棺材之中,棺材里立刻就传来一阵凄厉的叫声。

那叫声也是孩童的声音,但绝对不是浇蜡童子的,听上去年纪好像要比浇蜡童子小一些。

叫声一传出,浇蜡童子的棺材盖儿立刻就飞了出去,浑身惨白的浇蜡童子从棺材里跳出,直奔薛青山扑来。

这浇蜡童子就好像是疯狗似的,朝着薛青山又抓又咬,薛青山并不慌乱,手中的银针不断闪现,每当浇蜡童子攻击他他都会将一根银针刺进浇蜡童子的身体之中,片刻之后浇蜡童子身上的蜡竟然开始融化了。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2. 恐怖悬疑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