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胜国录

更新时间:2020-09-09 17:56:17

胜国录

胜国录 树小房新画不古 著

已完结 章和,谭盛兰 宫斗小说历史题材热血爽文

胜国录由网络大神树小房新画不古所著作,主角章和谭盛兰小说内容讲述了王朝末年,流寇平定,天下中兴。然皇帝对功臣忌心渐起,又耽于游乐,大兴土木,种下祸国之根。数年后,边关驻军哗变。云州之战,禁军镇压失败,叛军首领易君瑾正式裂土,与朝廷对抗。帝都中,禁军首领冯聿林策划政变,宫廷喋血,挟太子逐鹿天下。大厦将倾,帝国飘摇,乱世枭雄争霸,究竟谁能一统江山?

精彩章节试读:

却说刘文静在章府吃了闭门羹,心知这次还是太鲁莽了。章绍如拒而不纳并不是不认自己这个门生,而是不愿意与户部私相授受,这回公事势难善了。他几番巴结才入了户部,虽是富贵衙门,却也势利非常。此番军务初定,户部上下无不引为发财良机。几个书办自掏腰包准备了几万银子,想将这报销一体包办。刘文静既与章绍如有师门之谊,居中联系最适合不过。这居中调停,将来事成之后,亦有一万良银子的酬劳。刘文静的心事,也正是这一万银子。

刘文静居官有年,只是这京官,向来有穷阔之分。长安居大不易,刘文静官职低微,又无奥援,一直是个潦倒度日的穷京官。一万银子对他来说已经是巨数,而在这几个户部书办,却不过是一笔打点小费罢了。两相对照,他昔年的雄心壮志都像笑话了。以刘文静的本心来说,未必是想借这一次军务报销,从中渔利,真正的私心是想以与章绍如之间的门生之谊作为进身之阶,以章绍如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一旦成为臂助,自己的前程不问可知。谁知如今不单不能面见师门,公事还成了半吊子,刘文静丧气得很。

而在眼前就又有一个关口。年关将至,府里下人的工钱要发,一年吃穿用度累积所欠的债务也要清偿。场面上这一笔开销,至今还没有着落。刘文静心事重重的回到府上,门口没有见到债主的踪影,里屋的桌上是一个热气腾腾的一品锅,一壶南酒配着几样小菜。家中的境况,刘文静最清楚不过,断没有这样的排场。正疑惑间,妻子递过来一封书信,刘文静认得是何桂清的笔迹。

“傍晚时分,章府来人送了一席菜和一笔炭敬。”

向例封疆大吏进京,自有一张名单打点帝都各路人物,除了致送土仪特产之外,常会借着节敬或炭敬的名目送一笔银两。不过刘文静一个小小司官,在帝都泯然众人又岂在孝敬打点之列。他心知是何桂清心有不安,特为接济的。这一笔银两倒是解了年关的燃眉之急,刘文静阴郁的心情纾解了几分,当下唤了小厮进来,写帖子请何桂清过府一叙。

片刻工夫,何桂清翩然而至。宾主分坐,略为小酌后,方谈到正事。先开口的是何桂

“博川,这次累你公事难以交代,我很过意不去。”

刘文静燃眉之急已解,倒也想得开了,只是对将来朝局的走向已经章绍如的去向更为关心。

“军费报销是件大事,也是件肥差,盯着的人很多。老师应该早有个成画才好。”

“大老办事,自然从长计议,放心,总有用到你我的时候。”

在刘文静,倒很愿意章绍如在这报销一案上起些波澜。他未曾参与,正可以明哲保身,以章绍如的声望地位,户部书办难奈其何,如果能够杀一杀这帮势利小人的气焰,倒也痛快。

这些计较自然不便对何桂清明言,不过刘文静对章绍如幕府的秘辛亦颇有兴趣,二人围炉煮酒,竟不知东方之既白了。

上谕赐寿,章绍如具表谢恩,亦借此机会进宫与专管军费报销的大臣商议处置之道。向例以大学士管部。报销一案涉及户、兵两部。掌户部的是严敬铭,兵部则是韩雍。严敬铭字丹清,原籍陕西。当年会试原本不第,而欲于吏部选官。然则此公其貌不扬,选官首重的却是外表。最后只能狠下苦工,三年后,终于金榜题名,年纪却不小了。翰林清苦,严敬铭急于用世,何况家境不裕,也不容他做个清高翰林。中举之后,榜下即用,成了一名七品县令。仕途之始是在西北,历任县令、知府,循资升迁,而以善于理财闻名。军兴以前,就官至布政使,执掌一省财政大权了。及至流寇袭扰,朝廷军兴,支出浩繁,严敬铭以理财有名而调入户部,他善于开源节流,又能切实革除弊政,户部气象一新,供应所需有条不紊。皇帝召见,面询机宜,奏对称善,简在帝心,仕途自然别开局面了。韩雍则是前朝宿将,为先帝所重,以功封侯。当今皇帝登基,对他也是信任有加。军兴以来,后辈将星迭起,朝廷一面优礼老臣,一面也有意借重韩雍的人望坐镇中枢,参赞大计,因而内召入阁。韩、严二人,调兵筹饷,是戡平大乱的功臣。章绍如征战在外,军需补给,受两公照拂实多,因而才觉得不妨一谈。

章绍如到内阁直庐的时候,适逢内阁议事。历代皇帝严旨,非阁臣,不得入直庐,是故章绍如仅与职司传讯的内侍站在庭院中说话。其时内阁中商议的也正是这军费报销一事,之前阁臣在此事上意见相左,如今也还不得要领。严敬铭听闻章绍如来访,特出直庐致意。彼此对来意皆能默喻。“涤卿,今天条陈颇多,纪相又病了,我与爵相越发不得空。不如等散值之后,小酌两杯罢。”

章绍如字涤卿,严敬铭意在言外,自然是屏人密谈的意思,爵相则是以侯爵而入阁的韩雍。章绍如本还想见一见纪柏棠,想不到竟然病了,未能如愿。于是只有先出宫回府,待到傍晚,严府派人来请时,章绍如只携着章和悄然赴宴。

纪柏棠人虽请假,却不是真的病了。纪家是京华世家,府邸中饶有花木之胜,自纪柏棠入阁,又整修过一次,引山间泉水入府,更新建了一座小楼,是极僻静的所在,纪柏棠每有重要的公事,必会在小楼中征询幕僚,楼中的格局是他亲自设计过的,内有密室暗道,密室用来存放多年来搜集的档案,暗道则是为了许多不速之客。纪柏棠受家学熏陶,深知大隐于市的道理,暗中许多势力,外人轻易都不会发觉其与纪家的关系。幕僚亦是如此,有些常年住在府中,有些潜于别处,但在纪柏棠都是召之即来,各有一套运用的手段。

江充便是这样一位隐于幕后的幕僚,也是纪柏棠最信任的一位,这天奉召而至,从暗道中现身时,已近午夜了。彼此相知有年,所以并不寒暄,纪柏棠递过一叠纸稿,这亦是他的习惯,对垂询幕僚,如涉机密,皆是笔谈,拿定主意之后,笔墨付之一炬,既防隔墙有耳,又能不留痕迹。江充对此自然熟悉得很,一面很从容地坐了,一面取来房中早已备好的点心,边吃边看,相府私厨,虽然常常吃得到,着实也是享受。

身为策士,自然有一目十行的本事,纸稿虽多,但江充却能直抉底蕴。

“湘乡入京,何如?”

这是纪柏棠的笔迹,虽是笔谈,亦有隐语,章绍如是湖南湘乡人,此处的湘乡,自然是指他。

对这一问,幕僚的意见无非两面,关键在于章绍如入阁与否,如果将来仍旧回到地方当总督,不管直隶也好湖广也罢,对帝都朝局的影响毕竟有限,那就不如好好敷衍一番,彼此落个交情。但如果真是传闻中有入阁的可能,特别皇帝下旨恩赐寿宴,足见重视,那么便要慎重对待了。

对此,纪柏棠的回复是:“上意中之,未决。”意思是皇帝虽在考虑阁臣的新人选,但还没有下决断。

“善化、韩城、柳堂何意?”

善化是韩雍故乡,韩城则是严敬铭,至于柳堂并不是地名,江充灵光乍现,想到宁王最近新建了一座别院,题名留园,其中书屋正是以柳堂命名,心想纪柏棠也许暗中在宁王府亦有眼线。

“皆乐观其成。”

章绍如的功勋及才具,获此认可并不奇怪,韩雍出身军旅,严敬铭久任外官,与纪柏棠都谈不上渊源,章绍如与此两公,关系匪浅,这样一来纪柏棠在内阁便更觉孤立了。

果然,江充见有一张信笺上写到:“主上不无孤立之忧。”

看到这里,便无下文,江充道知这是纪柏棠的惯技,有意考校下属,因为既已看出孤立之势,必然要想对应之策,此刻不过是将前人的对策隐去,来考自己了。果然,纪柏棠挥笔写道:“何解?”

江充先只写了四个字:“用燕平宁。”

这个想法颇为大胆,用燕王来代替宁王成为内阁的首辅,自然能够削弱其他的三人的势力,纪柏棠在燕王身上早就下了很多功夫,将来未必不能以其为傀儡,成为事实上的首辅。但是皇帝对宁王信任有加,岂会轻易做出更换首辅的举动。

“外患已平,大臣与亲王倘有朋比之势,君上不无孤立之忧。”

这是诛心之论,大臣结党自然不利于皇帝,而如果是阁臣在宁王的笼络之下结党,其心就更难测了,以此立言,固然可以打动皇帝,但稍有不慎,亦是离间手足的罪名。何况,阁臣之间并没有朋比结党的事实。

“攻其所必救,则虽无实而有行迹,稍启上之疑心,事必可为。”

江充就此搁笔了,献策已毕,是否采纳以及如何实行,都要看纪柏棠的处置。机密谈完,不必再三缄其口,故而江充大喇喇地说道:“点心的手艺退步了,像是换了厨子。”

只见纪柏棠一边踱步一边将一叠纸稿反复揣摩,最后亲手将其付之一炬。开出口来,语气却也是戏谑的:“这还是宫里赏下来的,既是不入法眼,下次仍是换府中的点心好了。”

猜你喜欢

  1. 宫斗小说
  2. 历史题材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