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殄官赐福

更新时间:2019-11-08 21:22:31

殄官赐福

殄官赐福 木东 著

连载中 崔东,郭芳

《殄官赐福》主角是崔东郭芳,由网络大神木东著作的一本灵异类小说。常人的一生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而我这一生遇到的却是各种各样的尸体。其中有含恨而死的女尸、终生不得志的男尸、被人暗害而怨气难平的泡浮尸以及煞气冲天的阴尸。在龙王庙水域破掉“困龙局”后名声大噪,但也因此得罪了不少人。面对重重困难,我究竟该何去何从……

精彩章节试读:

那女鬼跌坐在地上,双眼空洞无光已然没有了刚才的神气。而我则跌坐在那女鬼的身旁。大口大口地*@着,脑子里依旧在不停地回复着刚才那恐怖的一幕。

“刺激吗?”

我摇了摇头,心想这他大爷的也太刺激了。王叔如果再迟一秒的话,恐怕我现在已经去地府报道了吧。

王叔见我只是受了点惊吓便没有再管我,只见他从供桌上拿起了一张纸符,在天上空挥了一个奇怪的图案后便将其贴在了那女鬼的额头上。

霎时间,那女鬼紧缩的瞳孔便舒展来开。虽然此时她的眼睛里依旧没有黑眼珠子,但是看起来倒也没那么恐怖了。

“她现在阴气受损,已经没有什么危害了。小崔,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问完我好送她走。”

“走?去哪?”

“当然是去她该去的地方啦。”

我点了点头,心想这郭芳也是个命苦人,生前感情受挫自杀,死后还不能安息。

我看了看地上蜷缩着的王情圣又抬头看着面色苍白的郭芳,心里虽然疑虑重重但却不知如何开口。

郭芳一直痴痴呆呆地看着地上的王情圣,忽然一滴眼泪从她的眼角流出,落在地上竟然化成了一颗类似于水晶一样的透明珠子。

那珠子虽然不会发光,但是在月光的照射下竟然产生了一层雾化的光芒。

“怪哉……怪哉……”

我抬头看着身旁的王叔,问道“怎么了?”

王叔捡起地上的“泪珠”,用手轻轻地一颠,笑道“这世间凡有灵性的东西都会化珠,正所谓蚌有蚌珠、蛇孕蛇珠,更有传说中南海的鲛人化泪为珠。我可真没有想到,这没有实体的鬼魂也能孕育出这般东西。”

“您意思是从没有见过这珠子?”

王叔点了点头,笑道“别说是这珠子了,我连这女鬼的眼泪都是头一次见到。正所谓“鬼哭狼嚎”,人死后连最起码的哭都变成了奢侈,更何况是这‘泪珠’呢。”

我接过王叔手里的透明珠子,一股冰凉清爽的感觉便顺着我的胳膊传遍了全身。

我俯**身子,冲着地上奄奄一息的郭芳问道“你还是放不下他?”

郭芳没有说话但是她的眼睛一刻都没有从王情圣的身上移开。

“你现在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了,你应该回去才对。”

“为什么你要抛弃我……为什么你要抛弃我……”

显然郭芳压根就没有关注我说的话,她看着地上的王情圣嘴里不停地念叨着。

“他不过是一个烂人而已,你回去后投生个好人家……”

“东子……对不起……”

郭芳冷不丁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着实是让我有些猝不及防,一时间我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她了。

“我刚才……我不知道刚才我为什么会那样做……我并不想害你。我只是不甘心……我不想再回到那个鬼地方了……”

“可……可你始终是要回去的。你……你还不放不下他吗?”

郭芳点了点头,苦笑了一声后抬头看着我。

“东子,你知道吗?我死的时候已经怀有身孕,可怜那孩子刚投胎就……”

“身孕……他的?”

郭芳点了点头,苦笑道“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分手吗?”

我摇了摇头,心想十有八九跟这孩子有关。

“我和他发生关系后不久我便怀有了他的孩子,可是当时在学校我也就没有怎么在意,可是在暑期过程中我孕时的症状越来越明显,我去医院检查时才发现自己已经怀孕了。当时我很害怕,在医院时我就有些不知所措,于是我就给他打电话,可谁成想他接通电话后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要向我提出分手。我……我当时忽然觉得这整个世界好像都在嘲笑我一般,我回到家里却不知道该怎么向父母开口……我……”

“那……后来呢?”

“三天后去离家最远的一家小诊所里做了人流。”

“那你后来就没有再联系过他?”

“联系?这样的人渣我联系他有什么用?我当时只想要报复他,我要让他终身怀有愧疚,我要把自己的名字死死地烙在他的身上。”

“所以你选择在开学咋天自杀,就是为了报复他?”

“对,我成功了不是吗?”

“唉……你真是个傻丫头。你怎么光考虑自己的感受,你怎么想想你的父母呢?你死了,他们该怎么办?你纵身一跃的时候就没有过一丝的后悔?”

我这一连串的问题直接戳破了她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她低下了头许久没有说话。一丝一丝的鲜血从她的眼角流出,她失声痛哭着那哭声惊天动地。

此刻,我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鬼哭狼嚎。那凄厉带走沙哑和不甘的声音充斥着我耳*。听着她撕心裂肺地哭声,我的心里不由得一阵酸楚。

看着地上脸色惨白的王情圣,我心里竟然产生了一种“死了活该”的想法。这真是应了那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

半晌,郭芳停止了痛苦。她抬起头,两道触目惊心的血泪留在她的脸上。鲜红的血色在月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的恐怖与凄凉。我忽然觉得自己好残忍,撕碎了她刚刚才愈合的伤口。

“我在跳下去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后悔了,可……可一切都已经晚了。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身首分离的躯体时,才明白自己有多蠢。而当黑白无常押解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才明白这世间的珍贵。”

听了郭芳的自述,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心想,如果这世上有后悔药的话,也许就不再会有那些悲剧发生了吧。

“既然已知这世间的珍贵就赶紧回去再投胎轮回吧,投生个好人家……”

郭芳摇了摇头打断了我,她看着我问道“你知道我被押解到了哪里吗?”

我摇了摇头,心想我又没有死过,我怎么知道你被押解到了哪里。

“正常人死后都会被押解到地府,然而我由于阳寿未尽而且是自杀的,所以不被地府接纳,就只能在一个叫枉死城的地方徘徊受苦,直到我的阳寿耗尽才能前往地府报道。可笑的是,我在枉死城里竟然看到了自己的儿子。”

“你的儿子?”我惊呼道。

郭芳苦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可怜的孩子还没有见过世面就得来这‘枉死城’中受苦。”

“他……恨你吗?”

“恨,怎么能不恨呢?不过相比之下他更恨他的‘父亲’。”

“所以,你回来是要报仇的吗?可是你怎么回来的?”

郭芳摇了摇头,苦笑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这里来的,只记得那日我在枉死城中飘荡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呼喊我的名字,我转身向后看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一股深深地困意袭来,而当我醒来后便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宿舍里。宿舍里有很多人,他们不停地向我提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起初我还饶有兴趣的回答,但是他们的问题越来越奇怪越来越多,闹得我头疼于是……”

“于是你就把整个宿舍的人都杀了?”

“我没有,我只是有些心烦就走出了房间。可谁知我刚走出房间就看到了他……”

“好吧,剩下的我就知道了。不过,你接下准备怎么办?”

她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

我看了看表,现在已经是凌晨2点了。我抬起头正准备向王叔求教的时候,才发现王叔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在供桌旁睡着了。

我苦笑了一声,心想这人的心可真大,院子里坐着一只鬼还能睡得这么踏实,也就只有他了。

我走到供桌旁,轻轻地推了推王叔的胳膊。

“王叔……王叔……”

他微微地睁开眼睛,问道“聊完了?”

我点了点头,笑道“她……您准备怎么安排?”

王叔站起身来,一边伸着懒腰一边说道“能怎么办啊,哪来的回哪去啊。”

“王叔,她也是个命苦人……您就想想办法让她少受些罪吧。”

王叔看了看地上躺着的王情圣,笑道“办法也不是没有,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得让你的这位朋友付点责任。”

“怎么说?”

“她现在之所以要待在枉死城中不得投胎,一方面是因为她的阳寿未尽,另一方面她得等到你这位朋友死后,她的怨气才能消除才能真正意义上得走出枉死城,所以想让她走出那里就必须让你这位朋友做出点牺牲。”

“你不会要杀了他吧,这……这犯法啊!”

王叔狠狠地白了我一眼,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要杀人啊?”

“那您是什么意思?”

王叔看着地上的郭芳,笑道“既然两个人都有孩子了,那么给她们举办一场婚礼也算是功德吧。”

“婚礼?”

“对,就是让你这位朋友和她结阴婚。这样,不仅她可以直接前往地府,而且她的孩子也可以得到解脱,一举两得。”

“这……这不会对他今后地生活造成什么影响吧。”

“这倒是不会,只不过在他30岁之前是别想再谈恋爱咯。”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