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白骨祭

更新时间:2020-07-05 06:02:48

白骨祭

白骨祭 西西弗斯 著

已完结 胡初九,佚名 灵异探险恐怖悬疑热血爽文

《白骨祭》主角是胡初九佚名,由网络大神西西弗斯著作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我们这一带有一个很隐秘的仪式,这仪式叫假葬。假葬,顾名思义,就是假的葬礼。家里老人生了病,要找来病人的旧衣服,做成一个假人。它的名字叫“疴”。做好了“疴”之后,要由老人的至亲背着它,埋在坟山上,这个过程叫葬病。那天,轮到我背“疴”了。结果,发生了一些怪事。

精彩章节试读:

  我躺在chuang上,有点发慌。如果我们俩徒手的话,我不是胡大力的对手。现在大家都有了兵刃,手电筒也绝对打不过菜刀。

  本来我还可以用智商碾压他,但是现在他被鬼附身了,也未必比我笨。我只能祈祷他杀人之心再强烈一些,只专注把族叔砍成肉泥,而不注意身后,那样的话,我就可以偷袭他了。

  胡大力确实急于杀掉族叔,他甚至没有向我这边看一眼,于是我刚才抬头的动作没有露馅。

  胡大力走到族叔chuang前了,他还是有点犹豫。不过这种犹豫起不了作用,只要金蟾庙里的东西占了上风,哪怕只有一秒钟,也可以手起刀落,把族叔的脖子切成两半。

  用刀杀人,实在是比用手杀人快多了。

  我下chuang了,没有穿鞋,地上真凉啊。我打了个哆嗦,走到了胡大力身后。

  然后举起手电筒,猛地朝他的脑袋砸过去。

  手电筒带起来呜呜的风声,这声音惊动了他,他的反应很快,猛地歪了一**身子,手电筒砸偏了,砸在他的肩膀上。

  胡大力疼的呲牙咧嘴,举着菜刀向我砍过来。我哪敢和他对打?连忙向后退了一步,百忙之中摁亮了手电筒,朝他的眼睛照过去。

  胡大力确实被鬼附身了,不过他的眼睛还是人类的,突然被强光照射,有一秒钟的失明。我就趁着这一秒钟,继续朝他头上砸过去。

  我不想杀人,只要把他砸晕了捆起来,那就大功告成了。

  可惜胡大力的眼睛被晃了一下之后,就开始胡乱挥舞菜刀,好巧不巧,菜刀就砸在手电筒上了。

  我听到一声巨响,手电筒震得我虎口发麻,然后伴随着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手电筒熄灭了。从听觉上判断,灯泡和灯罩应该是被砸飞了,不知道滚落到什么地方去了。

  黑暗中,我听见族叔怒喝了一声:“干什么呢?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我着急的喊了一嗓子:“快跑。”

  族叔揉着眼睛坐起来:“什么?”

  几乎连一秒钟不到,胡大力的刀就剁在了他的枕头上。噗的一声闷响,枕头被划破了,枕芯里的谷箅子像是脑浆一样四处飞溅。

  族叔也吓呆了,连滚带爬的从chuang上逃了下来。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居然顾头不顾腚的钻到chuang下去了,这不是等着被人杀吗?

  果然,胡大力兴奋地怪叫了一声,站在chuang边,挡住了族叔的出路,然后他转过身来,两眼烁烁放光的看着我。

  我心里一沉,胡大力最终还是打算先杀我?也是,族叔已经坐以待毙了,等杀了我,再怎么炮制族叔都方便。

  他举起刀来,悬在我头顶,似乎随手都有可能落下来。或许是因为激动,他的手腕在急速的抖动,明晃晃的菜刀反射着外面的月光,形成一道道渗人的白光。

  我握紧了手电,徒劳的等着他那一下。防得住,我就有了周旋的机会,防不住,我就完了。

  我当然也可以逃跑,但是逃跑的时候难免手忙脚乱,更躲不过胡大力的追杀。

  然而,胡大力这一刀终于还是没有砍下来。他的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他轻声叫我:“初九,初九。我也不想……”

  我还没回答,他惨叫了一声,随手提着菜刀向自己脑袋上砍过去。随后,砰的一声闷响,他倒地不起了。

  我惊呼了一声,跑过去扶住他的身体。

  人人都说胡大力傻,缺心眼。可是他用自杀的方式救下了我和族叔,我蹲在地上,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他并没有头破血流,只是脑门上多了一道紫印而已。

  刚才他把菜刀拿反了,砍在头上的是刀背。

  我松了口气的同时也不敢怠慢,用一条麻绳结结实实的把他给捆起来了。

  我捆人的手法还算不赖,胡大力应该挣脱不开了,哪怕是鬼上身了也不行。

  做完了这些,我对chuang下的族叔说:“行了,出来吧,人已经被我绑上了。”

  但是族叔没有回答我。

  我纳闷的一低头,看见他躺在地上,正在呼呼大睡。

  我真是惊讶之极:在这种环境下都能睡着?

  我伸手把族叔拖了出来,因为天有点黑,他的脑袋撞到了chuang脚,可即使这样,他依然在呼噜呼噜的打鼾。

  我心里咯噔一下:“不对劲,有谁能睡得这么死?”

  我拍了拍族叔的脸:“叔,叔,你怎么样了?”

  族叔的头摇晃了一下,然后慢慢地睁开眼睛,先是眼白,看起来很吓人,然后眼球慢慢转动,出现了黑眼珠。

  我担忧的问他:“你刚才怎么回事?”

  族叔挠了挠头说:“我没事啊。”

  我说:“你怎么睡着了?”

  族叔就有点不快:“我是被吓晕了。”

  我苦笑了一下。

  族叔则面红耳赤的说:“换你试试?刚睁开眼,就有人提着刀一下把枕头砍成两半。到时候你不光晕,没准还尿**呢。”

  我挠了挠头,只好点头称是。

  我把灯打开了,指着被我绑在柱子上的胡大力说:“他应该是被鬼上身了,你知道怎么驱邪吗?”

  族叔说:“你去翻翻他的眼皮,看看瞳仁是不是散的。被上身的人,眼睛不能聚焦,瞳仁都是散开的。”

  我答应了一声,就去翻胡大力的眼皮。胡大力已经醒过来了,他看见我之后很着急,嘴巴不停的开开合合:“刀,刀,刀……”

  我对他说:“你还想拿刀呢?这也就是我们村子天高皇帝远,到了城里,你这算是杀人未遂,懂吗?”

  我话音未落,忽然注意到墙上的影子有点不对劲。

  墙上本来有两个影子。一个是我的,依然是盘着腿的佛像模样,另一个是胡大力的,被捆成了一根柱子。

  现在又多了一个影子,他弯着腰,手里面提着一把刀,正在鬼鬼祟祟的靠近我们。

  我猛地一回头,正好看到族叔把刀举起来了。

  我惊喝一声:“叔,你干什么?”

  族叔哈哈一笑,把刀藏到了身后:“我担心胡大力伤我们,先防备着点。”

  我指了指胡大力身上的麻绳:“你放心吧,捆的结实着呢。要不然你来检查检查?”

  族叔点了点头,提着菜刀去检查了。而我则弯腰捡起了扔在地上的手电筒。

  鬼附身,既然能附在胡大力身上,就能附在族叔身上,看他刚才古古怪怪的表现,八成是中招了。

  什么晕倒?那不过是鬼附身初期还不适应身体而已。什么防备着胡大力?他刚才举刀,很有可能是要杀了我和胡大力。

  所以我打算偷袭族叔,不管他是不是,先把他绑起来再说。把这两个人绑起来,我就彻底安全了。

  打定了这个主意之后,我就攥着手电筒一步步靠近他身边。

  在我刚刚走到族叔身后的时候,忽然发现一件事。我的影子,也清晰的落在了墙上。族叔是不是也通过影子,猜到了我的所作所为?

  我心里暗叫不好,刚要后退,但是已经晚了。族叔握着菜刀向我砍过来。

  我提着手电筒挡了一下,手电筒被撞飞了。

  族叔第二刀又砍了过来,我只听到脑袋嗡的一声,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被击中了,不过不是被刀刃砍中,也不是被刀背砸中,而是被刀身拍了一下。我躺在地上,马上就晕过去了。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族叔正在房梁上栓绳,他把绳子打了一个活结,然后搬着我的身子,把我的脑袋套在上面了。

  我心里一凉:这是要吊死我啊。

  如果我还在晕着,我就死定了。幸好我及时性过来,我猛地伸手抓住了绳结,然后两脚乱蹬。

  族叔没有防备,一下被我踢在下巴上。他疼的惨叫了一声,接连向后退了几步。

  我不敢怠慢,从房梁上跳下来,一下把族叔扑倒在地,用另一条绳子把他绑住了。

  族叔的脸上带着阴森森的笑意。我感觉他并不畏惧,反而有点得意。

  我翻开他的眼皮看了看,他的瞳孔是散着的。这说明他已经被鬼附身了。

  “杨初九,杨初九……”族叔声音嘶哑的叫我。然后他嘿嘿笑着说:“我会杀了你,把你们全都杀了。”

  我焦躁不安,在屋子里来回踱步,而族叔还在不停地重复:“杀了,杀了,杀了……”

  后来我的目光落在那把菜刀上,我把菜刀捡起来,搁在族叔的脖子上:“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族叔却一脸不屑,嘴里面依然重复着:“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我额头上青筋乱蹦,恨不得马上手起刀落,在他的脖子上砍一下。

  忽然,院子外面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我愣了一下,大半夜的,谁会来叫门?

  “谁啊?”我高声问了一句。

  外面的人没有回答我,我只听见大门吱扭一声,打开了。

  我愣了:“我记得很清楚,睡觉之前,已经把门锁好了,现在它怎么开了?”

  大门洞开,有一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他身材不高,身体都罩在一个黑色的斗篷里。他的头使劲低着,我看不到他的脸。

  “你是谁?”我站在屋子里问。

  那人却不回答我,只是快速的向屋子里走过来。他的速度很快,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好像两脚根本没有挨地一样。

  我向地下看了看,只能看到来回晃动的斗篷,看不到他的脚。

  我守在门口,挥着菜刀说:“说话,再不说话,我可不客气了。”

  那人忽然顿住脚步,从怀里拿出一面小小的镜子来,然后递给我。

  我不明所以的接过来,自然而然的,就看到了镜子里面自己的脸。

  然后我惊呆了。我的脸黑的像是被炭火熏过,而我的眼睛,则是一片赤红。

  “你,被鬼附身了。”那人缓缓地说。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2. 恐怖悬疑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