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宋翔

更新时间:2019-07-08 11:37:01

宋翔

宋翔 木林森 著

已完结 杨炎,流苏 军事题材历史题材热血爽文

《宋翔》主角杨炎流苏小说,是木林森著作的一本优质作品,文章故事内容新颖,剧情写的很是精彩。南宋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小朝廷守着半壁河山偏安一隅,外有金国虎视眈眈,内部群臣争权夺利。在更远的北方,蒙古部落正在崛起,帝国的南端,宗教的野心开始膨胀。江湖变幻莫测,庙堂勾心斗角。一个风云突变的时代,一位名将的成长道路,一段铁血的战争历程,一个国家的兴亡过程。。。。。。。。

精彩章节试读:

杨炎的手中正拿着一份请柬发怔,请柬的落款是邓王赵恺。

自从赵眘宣布了杨炎和赵倩如的婚事以后,做为准驸马的杨炎在临安的王孙公子中可谓炙手可热,不仅每天都要收到大量请柬,还有不少慕名上门拜访的。不过都被杨炎以练兵太忙为由,推了个一干二净。但是这赵恺却不同于普通人,不仅身为宗室,而且还受封为邓王。

杨炎知道邓王赵恺的身份和赵倩如有些相似。其实都和皇帝赵眘没有直接的血缘关系,只不过都是太祖一系的子孙后代。但有所不同的是赵恺的父亲赵璩当年是和当今的皇帝赵眘一同被赵构收养,都作为赵构的继承人。尽管后来赵构选了赵眘为皇太子,但并没有冷落赵璩,还封赵璩为恩平王。

赵眘继承皇位以后,念在同是赵构的养子的情分,对赵璩甚厚,加封他为邓王,每召入内宴,呼官不呼名,以兄弟之礼待之。赵璩为人也十分低调,行事小心谨慎,丝毫不关心朝政之事,也令赵眘十分放心。隆兴二年(1164年)赵璩死去,由其子赵恺继承了信王的爵位。

赵恺年纪不大,却才华出众,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一不精。且又礼贤下士,无论是名流才子,或是平民布衣只要有一技之长都不惜屈身结交。但绝不干涉朝政,既使偶尔结交一些颇有才名的中下级官员,但于朝中大臣绝不来住。而且对赵眘十分恭敬,从不隐瞒自己的行动。因此赵眘对他也十分恩信,并不猜忌。

久而久之,赵恺颇有“贤王”之名,而名士才子也大多以能和赵恺相交为荣。杨炎虽然也算是重臣之后,但以被选作驸马,也算是宗室的一员,赵恺请他也不算出格。

不过杨炎对此却不感兴趣,不来也不想赴约,但杨昌鹏劝他:“你总要学着和别人应酬交往。”只好也就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他也没有骑马,步行来到赵恺的王府。赵恺的王府位于临安西南。到了王府门前,门官告诉杨炎,赵恺正在水纹园中等他。水纹园也是赵恺的产业,位于西湖一角,离王府约有五里路,是临安著名的林园之一。

来到水纹园前,守园的家丁指着一条通向园中的碎石小道对杨炎道:“杨将军沿着这条碎石路走,王爷就在前面的听月亭恭候将军。”

杨炎心中有些不悦,不过既然以经来了怎么样也要见见这位邓王,只好顺着碎石小道走了进去。小道两侧是一排一排参天的竹林,这时以是初春,新枝吐茅,青翠欲滴。也使整这环镜十分幽静,使杨炎也不禁心旷神怡。

这时只听一阵琴声传来,转过一个弯,一座小亭便出现在眼见。小亭是用竹子造成,背靠一座假山,一半悬空挑出,下面是一个水潭。那假山虽然不大,但奇峰兀出,颇在穿空之意,一道山泉从山上流入水谭中泛起无数晶莹的水花。泉水碧绿,清澈见底。

杨炎以见亭中有一个男子正坐抚琴,周围站着几个彩衣待女。那抚琴的男子正是信王赵恺,一见杨炎来了。赵恺立即停止抚琴,起身从亭中迎了出来。走到杨炎面前,一揖到地道:“杨将军,小王有礼。”

杨炎赶忙拱手回礼道:“不敢,在下不过一介武人,有劳王爷。”

细看赵恺:二十五六岁年纪,生得面如冠玉,长眉细目。额冠博带,绦带鹤氅。他身材颇为修长,配上宽大的鹤氅,颇显超凡脱俗。

赵桤微笑道:“什么王爷,在下不过是仗着祖上一点阴萌,实在没有半点功劳,真是愧居此位。”说着拉着杨炎的手道:“这里不是说话之处,来,到亭子里坐下谈。”

两人在亭中对坐,按几上的那张琴早己由待女收起。从亭中凭栏而看远看竹林,近看假山泉水。果然景至怡人。虽然赵恺让自己多跑了点冤枉路,但看到这样的景色到以值得。而赵恺身边的四个待女分红、兰、紫、白四色衣服,个个都是国色天香的绝美丽人。美人配上美景,也颇为今人心怡。

这时杨炎注意到,按几边上还有一个小炉,上面放着一个水壶,正在呼呼吐着白气,看来水以经开了。

赵恺看了杨炎一眼,笑道:“杨将军来得可巧,水正好开了,可以偿偿在下自制的六纯茶。”说着轻轻一拍手。红衣待女和兰衣待女走了过来。红衣侍女手中端着一套古色古香的茶具,放到按几上。兰衣侍女将一个盛着六个装满茶叶的方合的托盘放在赵恺面见。

赵恺拿起一把小匙,从六个方盒是。挑出数量不一的茶叶,放进一个四周满是小孔的圆简中。然后将这装了茶叶的小圆筒放入一个茶壶里。杨炎这才明白,这样不至于把茶叶渍入到水里。

只见赵恺熟练的从小炉上拿起水壶,将烧开了的水倒入茶壶中,然后盖上盖子,将手放灰盖子上,等了一会儿,将壶里的水倒掉,重新灌了一壶水。又等了一会儿,将茶壶里的水倒入另一个壶中。又过了好一会儿,才将壶中的茶中倒入杨炎面见的茶杯里。

杨炎顿时觉得一股清香扑面而来。赵恺笑道:“杨兄,请尝尝这茶如何?”

杨炎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只觉满口淳香,淳香之余又微微透着一丝苦味,饮完之后又觉余香不断,回味无穷。禁不住道:“好茶。”

赵恺微微一笑,脸上颇有得意之色,道:“这茶是选了六种上等茶叶,经过六蒸六晒,多种工艺加工,再用隔年的雪水煮开,两次浸泡过虑而成。杨兄饮后不知有何指教。”

这一套复杂的泡茶过程听得杨炎只翻白眼,想不到喝一杯茶竟会有这么麻烦,看刚才赵恺熟练动作,想来他是没少这样泡茶喝过。不过杨炎对于饮食一向不大讲究,平时就只喜欢野外烧烤食物吃,至于喝的,井水,山泉,河水都不在乎。即使这六纯茶在好喝,但他也绝不愿花费这诸多功夫来制作。

不过赵恺这样问起,杨炎只好道:“在下对泡茶的技术一向不了解,教王爷见笑了。不过这茶到是很好喝。”说着看了看茶壶,心想:这壶里应该还有三四杯的容量,怎么赵恺只给他喝一杯呢。

赵恺一怔,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但立即又恢复笑容,道:“杨兄不槐是军人出色,直言直语,说得也爽快。”

这时赵恺又击了两下手,红衣待女和兰衣侍女立即过来收拾茶具。想到壶里还剩下好喝的六纯茶,杨炎心里直叫可惜。而这时紫衣侍女己将一张围棋的棋盘放右了按几上。

赵恺道:“在下素闻杨兄精通兵法,想来棋艺定是高明,陪在下手谈一局如何?”

杨炎眨了眨眼睛,还在想着精通兵法和棋艺高明有什么联系。白衣侍女己将两盒剃透晶莹的玉石棋子放到按几上。

赵恺抓了两粒黑子,放在自己这边的星位上,道:“请。”

看来不下是不行了,杨炎只好苦笑道:“在下的棋艺不高,还请王爷手下留情才是。”说着也抓了两粒白子,放在自己一边的星位上。

赵恺微微一笑道:“杨兄不必客气。”说着拈起一粒黑子,挂在白棋左角的星位。

杨炎也拈起一粒白子,一间夹位了黑子。道:“在下献丑,还请王爷见谅。”

不过杨炎的棋艺确实一般的很。平时偶尔和曹勋、高震下棋总是输多赢少,就是和流苏下棋也不敢说稳赢。好在他一项把下棋当作游戏,输赢并不在乎,也不怎么研穷过棋艺。

虽然赵恺的棋艺比别人如何杨炎是看不出来,不过杨炎知道确是要比自己高明得多。才下了区区七八十余步,只见满盘都是黑子,杨炎的白棋被分割得支离破碎。一条大龙看着就要被赵恺追杀了。

杨炎看看大龙以经不行,也想不出什么破解之法。轻轻一推棋盘道:“王爷的棋艺高明,我认输了。”

杨炎虽然认输,但赵恺脸上全无赢棋的喜色。反而颇为惊讶道:“这大局尚未全定,杨兄怎么就中盘认输了。”

杨炎指着棋盘,笑道:“大龙已死,这盘棋还不输定了吗?”

赵恺也指着棋盘道:“杨兄若是如此下,如此下,这条大龙还有转话的机会呀。”

杨炎仔细看了看棋盘,又想了一想,心中到是有些佩服赵恺的棋艺。道:“王爷的棋艺果然高明,这两步棋我可是万万也看不出来,不过就算是想出来了,以王爷的棋艺之高,在下下去只怕还是我输,所以还是事先认输算了。”

赵恺不解道:“明明还有一线之机,杨兄就这样轻易的放弃了?难道杨兄在战场上也是这样稍有不顺就羟易放弃吗?”

杨炎觉得他问得有奇怪,但仍答道:“战场交锋,当然要全力取胜,不能轻易放弃。不过这不是下棋吗?不过是消遣游戏,又何必太认真呢?”

赵恺掩饰不住满脸的失望之色,道:“杨兄原来只是把下棋当作消遣游戏,这太令在下……在下……”

杨炎被他弄得莫名奇妙,不过也看出赵恺对自己大失所望。想想再待下去也没有意恩,于是就起身告辞了。

******************************

杨府,书房。杨沂中,万显声,谷正扬四人在座。

万显声道:“正沛,你请我们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杨沂中道:“今天请你们三位来,确实有一件大事与你们商议,关乎我大宋国运。”

乙休道:“我们兄弟三人,虽说在江瑚上微有些薄名,但对于军国大事恐怕帮不上什么忙吧。何况现在的皇帝也还算不错,所任用的张浚、虞允文等人也是能臣。还有什么大事需要和我们商议的。”

杨沂中沉声道:“居我们在金国的细作回报,金国前国师普风活佛重开寺门。门下两名新弟子完颜长之,完颜陈和尚出仕金朝,被金帝完颜雍委以重任。”

“江湖三奇”都是当今江湖有数的高手,但听到普风活佛的名字,也都不禁心头一颤。

普风活佛是金国前任国师,历经太祖完颜阿骨打,太宗完颜吴乞买,熙宗完颜澶,废帝完颜亮,到今天的金大定皇帝完颜雍,共五朝共四十余年。居说一身超凡入圣的武功己近天人的境界。当年的金国名将四太子完颜宗弼便是其弟子。

靖康元年(1126年),金国侵宋。普风也随金军南下,会斗中原的江湖高手。十余年间连败中原高手百余人。直到绍兴九年(1139年)终于引出了当时佛、道两派的第一高手,少林寺的主持静修禅师,天师道的祖师鲍叔方来。三人在泰山之颠经过了七天七夜,然后各自下山闭门自关,从此都不问世事。

关于这七天七夜到底发更了什么事情,无人知道。当事的三人也从来不说。但江瑚传言却是众说纷纭。有人说是静修和鲍叔方技压普风,终于使普风知难而退;也有说七天七夜,普风力挫二人,终于觉得天下再无抗颉之辈,于是再也不问世事了;还有说三人两败俱伤,约定伤好后再决胜负等等。不过现在静修和鲍叔方都己去世,知道当年真像只有普风一人了。

但普风回到金国之后,便在国都上京会守府会守寺中自修。在也未出寺门一步。金帝有国事询问也要亲自到会宁寺去请教。

后来完颜亮弑君夺位,倒行逆施,残暴嗜杀。令朝野谈之色变,普风也不满其做为,后来完颜亮到会宁寺讫见普风,普风也拒相见。完颜亮亦不满。

天德三年(1152年)完颜亮迁都燕京,称为中都。普风仍留在会宁寺,拒不与完颜亮同行。后来完颜亮诛杀完颜宗弼一族,只有养子完颜陈和尚和宗弼的幼子完颜长之被心腹家将所带,逃到会宁寺,被普风收留。普风更将会宁寺的寺门封死,以示永远不见完颜亮。完颜亮大怒若狂,但终忌普风的威望武功,不敢派军入寺抓人,派出几批高手暗中下手,但也都有去无回。完颜亮又惊又怕,也无可奈何。只好以国师不可离都为名,改立安铎活佛为国师。

大定元年(1161年)完颜雍登基后便亲自到会宁寺讫见普风。起初普风仍是闭门不见,但每年中完颜雍都到会宁寺两次,对着寺门静候一个时辰,走时三拜,数年如是。终于在大定五年(1165年)完颜雍再去会宁寺时。寺门大开,有人请完颜雍入内。完颜雍只身进寺,三个时辰后出来,带着两个人。使是完颜长之和完颜陈和尚。此后,普风虽仍不到中都,但会宁寺的寺门从此也再度打开。以示认可了完颜雍的君位。而金人仍视普风为国师,安铎只被当作二国师。

杨沂中道:“普风在金国威望极高,女真人敬如神明。他重开寺门,对将两名关门弟子出仕金庭,等于是承认了完颜雍是金国明主的地位。而且此人武功极高,当年与他在泰山论武的静修禅师和鲍叔方道长都以亡故,我大宋如果和金开战,此人必然出头。普风深通兵法,又深得女真人心,如何对付他,还请各位商议。”

万显声脸色凝重:“普风的武功确实超凡如化,我看就是当今佛、道二教的第一高手:少林的道悦和天师的施岑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谷振扬点点头道:“依我看来,当今天下大概只有剑魔独孤痴方可以和普风一战。”

杨沂中皱眉道:“独孤痴的剑术到是冠绝古今。但此人也有十多年不见江湖,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又到那里去找他。而且此人行事难测,为人又善恶难分,就算找到他,他也未必肯出手对付普风。”

谷振扬道:“九年以前我和独孤痴在洞庭湖有过一面之识,对他也了解一二。此人到是谈不上善恶,只是终其一生都在研究剑术,如痴如狂。其他事情具可不理,才让人觉得行事难测,善恶难分。他的剑术确实天下无敌,十多年前便自称难救一败。他如果听到普风重开寺门的消息,恐怕会主动找上门去。毕竟天下值得让他出手的人以经不多了。”

乙休道:“就是不知这独孤痴是死是活,现在又藏在那里,那么到那里去找他呢?。”

万显声对杨沂中:“对付普风的事情,现在我们几人在这里恐怕也商量不出什好办法来。我看还是先告诉道悦和施岑一声,看看他们有什么办法。另外在找找找独孤痴。大家群策群力,一定会有办法的。”

谷正扬道:“其实以普风的修为超凡入圣,应早己不问世事了,想来也不会干与金国的军国大事,所以也不用太但心。”

杨沂中也道:“一般的情况下,普风自然不会出头,但如果金兵大败国势动摇,他还会无动于衷吗?何况还有两名弟子在金廷之中,他定不会置之不理。”

谷正扬点头道:“说的也是。”

万显声道:“这样我去联络河北,中原的义军,老二你去找一找独孤痴,老三你去找道悦和施岑。”

杨沂中道:“那么此事就请诸位多费心了。”他拿出一个玉符,递给万显声道:“拿这个云符,就可以直接找李显忠,邵宏渊和李宝,他们都是各方面的统帅,可以直接告诉他们前线的军情。”

万显声接过云符,道:“这次北伐,前线的总指挥是谁。”

杨沂中道:“是张浚。”

万显声道:“那么虞允文呢?”

杨沂中闭上双眼,叹了一口气道:“前天四川急报,吴唐卿病逝,为了稳定军心,皇上命令暂时密不发丧,任虞允文为四川宣抚使,主管川陕军务。”

万显声失声道:“什么?吴璘死了?”

杨沂中苦笑了一声,道:“吴唐卿去得确实不是时候。”心中却十分感概,绍兴年间的大将中现在只剩下他杨沂中一人了。看着昔日的战友一个一个的离去,杨沂中也不禁撼到凄凉万分。

万显声也不禁苦笑,虞允文熟知军事,又通晓政务,确实是接替吴璘主管川陕的最好人选,不过四川毕竟不是这次北伐的主战场,少了虞允文的统领大局,对于这次北伐确实是一大损失。又问道:“你呢?你主管那一路军马。”

杨沂中摇摇头道:“这次北伐我不上前敌,留守临安。”

万显声惊道:“这么说前方只有张浚一人主持,张浚怎么能行呢?”

万显声的但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张浚虽然在主战派中威信及高,但本身是一个文官,而且视野过于狭窄,缺乏虞允文统观全局的大局观。虽然但任枢密使多年,但在军事方面并无多大建树。建炎四年(1140年)的富平之败,绍兴七年(1147年)的淮西军变,隆兴元年(1163年)的符离军败均与他指挥不挡有一定的关系。在没有虞允文统领大局的情况下,也应以杨沂中这样居有实际军事经验,指挥过大军作战的老将来辅佐才对。

杨沂中又叹了一口气,道:“我和张浚的关系十分微妙,这个时侯确实不适合在一起共事。”

其实杨沂中和张浚并无私怨,只不过杨沂中身经百战,在宋军中的人望远远大于张浚。而且爵位也在张浚之上,张浚本身也不是虚怀若谷,宽宏大度的人。这样两人人如果在一起同事,难免不产生芥蒂。何况重臣统领大军在外,都城也需要留一员大将以防万一。

万显声叹道:“大敌当前,你们怎么就不能齐心协力,一至对外呢?”

杨沂中心中苦笑,这样的局面又何尝不是皇帝赵眘刻意营造出来的呢?将大权分散,让大臣互相牵制,不使一人独大,是每一个大宋皇帝用人的惯例。就是赵眘决意与金国开战,也仍要将主和派的汤思退留在朝中为宰相,也就是为了在朝堂上制造平衡,不让主战派独大。

正是在这种用人原则的指导下,大宋立国二百多年来,确实少有大臣传权,但同时也造成了大臣之间互相争执,办事拖拉,行政效率低下。这些习惯也几手惯穿了大宋一朝。

不过这些话杨沂中是没办法对万显声说的。只好道:“现在北伐在即,我个人职位高低算不得什么。但是联络河北、山东义士,配合北伐这件大事全靠显声兄你了。”

万显声道:“你放心吧。这件事就交给我了。”

******************************

杨炎带着一肚子郁闷离开了水纹园。想想时间尚早,也不想去军营,绕了个圈信步走到西湖边上。

虽是初春时节,天气尚寒。湖边踏春的游人也不见少。红男绿女,络绎不绝。垂柳依依,初见绿意。湖面水波粼粼,百珂争流。丝竹之声和歌女的歌声不绝于耳。

杨炎眼尖,发现了一条大彩船里坐着的正是那天在老谢酒楼里见过的临定守备唐与正,而背对着他的那个歌妓的背影依稀就是严蕊。杨炎并不想和他们碰头,转身刚想走,忽然一个青衣汉子走了过来,拱手施礼道:“请问尊架可是杨炎杨统制。”

杨炎还札道:“不敢,我就是杨炎,阁下有何见教。”

青衣汉子道:“原来果然是杨统制,在下的主人请统制过来一叙。”说着回身一指。杨炎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只见路边一个大树下停着一辆华丽的四轮马车。车旁还站着四个和这青衣汉子一样装束的男子,显然是家人,另外还有两人丫环模样的女子。

杨炎一怔,也拿不准是什么人,找自己有什么事。正在犹豫之际,马车上的车窗放下的窗帘拉开,露出一张娇艳的面容。正是赵倩如。

那青衣汉子也笑道:“现在统制可以移步了。”

杨炎暗暗叹了一口气,他还能拒绝吗?

车门关上以后,车内的世界仿佛与外面隔绝。巧笑倩兮的赵倩如就坐在自己的面前,一股幽香充满了整车厢。杨炎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跳仿佛加快了一些。

赵倩如娇面微红道:“坐下吧。”说看向旁边挪了挪,让出一个空位来。

杨炎坐到赵倩如身边,感受着和美丽公主肩头相擦的异样的感觉,道:“公主,你怎么到这里来的。”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被赵倩如打断道:“以后不要在叫我公主好吗?直接叫我倩如就可以了。”她的一双妙目凝视着杨炎,轻轻道:“以后你也不要在把我当作公主了。我们成亲以后我会努力学着做你的好妻子。如果我有什么做的不当的地方,你可千万不要因为我是公主就委屈了自己。

杨炎的心中一阵感动,完全体会到赵倩如对自己的一片深情。突然想到母亲临终前对自己的嘱咐,“一定要让你爱的女子牵福。”终于忍不住张开双臂,将赵倩如拥入怀中。

赵倩如微闭两眸,将自己的**紧靠在杨炎的怀中,任由这自已所爱的男子拥着自己。

整个车厢充满一片温馨。

赵倩如轻轻道:“那天见了你之后,我回到王府整个人都仿佛失了魂一样,坐立不安。既想知道你是怎么决定的,又害怕知道。不过好在还是听到了是我所希望的结果,虽然被母亲和弟弟为这事笑了我好几天,不过哪也是值得的。”

杨炎的心里又是一阵感动,轻轻抚着她道:“我杨炎今生何幸,那里值得倩如对我这么倾心。今生今世,如果我有半点辜负倩如,定教我不能立足于人世。”

赵倩如伸手掩住他的口道:“我不要你发誓,只要你是真心对我就够了。”

杨炎轻轻握往她的纤纤细手,放在嘴边,轻轻吻了一下。赵倩如全身轻颤,“樱咛”一声,又将头埋入杨炎怀中,一动不动。

好久好久,杨炎才道:“怎么这么巧,你今天也到西湖边来了。”

赵倩如笑道:“那有那么巧的事,人家听说邓王请你,就在你回来的路上等你。你和宁王都谈了些什么?听说前几天邓王也请了虞公亮相见,见过之后说虞公亮有伟器之材。他对你的评价怎么样。”

杨炎苦笑道:“恐怕好不到那里去,他请我去大概就是想在我面前显露他的泡茶才平和棋艺是多么高明吧。这方面的功夫虞公亮大约要比我强得多吧。”

赵倩如嘻嘻笑道:“什么叫泡茶,哪叫茶道,可是很高深的学问哦。”

杨炎嘀咕道:“不就是喝一杯茶吗?有那么麻烦吗?如果要*喝每碗茶都那么嘛烦非渴死不可。”

赵倩如“咯咯”直笑道:“跟你说茶道简直就是对牛弹琴,要是邓王听到你这样说,非被你气死不可。”

杨炎“哼”了一声道:“被气死的是我不是他。喝完茶以后非拉我下棋,我明明都认输了,他还不依不饶的,居然怪我认输太早了。还说什么‘如果两军作战,怎么能就这样轻易放弃’可笑。下棋关打仗什么事?”

赵倩如微微一笑道:“邓王就是这的脾气,好学东晋的名士风范,效仿安石之风。”

杨炎一怔道:“安石?是荆国公王安石吗?邓王效仿他作什么,也想搞变法吗?”

赵倩如又好气又好笑“嗔”了他一眼道:“什么王安石,是谢安和谢石。视棋盘如战场。”

杨炎道:“谢安谢石我知道,但什么叫视棋盘如战场呢?”

赵倩如道:“邓王常说天下万事万物皆同一理,棋盘如战场,棋子即士兵。下棋打仗皆同一理,如果是百战百胜的将军一定也是出色的棋手,反之他能在棋盘上纵横无敌,那么在战场上也一定能无往而不利。”

杨炎这才明白赵恺为什么要说‘精通兵法,想来棋艺定是高明’这句话。连连摇头道:“这是什么道理?下棋和打仗怎么能混为一谈。”

赵倩如到来了兴趣,道:“我觉得邓王说做很有道理啊。我看[孙子兵法]除了火攻篇和用间篇,其他的都可以用在下棋上来。”

杨炎笑道:“那么你想一想,有没有听过孙武,吴起善于下棋的说法,那个时候好像还没有围棋吧,听说过韩信,李靖的棋艺可比国手吗?远的不说,就说我朝的狄襄武,岳武穆也没有听说他们会下棋吧。同样的道理,现在大宋的国手不少,叫一个来指挥军队看看,能不能打胜仗。”

赵倩如想了一想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呀!”

杨炎道:“真正的战场有高山、平野、森林、河流、湖泊,这些棋盘上有吗?士兵的能力有高有低,有喜、怒、哀、乐,绝不是冰冷的棋子可比的。下棋和打仗的通理看来确实有些相似,一些兵法上的道理也可以用在下棋中,但在实际中根本就是两码事。”

赵倩如若有所思道:“你说的确实有道理。”

杨炎道:“就连熟读兵书的人也未必会打仗,何况是下棋。”

赵倩如微微点头,只有像杨炎这种经历过战场的人才知道真正的战场是怎么会事,如宁王那种名士说法不过是清谈而己,毫不实际。想着她从杨炎的怀中坐了起,理了理头发道:“好了,我出来只是想见你一面,现在时候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杨炎突然飞快的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羞得赵倩如红晕满面。然后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

就在杨炎与赵倩如亲亲我我之际,远在千里之外的大金中都的皇宫之中,皇帝完颜雍正在和文武大臣商议如何对付大宋即将开始的北伐。

完颜长之道:“这算南宋兴兵可谓准备充分,计划周密,而且去年年底攻克了宿州,士气正旺,实在不可轻敌。微臣以为,我大金当暂避其锋芒,先放弃一些土地城池,以骄宋军之心,且使宋军的战线拉长。待宋军锋头渐挫,在集中兵力,分头击破,可败宋军。”

完颜雍微微点头,满意的看着这个年轻的臣子。

完颜长之今年正年方三十,他是以故四太子完颜宗弼的幼子,与完颜雍同辈。同时也是国师普风的亲传关门弟子,当然在辈份上,他是普风的徒孙。

虽然普风早以不在是大金的国师,但在女真人的心目中,提到普风永远要在前面加上“国师”二字,尽管这令现任的国师安铎大为不满,但也无可奈何。

完颜长之近几年来攻西夏,平高丽,定蒙古,震慑吐蕃。战功赫赫,虽然年轻,却以官拜正四品下的昭勇大将军。是大金国青年将领中的佼佼者。因此完颜雍首先问他的意见。

听了完颜长之的竟见,完颜雍环顾群臣道:“长之之议诸位以为如何?”

纥石列志宁立即出班,道:“皇上,臣以为长之之策太过怯敌了,我大金带甲百万,战将千员,战马数十万匹,又何必怕南宋之兵。微臣不材,愿请令出征,给南宋迎头痛击,叫那赵眘小儿不敢在正视我大金,乖乖的纳币称臣。”他自去年领军复夺宿州失利,一直不服气。正憋着火想和宋军大战一场。哪会接受完颜长之的诱敌**之计。

完颜雍一皱眉道:“诸卿可不要小视南宋,这五六年来赵眘小儿一直励兵抹马,聚草屯粮,就是想要**我大金。去年甫一出兵就连下灵壁、虹县、宿州。可见是来者不善。我大金虽不怕他,但也不可轻敌呀。”

这时白彦敬出班道:“皇上不必但心,去年不过是南宋乘我大金不备出兵,饶幸获胜罢了。现在我大金也准备充足,又何必怕宋军呢?”

散朴忠义也出班道:“皇上,南宋人文弱,当年也只有岳飞一人难敌,现在岳飞己被南宋皇帝所杀,自毁长城。而且当年其他南宋将领也老的老,死的死。现在领军的李显忠、邵宏渊都是无能之辈。张浚更是我大金的手下败将。我们又何必示弱于敌呢?依老臣看来,应如纥石列大人所言,起大军直接和宋军决战便是。”

这时其他大臣也纷纷表示,都愿和宋军决战,而不愿采用完颜长之的计策。而一些汉人官员如太师张浩,蔡松年,许霖,张之周等都十分尴尬的站在朝堂上,一言不发。

完颜长之叹了一口气,也没有在出班和那些大臣们争辩。他心里十分清楚,尽管他是四太子完颜宗弼的幼子,国师普风的关门弟子,但年纪轻轻就官居显位,必然会引起其他大臣的不满。毕竟老一辈的大臣们都很难接受一个新进的后辈如此轻易的就和他们站在一起。因此宁可相信完颜长之是因为完颜宗弼和普风的关系也位居显职的,也不愿承认他是真有实材的。

至于完颜长之立下的战功,往往也只是淡谈的一句:轻年人,远气不错。就带了过去。

但完颜长之叹气不仅仅是这批老臣对待自己,还因为他们对待南宋的态度。在他们的脑海中,南宋永远还停留在当牟金兵攻占汴梁,俘虏二帝和搜山赶海的时代。

在女真人的心目中,南宋诸将中只有岳飞是一个强劲的对手。其他的将军都不值一提。黄天荡一战是因为金人不善水战;和尚原之败是因为在山地无法发挥金军骑兵的优势,顺昌之战是因为宋军死守城池,这些战斗的失利都不是因为宋军的强大。如果双方正大光明的对阵,宋军绝不是金军的对手,——当然只有岳飞除外。因为只有岳飞是南宋唯一能在野战中击败金兵的人。

完颜长之的嘴角泛起一丝木屑的微笑。正大光明的作战,现在谁还会正大光明的作战。不善水战,不善山地作战,不善攻城,根本不能成为战败的借口。如果击败宋军,灭掉南宋,那么金军获必须学会水战,山地战,攻城战。

杏则就只能重复正隆六年(1161年)采石矶之战时一条长江挡住六十万金军的故事。

这时朝堂上的争吵愈来愈激烈,大多数女真大臣都主张和宋军决战。

完颜长之稍稍后退了半步,不屑的看着这批力主决战的大臣。不错,南宋确实是没有像岳飞、韩世忠、刘琦、吴介那样的大将,但现在的大金又有谁能和当年的宗翰、宗望、宗强、宗弼相比的大将呢?

皇统二年(1142年)的议和给金和宋带来了长达近三十年的和平,但也使金和宋一样,进入了一个没有英雄的时代。

******************************

完颜长之缓步走出金殿,刻意的落后其他人一段距离。在金殿外的石狮边,一个身材高大,大眼虬髯的女真青年一见他出来立即迎了上去:“长之,你终于出来了,商议的怎么样?”

完颜长之道:“陈和尚,劳你久等了。”

这个青年人也姓完颜,名彝,字良佐。不过和他熟悉的人都叫他完颜陈和尚。他父亲原是完颜宗弼的族人,深得宗弼信赖,也被完颜亮所杀。他和完颜长之一齐逃到会宁寺,被普风收养,也一起随普风学艺,是完颜长之最信任的人。

完颜长之道:“陛下以下令,由纥石列志宁去守徐州,白彦敬守南阳。”

完颜陈和尚一怔道:“还是要和宋军硬碰吗?”

完颜长之叹了一口气道:“在那邦大臣的心目中,宋军还是不堪一击的啊!”

完颜陈和尚“哼”了一声道:“如果宋军真是不堪一击的,却么去年灵壁、虹县、宿州就不该丢。”

完颜长之苦笑事一声道:“只可惜没有人像我们这样想啊。其实无论是秦、汉、唐这样的统一时代,就是三国这样的分裂时期,汉人的武功从来都不弱。当年我太祖、太宗所以能那么轻易的灭掉北宋,只不过是正好赶上个好时候,那时正是大宋最腐败最无能的时候罢了。”

完颜陈和尚点头道:“汉人的文仕、技术都远远高于我们女真人,他们的士兵只要加以好好的训练,辅以优良的武器和装配,要胜他们并不容易。”

完颜长之道:“算了,皇上以经决定了,我也无能为力。何况硬碰下来我大金也未必会输。只不过胜负都在五五之间罢了。”

完颜陈和尚摇摇头道:“不过如果还是抱着宋军还是不堪一击的观念与宋军作战,那可就很难说了。”

完颜长之点点头,刚要说话,忽见一个宦官匆匆从殿内走出来,一见完颜长之还站在殿外,面露喜色,来到完颜长之近前道:“完颜将军,皇上诏见,请将军立即随我进宫。”

注:完颜长之这个名字是梁羽生先生的作品中的一个角色,在[狂侠天骄魔女][风云雷电][飞凤潜龙]等小说里都出现过。

完颜陈和尚是金末的名将,在乾道四年(1168年)左右宋金都没有什么名将,只好把金末估名将拉出来凑数,反正这也不是历史小说。

猜你喜欢

  1. 军事题材
  2. 历史题材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