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总裁 > 谋爱之总裁夫人又跑了

更新时间:2020-05-29 17:45:33

谋爱之总裁夫人又跑了

谋爱之总裁夫人又跑了 微微晓 著

已完结 顾墨,冷夏 宠妻萌妻

主角顾墨,冷夏小说《谋爱之总裁夫人又跑了》内容剧情新颖,强烈推荐。主要讲述了:阔别已久,纵使不能一眼认出你,一颗心依旧马不停蹄靠近你!冷夏付错真心,她决定拨乱反正,岂料,她的麻烦才刚刚开始,惹上总裁是小,被追着生宝宝是大,千思万想,冷夏趁着交易终结赶紧逃之夭夭,这不,还没出徽城,就被某人抱了回来,甜言蜜语道:“老婆,良辰美景适合生宝宝。”冷夏吞了口唾沫,无比谄媚:“我体弱多病,生宝宝的重任还是另选佳人比较好。”千篇一律的套路开篇,却不一样的精彩,偏写实,很虐心,慎入。

精彩章节试读:

冷夏的眼泪噙在眼底打转,绍项南更加愤怒,她一直坚强而傲气,现在竟然露出可怜兮兮的样子,摆明着发生了什么,一夜归来,穿上名牌,想不让人想入非非都难!

揣测臆想的绍项南,隆起了八字眉,作为男人的他怒火中烧,总觉得头顶绿油油,他急步走向冷夏,两只手一把捏住她的肩头,瘦弱的肩膀硌的手痛。

没有多想,绍项南堵住了冷夏的**,软乎乎的、清凉凉的,他们谈恋爱的时间不短,可一直停留在吻唇的地步,她从不准许他侵入她的城池与霸占她的领地。

绍项南想,今天势必撬开她的嘴。

死死咬住**的冷夏,忘了痛,忘了反抗,只剩一双水汪汪的杏眼怒着绍项南。冷夏咬破皮的唇渗出血来,血腥味沾入绍项南的口中。

她是宁愿伤了自己也不愿意与他亲热吗?绍项南气急败坏,看着她身上的白裙只觉得是绣花针在戳他的眼,他没有任何犹豫地伸出双手,撕开了冷夏的领口。

空调的冷风随着绍项南的动作灌入冷夏的*前,“啪”的一巴掌响起,冷夏护住*前,幽怨而嫉恨地瞪着绍项南道:“绍项南!对你……我后悔我们有过过去!”

如果委屈还有那么一点的话,此刻已经被绍项南磨灭的干净了,她讨厌男人,尤其是不尊重女人的男人,此刻,她的男友竟然撕了她的衣服。

不,已经是前男友了!

绍项南盯着冷夏紧紧护住的*前,后悔不已,他不想逼她,可他确实逼了,望着冷夏憎恶的眉目,绍项南的愧疚也一闪而过,他更加觉得她身上的衣服碍眼。

25岁的绍项南虽只比冷夏大一岁,可他很迁就她很照顾她,冷夏也觉得绍项南是真心爱她,只不过,物是人非,绍项南在不知不觉间变了,她不再重要,甚至,她成了他追名逐利的跳板。

“冷夏,你要求的尊重,我一直在做,而你呢?一夜未归,一大早回来就穿上了高档货,你说你从哪个秃顶大肚腩的男人chuang上下来?

你一直要求的尊重,是不是因为我没钱没势,不值得你爱?!

冷夏,你还要点脸吗?果真基因会遗传,我看你就和你死去的妈一个样,不要脸,活该被男人玩了就扔!”

绍项南气红了眼,张口就骂。冷夏揪着被撕开的领口,心口起伏不定,两条腿也哆嗦地像要摔倒一样,颤抖的肩头觳觫的厉害。

冷夏望着绍项南,像看陌生人一样地看着他,心里却百转千回:

他对她的好都是他装出来的,这才是他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从大学第一次相遇,他就像条哈巴狗一样处处讨她欢心,潜伏了这么久,还是露出了大灰狼的本性。

男人,永远不可靠!

冷夏再次笃定。

冷夏的安静让绍项南迷失的情绪得到了稳定,他蓄着惭愧又揪心的表情:“宝贝,对不起!我太冲动了,我最近忙工作,上火比较严重,你别和我计较。

我胡言乱语,宝贝,你在听吗?我说的是真心的。”

绍项南说完,摸着冷夏的巴掌大小脸,他懊悔了,他不该冲动地逼她,她是他老婆的合适人选。

冷夏闭口不语,够了!愤怒时说的是气话,那弄虚作假时说的情话也只是糖衣炮弹,甭管是哪一种,她都不需要。

绍项南依旧揉搓着冷夏的脸蛋,试图让她松口说话,只是,性子倔如牛的冷夏最容不得的是男人对爱的掺假。

他的爱已经打了折,幸亏她的爱还没来得及出厂销售。

“放开!”

冷夏开口了,不过却是冰如雪。

“宝贝,我错了,你原谅我,你说话了,就是原谅我了,对吗?

我知道宝贝最好了,你永远是我的宝贝,我以后都不和你吵架了,我也不会逼你做你不愿做的事了。”

“够了!”

冷夏打断了绍项南的长篇大论,冷书就是很好的例子,时刻提醒她远离渣男,珍爱生命!

绍项南还想说些什么,江一姝踩着猫步走了进来,宽肩窄#的她很好地利用开阔的领口遮住了她的缺陷,一身亮皮蓝的紧腰身裙显得她曲线完美;往上,方方的脸、尖尖的下巴,精致的妆容得体大方,一头墨黑的长发束起高高的马尾,看起来格外的干脆利落。

英气而又不失女人味,这是江一姝给人的第一印象。

江一姝是绍项南的同班同学,冷夏的学姐,兼朋友。能力出众,主任级别的销售人才,平日里没少给冷夏介绍客户,只不过都被冷夏的性格给毁了。

“经理,早!”

江一姝官方地问候着,说完就回到她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工作。

绍项南没回答也没看江一姝,而是压低声音对冷夏说:“来我办公室。”

冷夏站着没动。

绍项南继续说:“去我办公室,我给你找衣服去。”

冷夏微微动容,身上的衣服不能穿了,等会同事们来上班,指不定怎么非议她呢,冷夏也不再矫情,默默地跟着绍项南去他的办公室。

江一姝放下手中的笔,望着一前一后离开的绍项南与冷夏,圆溜溜的大眼珠瞪的快凸出来一样,一双手攥的发红。

她咬牙切齿道:“绍项南!大清早从我家出来就找冷夏,还对得起我昨夜的卖力运动?

还有冷夏!我们走着瞧!”

冷夏跟着绍项南进了他的办公室,绍项南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人事部门,让他们送一套职业装过来。

争吵过后的绍项南冷静了很多,他倒了一杯温水递给冷夏,冷夏僵着没接,她周身的疏离让绍项南又有些气恼,不过,他按压了下来。

“冷夏,下个礼拜是阿姨的忌日,我请了一天假,陪你一起去墓园。”

绍项南对着冷夏温和地说。

冷夏眸色没有一毫变化,两片**轻轻地动了动:“不用了!”

嗓音生硬的很决绝!

绍项南听了,心里更加不快,她是要和他划清界线?

不可以!他花了多久的时间才追上的女孩,一口肉都没吃上,就飞了?

绍项南睨了眼冷夏,依旧寒着一张脸,全身都被冷漠笼罩着。

绍项南顿了顿,还是迂回地退了一步:“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每年都是我陪你去的,如果突然不去,阿姨在天上也不安宁!”

绍项南情真意切娓娓道来,冷夏“呵呵”地勾起嘴角,她不安宁,不是很正常吗?

人事部送来的衣服很合适,冷夏将撕破的那件LV放进包里,这个还不能扔,鬼知道那个天杀的顾墨会不会找她要。

冷夏从卫生间出来,就听见洗手台前的两个同事叽叽喳喳地聊着江一姝:

“昨天江一姝又卖了一个大单子。”

“不是很正常吗?她豁的出去。”

“我们干不了,你别说,她是连经理都不放过,下一个不知道是不是公司大老总。”

“大老总?你傻不傻,听说我们的大老总已经退二线了,即将上任一位新总裁,听说年轻帅气。”

“你说的可信吗?能当上总裁的还不是秃顶秃了一大片了?”

“你啊,就是肤浅!”

两个同事互挽着胳膊,一边调侃着一边咯咯笑。

冷夏走向她们,疑惑地问:“江一姝不放过的经理是哪个经理?”

他们公司的部门比较多,乱七八糟的经理也很多,冷夏不觉得当上经理就高人一等,虽然薪水是要多不少。也正因为这个想法,她才觉得绍项南为了经理之位让她卖相,她觉得不可理喻。

凭能力享受成果,而不是躺着上位。

“你不知道,就是我们经理啊。”开口的是何宁,和冷夏一个部门。

冷夏听的一头雾水,江一姝与绍项南之间有瓜葛?不至于啊,他们真要有什么,也不至于等到现在,他们大一就是同学。

冷夏正想开口细问一下,谁知道江一姝走了进来,面色不大好,带着责备的口气说:“卫生间不是闲聊的地方,有时间多提高提高业余能力,公司不是用来养废物的。”

江一姝是主任级别的销售员,除非是大订单,不然更多时候,她充当讲师的角色,为公司培养更多的精英业务员。

“是!”两个闲聊的同事答完就溜了。

雾草!冷夏不甘心地望着她们离开的地方,说话说了一半,真够吊人胃口的。

“小学妹,你今早穿的衣服真漂亮,在哪买的?”

江一姝对着冷夏,立马成了和蔼可亲的学姐模样,她笑眯眯地望着冷夏。没有咄咄逼人的意思,却也让人无法逃避她的问题。

冷夏一直不是很喜欢这个学姐,因为她身上的气场太强大了,让她觉得很压抑,而且,正如刚刚同事们讨论的那样,一个躺着上位的女人,冷夏不屑为伍。

“步行街!”冷夏胡诌着,快速地冲了下手,赶紧走了,与绍项南有关联的人,她都不想搭理了。

江一姝无所谓地勾了勾唇,掏出手机编辑短信:亲爱的,今晚去你家还是我家?去我家,我给你吃香肠。

江一姝自认为是个男人都不会拒绝一个女人这样直白的邀请。

猜你喜欢

  1. 宠妻萌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