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夜封门

更新时间:2020-06-29 13:54:21

夜封门

夜封门 黑桃八 著

已完结 马春,梅蓉 灵异探险恐怖悬疑热血爽文

热门小说《夜封门》作者是黑桃八,主角马春,梅蓉小说全文章节在线阅读,故事写的很是精彩。怀胎七月,女子竟被人活活逼死,七月活婴也扔进了井里。冤魂路断,恶鬼点丁;地狱门开,冥夜封门。

精彩章节试读:

那棺材直接朝我压了下来,纵然有水的缓冲,但巨大的冲击力依然将我砸得浑身剧痛,脑袋发黑,紧接着冰凉的河水涌来,将我的口鼻淹没。

大山里的河不像平原地带的河,河道的落差非常大,水流湍急,我和那口棺材在河水里剧烈翻滚,出于一种求生的本能,我死死的抓紧它,我很明白,在汹涌的激流里如果不抓住漂浮物而光靠自己的体力,唯一的下场就是被淹死。

我随着棺材在水里剧烈起伏,刚开始还偶尔能听到后面传来的惊叫声,但声音很快就小了下去,河水拐了一个湾绕过后山出现在另外一面。等流水不那么湍急,棺材彻底浮出水面的时候,后面的人早就看不见了。

我奋力翻上棺材盖,将满满一肚子的河水全部呕了出来,人也就渐渐清醒过来,但我的神经却没有一点点的放松。

因为下面是一口棺材,而这口棺材,几分钟之前还闹鬼!

我很害怕,或许此刻那个鬼就在棺材面上,在另外一头冷冷的盯着我,随时准备上来害死我。纵然棺材那一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我紧紧的抓住捆缚棺材的墨绳,吓的缩成一团,死死的盯着那一边,深怕一眨眼拿东西就变成一个怪物扑上来。

我不知道那个鬼到底想干什么,还有,刚才让我不要去帮忙的又是谁,马家亮说不是他说的,那是谁说的,是不是就是那个压棺的鬼?

它为什么不让我去帮忙,难道它知道棺材要掉下水?

如果是它,为什么要通知我,如果不是,难道还有别的鬼?

我越想越觉的害怕,身子止不住的颤抖,本能的想直接跳离棺材游上岸,但理智却告诉我不能这么做。因为这一段的水路有相当多的漩涡和暗流,一旦离开它,我被淹死的概率几乎是百分之百,而且我水性不好,充其量只会一个狗刨式,比旱鸭子强不到哪里去。

"不要怕,不能怕,越怕越死得快。"

我强行压下心中的惊惧,告诉自己必须等,等这条河绕过洪村到了南面就有机会逃离了,因为那里的河道和另外一条溪流交汇,水流会变缓。

洪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我实在太紧张了,失去了时间感,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前面河面突然一宽,出现了一个缓流区。

我从小在这长大,自然知道这里。这里的河道和一条溪流和它交汇,那条溪流虽然平时水量并大,但暴雨时却经常爆发山洪,以至于在交汇的地方冲击出一个巨大的水潭,特别深,而且里面有巨大的涡流,但却不算湍急,比较平缓。

机会来了,我急忙朝四边望去,找寻可以上岸的最佳位置,很快就找到了,下游不远处,倒伏了一棵大树,最近的地方离我也就二十多米,现在跳正好可以顺着水流飘过去。

我又大概估算一**力,狗刨式应该能到达那里。

可就在我准备跳的时候,那棺材突然一震,居然迅速远离那棵树的位置。

我差点没摔进水里去,等我抓紧棺面仔细一看,顿时傻了。

这棺材,居然在逆流而上!

没有的动力的棺材,怎么能逆流而上?

我脑子不够用了。

它并不是逆着河水往上,而是逆着那条小溪的水而上。

"嘭!"

就在我发懵的时候,身后突然溅起一大片水花,一条巨大的黑尾翘出水面,啪的一下又钻进了水里。

水下有东西!

好大!!

我浑身一激灵,急忙朝棺材下的水底看去,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差点没把我的魂吓出来。

棺材下的水里,居然有一个巨大的黑影。

正是它驮着棺材逐小溪逆流而上。

我牙齿开始打架,这东西太大了,足有两张大chuang单拼起来这么大,成三角形,两边像是一对翅膀,一条巨大的倒钩尾巴经常翘出水面,上面长满了绿色的毛刺。

那是什么东西?

我快被吓瘫掉了,腿肚子直打颤,这时候是跳,还是不跳?

淡水河里面居然有这么大的生物?它驮着棺材要带到哪里去,我现在跳下去,它会不会把我当成零食啃了?

就我迟疑的一小会儿时间,黑影已经驮着棺材进了溪流里面,溪水两边是悬崖峭壁,我现在根本不敢跳了,甚至不敢发出声音,生怕那黑影发现我,然后把我掀下水吃掉。

可更要命的是,更恐惧的事情发生了!

我身下的棺材里面,居然传出"滋啦啦"的划拉声。

由于贴着棺材,听得格外清晰,像极了是某种爪子刮抓木头的声响。

"棺材里面有东西!"

我浑身冰凉,如果水下的这黑影还能让我理解一点的话,那这棺材里面的这声音,是谁发出来的!

洪庆生的老婆吗?

她死而复活?

僵尸?

尸变?

我脑子闪过无数的片段。

"滋啦啦……"

声音越来越清晰,我甚至可以听得到木屑横飞的声响,划拉的位置,正是我面前这一块的位置。

"啊……"

我受不了了,恐怖的声音彻底将我心底的那根弦彻底崩断,大叫着不顾一切的跳进水里,疯狂的朝岸边刨去。

我已经失去了理智,这时候只想逃离这口棺材,也逃离那个黑影,至于能不能逃得掉,已经不去想了,只想跑,如果再不做点什么,我会吓疯掉。

这就像是有人脑袋被枪指着,还是会不顾一切的逃跑一样,虽然明知逃跑就是死,但这已经无关理智了,因为死并不可怕,等死的感觉才最可怕。

我疯狂的刨着,也不管什么姿势正不正确,有用还是没用,下死力狂刨,不一会儿后遗症就来了,右脚下一疼,抽筋了。

而更雪上加霜的是,那口棺材在前面拐了一个大湾,朝我过来了。

我几乎吓的魂不附体。

那黑色的大影发现了我,现在要过来吃我了!

而我现在离岸边起码十多米,最要命的是就算我到了岸也上不去,因为旁边是悬崖。

死定了!

就在我最绝望的时候,头顶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快,抓住绳子上来!"

我一抬头,就见一根绳子捆着木棍掉到我跟前,而抓着绳子另外一端的人,是站在悬崖边的皮衣客。

我瞬间泪流满面,奋力抓住绳子。

皮衣客用力往上一扯,我被拖的嘭的一下砸在岩壁上,疼得我倒抽一口冷气,但此时已经管不得那么多了,因为只要慢上一点,我就有可能葬生在水下的那个怪物口中。

为了求生,我甚至不惜用牙齿咬住绳子,深怕自己手一抽筋又掉下水去。绳子另外一端传来的力气非常大,等棺材到了靠岸的地方,我已经悬上了半空中。

似乎是见没了机会,那棺材掉了一个头再次朝着上游而去,很快就消失在前面一个转弯的地方。

我大松一口气,绝境逢生的感觉,真TM的好!

眼泪忍不住直流。

本以为今天就是自己的死期,没想到最后得救了,看着在一旁也累得不轻的皮衣客,我神经质的不断说谢谢。

"你也不用谢我,今天是我大意了。"皮衣客抹了一把汗,对我露出一个笑容,很僵硬,甚至有些渗人,还真不如不笑。

我*@了好一会儿,感觉抽筋的腿也已经好了,就扶着旁边的一棵树站起来,惊魂未定的问他:"水下的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皮衣客很认真的看了我一看,说:"告诉你也无妨,那东西叫魔鬼鱼,是水下鬼王的宠物。"

"水下鬼王的宠物?"我咽下一口唾沫,它的体型绝对跟海里的鲸鱼有的一拼。

"当然,那只是传说罢了,它真实的名字叫鬼鳐。"

皮衣客拿出一根烟点上,拔了一口后,又说:"这东西在南亚次大陆的印度恒河流域经常看的见,专吃腐尸,但能长到这么大的很罕见,更不用说这深山小溪。"

我点点头,以前在网上看过,印度有水葬的传统,人死后都以能回归恒河为荣耀和归宿,所以恒河遍地腐尸,那里有鬼鳐很好理解,可它出现在洪村这小溪沟就太匪夷所思了,哪来的这么多腐尸给它吃?

这么大的体型,一顿得吃多少?

不说洪村,就是整个华夏都是流行土葬,谁敢把尸体往河里丢啊?

皮衣客好像看出了我心里的疑问,摇摇头道:"你也别问我,这里出现这么大的鬼鳐我也觉得很奇怪,况且它只吃腐尸。"

"只吃腐尸,不吃活的?"我奇怪,那它刚才冲我来干什么?打招呼?

皮衣客道:"别理解错了,它虽然只吃腐尸,但活的东西咬死了,不就变成腐尸了?"

我一听,激灵灵打个冷颤。

接着,我又想起了那棺材里的那东西,便把听到的情况和他说了。

皮衣客一听脸色就变了,但却没有直接开口,而是沉吟了一会儿才说:"这事不要往外说,会引起恐慌。"

我见他这么凝重,便问:"是尸变吗?"

尸变这东西虽然没听过更没见过,但网上总有些关于僵尸的电视剧,也能想象到一点。

皮衣客摇了摇头,说:"这件事你还是不知道为好,知道了对你没有好处,知道的越多,牵扯越深。"

我被吓住了,不敢再问,洪庆生家的事真的太邪门了,两次都差点要了我的命,我是真的怕了,暗暗发誓以后遇到洪家的人就绕道。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

同时我也有些好奇,这里距离刚才抬棺的那一段路足有七八里的山路,皮衣客居然这么快就赶到了,而且准确的找到了我所在的位置,还认得鬼鳐这种东西。

这个人很不简单,至少绝不是一个木材商人这么简单。

他到底是谁?

和洪庆生一家有什么关系?

我暗暗揣测。

……

猜你喜欢

  1. 灵异探险
  2. 恐怖悬疑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