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穿越 > 高门女仵作:忠犬小丈夫

更新时间:2020-07-30 13:20:16

高门女仵作:忠犬小丈夫

高门女仵作:忠犬小丈夫 帅气的二油 著

已完结 萧忆,甄琬 优质言情穿越小说热血爽文

《高门女仵作:忠犬小丈夫》主角萧忆甄琬小说,是帅气的二油著作的一本优质作品。女法医甄琬一朝穿越,到了古代不说,还捆绑了个便宜夫君。别人的夫君招桃花,她的夫君招命案。去哪哪死人,官司缠一身,就连洞房那天也不消停!萧忆:被窝已暖好,娘子快来!甄琬:案子查完了?滚!

精彩章节试读:

“还,还我清白?”萧忆不可置信道,“你,你该不会要去跟我爹说,我确实是童子身吧。虽然童不童子身,女方夜里有可能看的出来,但是由你出面,是不是不太……”

“带我去看看尸体。”甄琬嘴角抽+搐,不得已再次打断了他。

“哦,好。”萧忆下意识的点点头,“这边来。”

他站在仓房的门口,想要推门,手抬到半空中却还是停住了。

是的,他已经站在门口很久了,想看看那些下人们说的女尸产子是不是真的,但是一直没有勇气真正踏进去。

这个甄七娘,居然也主动来看?她昨夜没看够?她胆子这么大?

萧忆忍不住又回头望了一眼甄琬,却见她面色沉静如水,丝毫不见惧色,顿时更感一阵肝颤。

“怎么了,门锁了?”甄琬蹙起眉头,走上前来,直接将门推开,很快走了进去,萧忆和环儿见状也只好慌忙跟上。

一股属于尸体的恶臭扑面而来,让几人好一阵恶心。

心细的环儿知道她们此举不可思议,又赶紧将门关好拴了起来。

女尸产子、怪异的新娘……到底那一边更可怕,萧忆似乎有些分不清了,他琢磨着紧紧跟好环儿这位五大三粗的丫鬟,没准一会出什么意外,她能保护自己。

女尸被粗暴的丢在仓房内部,裹尸布也只盖了一半。可见是那群抬尸的人见到女尸产子,慌乱中逃跑,才造成这样的场面。

但是其实,尸体产子并不可怕,古往今来发生的次数也不算少。

甄琬从前系统的学习过,这是因为尸体体内在腐化时会产生大量的尸气,挤压胎儿,使胎儿滑出产道。如果尸气多,即便是不足月的胎儿,也能“顺利”产出。

所以,这并不是什么话本子中的女尸复仇啊,冤屈啊的故事,只是普通的科学现象。

但是古人不懂。

在他们看来,这是孽、是冤,是鬼神之力,是要请法师来做法驱邪的。

甄琬从袖中取出手帕,覆在手上,轻轻揭开女尸的裹尸布,让她的整个身躯,暴露在自己的面前。

来吧,诗云,让我看看,你到底是怎么死的。

……

萧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甄七娘,居然目不转睛的盯着女尸和那小孩看,还时不时的伸手翻动。衣衫都解开且不说,就连眼睑都翻开,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一丝停顿,就好似……女子绣花一般。

这是大家闺秀做出来的事吗?这是书香门第养出来的女子?他怎么这么不信呢?这腐烂的尸体,他望都不敢望上一眼,这甄七娘动手动脚还面不改色!更不提还有据说戾气最重的小孩尸体了,模糊的一团。

他到底娶了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啊?啊!不是说好只是恶妇妒妇的吗?怎的现在还带上恐怖色彩了?

“环儿。”甄琬突然转过身,幽幽的对环儿道,“你能为我取一些醋来么?再拿一只毛笔。”

“醋?笔?”环儿一愣,但很快恢复过来,“是,七娘子,我马上就拿来。”

“好。”甄琬点点头。

环儿心中虽也有奇怪的感觉,但七娘子的吩咐,她必须服从。

醋?笔?萧忆又凌乱了。

甄琬又将视线转回女尸身上,心中一阵哀叹。

果然是她错了,差一点,差一点就让这场谋杀案,变成了为情自杀。

不错,这名唤诗云的歌姬,不是因为深爱萧忆而为他服毒自尽,而是被人生生灌进毒药而亡,还是在她怀胎六月的时间里!

女尸身躯并没有什么特殊伤痕,但手腕有明显的凹陷,手心有血迹,明显是因为死前双手被束缚,指甲潜入手心造成的。同时下颚也有同样的凹痕和扭曲,如果她真是自尽,这些现象绝对不可能发生。

同时,女尸的喜服上多处占有灰黄的麻线,如果不出甄琬所料,这是凶手用麻布袋托运女尸的时候留下的痕迹。

尽管现在无法判断凶手的身份,但甄琬已经可以百分百的肯定,这位歌姬,是被人强行灌毒杀死,托运到萧忆的chuang下放好的。这状况不难判断,只需请一位仵作来验尸便能得出结论。

但是……甄琬琢磨着,转头忘了一眼傻站在门口的萧忆。

萧忆急于证明自己的清白,他的父亲萧将军看来不像是个会愿意将事情闹大的人。

请仵作?那岂不是让外人也知道萧忆新婚chuang下有尸体的事了?只怕他的意图,是息事宁人。

没有仵作,单凭几块凹陷的皮肤和血迹,他们就会相信吗?甄琬估计不会,他们只会被死尸产子的恐惧现象侵蚀。所以,她经过仔细考虑,选择了另一种方式。

仓房很安静,萧忆也没有再咋咋呼呼,房中只剩两人轻微的呼吸声。

很快,轻快的脚步声再度响起,正是环儿带着一罐醋和一只毛笔回到仓房。

萧忆忙问:“没被人看到吧?”他始终觉得那夜挖坑被丫鬟告密很蹊跷,好像是被人监视了一般。

“没有,禀二少爷,没有。”环儿忙应着,将醋罐与毛笔交到了甄琬的手上。

甄琬取过东西,将毛笔探进醋罐中,不住的搅拌着。

萧忆正要开口问她到底在玩什么花样,便见甄琬将蘸醋的毛笔轻轻的涂在女尸腐烂的脖颈上。

她面目温和,动作轻柔的仿佛画家作画。

甄琬涂完了脖颈,又翻开女尸的衣袖,涂抹她的手腕。

深色的醋涂在女尸发青的皮肤上,很快流成黑乎乎的一片。

然而,这具身体已死,所有的细胞都已失去活力,不会吸收液体。这些食醋也随之慢慢滑落到地上。

女尸的皮肤又恢复青色,好似和之前没有什么区别。

但房中几人都知晓,甄琬不可能做这些毫无意义的举动。

……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甄琬就如果入定了般望着女尸,不说话,不动作。

萧忆却愈发着急起来,等一会儿他爹处理完公事回来,肯定会来这仓房一探究竟。万一他看到他们这样作弄女尸,指不定又气成什么样呢。

一炷香的时间,两炷香、三炷香……

也不知过了多久,甄琬突然幽幽的开了口:“萧忆,你过来看看。”

“啊?”萧忆呆呆的说,“我,我看什么?”

猜你喜欢

  1. 优质言情
  2. 穿越小说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