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图文小说网 > 小说库 > 都市 > 合租爱情故事

更新时间:2020-07-05 05:23:26

合租爱情故事

合租爱情故事 续写春秋 著

已完结 小凡,张雨诗 优质言情都市爱情热血爽文

主角小凡,张雨诗小说合租爱情故事主要讲述了:合租在同一屋檐的下的女孩竟然我的是选修课老师,她温柔漂亮、善解人意,最关键的还是一个富家女……我们两个人在一个屋檐下相依为命……

精彩章节试读:

张雨诗送走了黄贤哲,我也懒得装下去了。不过忽悠张雨诗还是要的。假装很“自然”地醒来,然后摆弄着手中的遥控器。电视屏幕上出现的时间是下午三点三十分。虽然很早,但是我已经没有下楼逛逛的兴趣了。

张雨诗坐在我身边,问道:“下午有什么安排?”

“没安排,看看电视,无聊就去睡觉。屋子里的这架三角钢琴是你买的?”

“我叔叔留给我的,这个房东就是我叔叔,他们全家去马来西亚了。”

“怪不得他这么放心,把这个多家具都留下了。你下午有什么安排?”

张雨诗伸个懒腰,很无奈的说道:“吵架都吵累了,我也没事做了。”

我好奇的问道:“今天干嘛发那么大火,人家不就是懒得爬楼说个谎吗?如果他说实话,你是不是更生气呢?”

张雨诗想了一下,点头说道:“你说的也对,如果他说不想爬楼不上来,我肯定更生气。可是架都吵,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呢?”

我撇撇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遥控器随手丢在茶几上,随口胡说道:“吵架就当锻炼身体了,没事多吵吵挺好的。”

张雨诗眯起眼睛,笑的很可爱,坏坏地问道:“你是不是也经常和你女朋友吵架?”

我想了一下,说道:“以前是,后来就不是了?”

张雨诗很是好奇,问道:“是你妥协了,还是她改变了?”

“都没变,后来不吵了,是因为我们分手了。”关于曾经的女朋友,有着一段无法言语的过去,提起来都是一种伤痛,或许是我太在意,无法做到那么洒脱。

张雨诗瞬间显得很失望,说道:“切!男的就没一个好东西。”说完随手拿起遥控器,把电视换到了一个偶像剧的频道。我站起来伸个懒腰,毫不客气的评价道:“偶像剧?一群傻子按照一个傻得可以的剧本演成一部比较傻的偶像剧播放给一大群更傻的人看。”

张雨诗听我这么一说,赞同的说道:“我也这么认为,可是我比较傻,所以我还是会看这种傻得可以的偶像剧。”

我随口说道:“有看偶像剧的时间不如去收拾房间。你自己欣赏吧,我去睡觉了。”

之后张雨诗干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张雨诗推开我的门,怀里抱着一大张被子,一点都不客气的说道:“把你的阳台借我用一下,我那里满了。”

我躺在chuang上,迷迷糊糊的,翻个身继续睡。

十秒钟过后,张雨诗一声尖叫,我本能的从chuang上跳起来,四下望去,问道:“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有小强?”

张雨诗站在阳台上,看着我的卧室,“惊讶”的说道:“你这里怎么这么乱,还有好多空空的啤酒瓶,泡面的盒子墙角堆了好几个,吉他上都落了一层灰。你也睡的下去?”

我听了她的话之后,安然的躺下了,用很不屑一顾的语气说道:“比我们宿舍干净多了,单身男人的卧室要是不乱,这个男的肯定有洁癖,我这属于正常现象。”张雨诗可不管我说什,走到chuang边,拉起被子丢在chuang边的泡沫地板上,用命令的语气说道:“去客厅沙发上睡去。我帮你收拾一下。”

还有这好事?我是不是听错了?

张雨诗看我不动,又说道:“这么干净的屋子你忍心让它脏成这样啊。快点起来。”

看她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我乖乖地走出卧室,出门的时候还不忘补一句,“麻烦不要收拾的太干净,我不习惯,以为我走错屋子的。”

张雨诗干脆就不理我,我眼睁睁的看着地面上那些啤酒瓶被张雨诗丢进箱子内,在电脑中上陪伴了我一个多星期的空烟盒和已经慢慢的烟灰缸被一同丢进了垃圾袋内……

忽然想起昨晚换的袜子还丢在地上,我用本年度最快的速度跑过去,抓起来丢进垃圾袋。

张雨诗看着我问道:“怎么了?什么东西?”

“垃圾!”说完我就拿着垃圾袋和装啤酒瓶的箱子离开卧室。心里还隐隐作痛,那可是我十元钱买的袜子。很贵吧!补充一下,十元钱六双,就这么穿一次就告别了它的使命。

把垃圾丢进楼道的垃圾桶内,回来的时候,发现张雨诗正在研究我那把断了弦的民谣吉他,这是我上高中的时候花了六百多块钱买的,可是至今只能弹出来三首曲子。

我走到张雨诗身边,拿起她手里的至今,轻轻擦拭着吉他表面,“好久没有搭理他了,这是我上大学唯一从家里带来的东西。”

张雨诗问我:“你学过吉他?”

“学过,高中的时候和一个哥们,我们俩闲的无聊,一起学的。不过就学了几个月。”

“我以前也喜欢吉他,后来他们说女孩子抱着吉他不好看,不如学琵琶,我就改学琵琶了。”

我庆幸的说道:“幸亏你没学吉他。你不知道那些和旋有多么的难,尤其是哪个B和旋,简直就是个逼……”

张雨诗:“什么?”

我急忙改口,“没事!没事,吉他很难学,我学了好多天就会弹三首歌。”

张雨诗眯起眼睛,坏笑着说道:“收拾完弹给我听听。不许说不,我都给你收拾房间了。”

女人就是不讲理,明明是她强制帮我收拾的,现在反过来倒打一耙……好像是我求她帮我收拾房间了似的……

抱着红色的民谣吉他,从新回到客厅,断了的弦,永远不成调调。其实这一刻的我有些伤感,琴仿佛成为记忆的代言词,回想起高中的日子,和同学肆无忌惮的玩耍、打球、吉他……那是属于青春的旋律,如今却再也找不回来了。

张雨诗什么时候从房间出来的,我都不知道,但是从她看我的眼神来分析,肯定是有一会了。我抬起头笑着问道:“丫头怎么了?干嘛这么看我?”

张雨诗嘴角上扬,露出两个酒窝,问道:“这把琴多久了?”

“六年了。”我拍拍吉他,“三年前断的琴弦。”

张雨诗没有逼着我给他弹,其实我自己还会不会,我也不知道了。过了一会,张雨诗问道:“饿了吗?”

我摇摇头,“不饿,你累了吧?明天我请你吃我亲自下厨煮的饭。”

张雨诗:“会做菜么?”

我自豪的说道:“那当然了,你以为我自己的单身日子是白混的吗?我最拿手的是煮鸡蛋,第二拿手的就是方便面加荷包蛋,你吃什么?”

张雨诗深呼吸了一下,最后还是说道:“那我还是吃你第一拿手的煮鸡蛋吧。今晚我的被子就挂在你的阳台晾着吧。我晚上盖毛毯。”

我问:“难道你的被子要晒月光?”

张雨诗撅起小嘴说道:“你烦人啊!占用你阳台一晚还那么事多。不愿意我现在就抱走。”

“我阳台的窗户关不严,要是下雨会淋湿的。”

“大晴天的下什么雨?要是下雨你负责帮我送过去。”

“那要是半夜怎么办?让我吵醒你吗?”

张雨诗又不理我了,自己跑去厨房做饭了。看样我又有免费的晚餐了,虽然只是剩菜剩饭,也比我的方便面味道好。

打开微信,看到有个好求请求,竟然是小玉儿的,毫不犹豫的同意,没过多一会,小玉儿发来一个小时候的照片问道:“小凡哥还记得这张照片么?”

我盯着屏幕入了神,是一张大约七八岁时的照片,那时候的小玉儿像个瓷娃娃一样趴在我背上,双手搂着我的脖子,我双手在背后拖着她的屁屁,两个傻孩子还咧嘴看着镜头笑呢!每当回忆童年的时候,都会有小玉儿的身影,似乎找不到没有她的场景。沉浸在童年的回忆中,和小玉儿聊了起来,聊着聊着感觉手机打字与语音信息都没办法讲述那些童年的事了,小玉儿发了一个害羞的表情,问道:“小凡哥,你还能请我去吃冰淇淋么?”

我快速回复:“学校门口等着我,马上就来。”

当我来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小玉儿已经在那里等着了,看到我走过来,她像小时候一样,双手抱住我的胳膊,%.口蹭着我的手臂,撒娇说道:“小凡哥哥我要草莓味的冰淇淋。”这是她小时候最常说的一句话。现在长大了,竟然一点都没变,一瞬间仿佛回到了从前的时光。

一起吃冰淇淋、一起在校园的林荫路上散步、一起去学校图书馆后边的池塘看荷花……这小丫头的话比我还多,最多的是不停的抱怨我这么多年都不联系她。

“小玉儿……”图书馆方向走过来几个男生,走在最前面的家伙看到小玉儿挽着我的胳膊,急忙快走了几步来到我们面前,指着我问小玉儿:“他是谁?”

小玉儿白了男生一眼,说道:“张子恒你以为自己是谁啊?凭什么告诉你?”

张子恒气得嘴角直抽动,身后还跟着几个人呢,小玉儿完全不顾及他的面子,要是换成我,我也觉得很没面子,傻子都能看出来这是怎么回事,大一的小男生就是冲动,还留有高中时的习惯,动不动就想要动手打人,以为打架是一件多光荣的事呢,指着我骂道:“操你妈的离小玉儿远点。”

“张子恒你给我注意点,这是……”我轻轻捏了捏小玉儿的手,打断她的话,看着张子恒说道:“小兔崽子滚远点,老子在这混的时候你还在高中吃屎呢。”

“放你妈的屁!”张子恒很有自信的说道:“你也不看看我这几个人,想动手打架么?不想就快点滚。”

“比人多?”我笑了,真不知道这小子脑袋是怎么长得,一个大一才上了半学期的学生竟然和我一个大三的老鸟比人多,“小崽子别在这里装B了,有多远滚多远,我没空和你闹着玩。”

“去你妈的!”张子恒见我不愿意搭理他,还以为我怕他,在给自己找台阶下,十分嚣张的说道:“你找个人来我看看。”

小玉儿也不愿意我惹事,拉着我说道:“小凡哥别理他,他就是个神经病。”

“别走!”张子恒喊道:“你找人啊。”

我十分无奈的掏出手机,随便在电话号码本的同学分组中找一个名字拨打出去,恰巧是辉哥的,言简意赅地说道:“我在学校图书馆后面的池塘这里,有人想玩玩。”

辉哥都没回话,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我把手机收起来放在兜里,张子恒见我都没说第二句话,以为我没找来人呢,得意的对小玉儿说道:“小玉儿你一直不肯答应我是因为他么?”

“你胡说些什么?”小玉儿怒目瞪着他十分不屑的说道:“我看不上你就是看不上你!”

张子恒斜着眼睛看着我,小玉儿偏偏在这个时候还搂着我的左臂,故意做出很亲昵的动作,气得张子恒眼里要喷火。

图书馆两侧传来奔跑声,我远远的看到辉哥从左边那条路跑过来,身后跟着马旭、王超、李磊、王松他们,大约十几个人,图书馆右边跑在最前面的是66,这小子一边跑还一边喊,“小凡等着,哥来拯救你了……”在66身后竟然有二十几个人。

辉哥速度比66还快,跑到我身边问道:“小凡怎么回事?”

“比人多!”我笑着对辉哥说道:“大一的小逼崽子没事找事。”

“哪个啊?”66咧着大嘴问道:“哪个逼崽子找死?你啊?是你么?”

张子恒嘴巴微微动了动,颤抖着说道:“不……不是……”

66一个耳光甩过去,“不是你啊?那你在这干JB什么呢?别说我66欺负你,用给你时间打电话叫人么?”

张子恒一句话都不说了,小玉儿抱着我的胳膊踮起脚尖,在我耳边小声说道:“小凡哥你让他以后别来烦我,天天打电话发信息,讨厌死他了。”

我走到张子恒面前,十分认真的说道:“以后别烦小玉儿了行不?”

“知……知道了!”张子恒的眼神充满了畏惧,和刚才的嚣张霸气截然相反。

“这就完了?”66显然还没玩够,貌似自从到了大二,我们都没打过架了。

辉哥笑着说道:“算了,小兔崽子以后长点记性。”

66还是觉的不爽,站在张子恒面前问道:“会游泳么?”

张子恒点点头,66抬腿一脚把他踹到池塘里面去,跟着张子恒的几个人都愣住了,66问道:“自己跳还是让我踹?”

那几个人十分识趣的跳进池塘里面,66转过头和辉哥嘟囔道:“妈的,这要是两年前,老子让他们光着身子往里跳。哎?小凡这个是?”

“我妹妹。”我搂着小玉儿的肩膀说道:“青梅竹马的妹妹,叫小玉儿。”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一定在骗我。”66的眼神带着猥琐劲,十分不要脸的问道:“小凡,问个事,你有妹夫么?要不我当你妹夫?你要是让我当你妹夫,我就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小玉儿冲着66做个鬼脸,很鄙视的说道:“你和我站在一起没有压力啊?”

辉哥听后大笑说道:“66快去买内增高的皮鞋。”

66头也不回的说道:“滚!老子回去睡觉了。”

从池塘边离开已经很晚了,我把小玉儿送到女生宿舍楼下,这小丫头的双臂就从未离开过我的胳膊,“上去吧……”我对小玉儿说道:“有空我会来学校看你的,暑假可以去咱们以前的老院子看看。”

“好啊!”小玉儿笑起来露出两个小虎牙,站在我面前偷偷的说道:“小凡哥,你还能再抱我一下么?像小时候的下雨天那样。”

猜你喜欢

  1. 优质言情
  2. 都市爱情
  3. 热血爽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